2017-03-02

苏共革命百年兴亡探源 之四: 共产制度之终结

转发此新闻:
──为苏共十月革命百周年而作 【编者按:资深新闻工作者晓鸣曾在莫斯科旅居,是研究国际共运的专家,曾在本刊发表多篇评述苏联瓦解的文章。2017年是「十月革命」100周年。作者特撰本文探讨共产运动的来龙去脉,强调以史为鉴,必须先了解历史的真相。全文4章,我们将分4次连载。】


【四:共产制度之终结】

历史巨轮滚滚向前,共产主义是人类一次代价惨痛的制度「试验」,所及之国无不人祸频发,实验以苏联崩溃告终。残存共产党国家无一不处在对内镇压、外交孤立的困境之中。种瓜得瓜,苏联种子无论播撒在什么土壤中,结出的果实必然与苏联同命。

17、国际共运的盛衰

二战后,进步人类为避免世界大战重演,组成联合国,通过《世界人权宣言》(1948)。因理念差异,世界呈两极化:一边是美国为首的自由世界,建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1949)抵御共产主义蔓延。另一边苏联,1955年成立华沙条约组织与之西方抗衡。双方开始冷战(1947-1991)。

1945年苏军抢占柏林,一路攻占东欧数国,后又侵占北朝鲜,将毛泽东政权纳入囊中,扩大了势力范围。斯大林死后,苏联势力继续扩张。195711月,苏联主持世界共产党/工人党莫斯科会议,与会的有12个共产党掌权国家的代表(苏联、东德、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南斯拉夫、保加利亚、罗马尼亚、阿尔巴尼亚,中国、北越、蒙古、北朝鲜);非执政的共产党工人党64个。到196011月莫斯科会议室时,全球共产党增加到81个。

19597月,卡斯楚领导古巴共产党游击队攻占首都哈瓦那,建立了美洲第一个共产党国家。古巴成为冷战时期美国后院的苏联前哨站。196210月,苏联在古巴部署导弹,引发美国反弹,美苏剑拔弩张,险些酿成核战争。危机以苏联撤除导弹系统而解除。

经过近30年的冷战,苏联模式愈益显出致命弊端,共产党独裁窒息政治生活,激化社会矛盾;国有化计划经济导致生产落后、管理不善,商品匮乏;压制言论出版信仰自由,道德沦丧造假成风,党官滥权腐败。在苏联武力建立的东欧卫星国,反对共产主义的运动此起彼伏,苏共四处出兵镇压,最早的反苏反共事件发生在1953年的东德,史称6/17事件。罢工发展成遍及东德的示威游行,要求撤走外国军队,实行言论出版自由,释放政治犯,举行全德自由选举。苏军出动坦克镇压,造成55人死亡。为纪念6/17事件,联邦德国当年将每年的617日定为「德国统一日」。

苏军还镇压了1956年匈牙利起义(1023-1110日),1956年波兰波兹南工人起义,以及1968年捷克斯洛伐克民主社会主义的「布拉格之春」改革。1968年,在苏联卫星国中最具民主传统的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中央通过纲领,要建设「民主人道社会主义」,平凡大清洗牺牲者,引进市场机制,允许言论和艺术自由化,与西方国家加强经济联系。改革遭遇苏军坦克镇压,捷共改革者杜布切克被押送莫斯科,后辞职。

1980年代后期,苏联内外交困,10年阿富汗战争损失惨重也未能阻止阿共政权垮台;与美国军备竞赛难以为继;国力捉襟见肘;加之戈巴契夫改革阻力重重,无暇外顾,放弃了勃列日纳夫主义对外镇压政策。东欧民众反对共产党独裁浪潮再起,推倒柏林墙,加速了苏联崩溃。

18、后共产主义的俄罗斯

苏联从 建立到崩溃不过74年,领军解体苏联的俄罗斯弃镰刀斧头旗,重树共和国白兰红旗,为被列宁枪杀的末代沙皇平反。1993年,俄民选总统叶利钦在军方支持下,包围并炮轰最高苏维埃大厦,逮捕弹劾总统的最高苏维埃领导人。当年底经全民公决通过实施分权宪政的《新宪法》,废除苏维埃,恢复被列宁推翻的国家杜马。俄国共产党重组登记后参加了历次议会和总统选举。

20169月选出的本届俄国家杜马的540个议席中,普京的统一党占343席(54.20%);俄国共产党42席(13.34%),虽仍是第二大党,但席位比上届(2011-16)减少50席。普京党则增加105席。俄国共产党通过选举重新执政的可能性愈益渺茫。

独立后的俄国进入后共产时期,普京独裁并非共产党独裁,俄罗斯历史上共产党独裁的插页翻篇了。普京(1952-)是原苏共党员,KGB中校,苏共解散后步入政坛,2000年当选总统后一直大权独揽。如今他宣称笃信东正教,在历次大选中都以绝对优势击败俄共候选人。

普京以彼得大帝为师,对内压制反对派,对外扩张领土,2014年因吞并乌克兰的克里米亚半岛受到西方国家制裁。在中东,普京支持叙利亚阿萨德政府,联合中国阻挠联合国通过制裁决议,令ISIS借机兴起,攻城掠地,造成欧洲难民危机。在亚太,普京既向与中国有领土争端的印度、越南出口武器,也卖战机给中国。在俄中石油贸易上,俄国公司维持高价,寸步不让,令中国公司看到俄国人的贪婪和不怀好意。

习近平上台伊始就为苏联解体抱不平,痛斥苏共党员无一男儿,当然也包括普京中校。但当习作为中国元首首次访俄时,却极力奉承普京,突显双重人格。2016年中国杭州G20峰会,普京赠送习近平一箱霜淇淋作为回报,受到中国线民讥笑调侃。

19、残存的共产党五国

柏林墙(1961-1989)倒塌后,共产主义制度在欧洲被扔进了历史垃圾堆。英国《经济学人》按照选举程式与多样性、政府运作、政治参与、政治文化、公民自由这五项指标编制的全球民主指数(Democracy
Index 2015)在全球的167个政体中,大部分已经民主化或正在民主化。独立自主的前苏联卫星国都已步入民主/半民主国家行列,其中捷克的民主化水准在全球排名25,甚至超过法国(27);斯洛伐克排名43,保加利亚46,波兰48,匈牙利54,罗马尼亚59,蒙古62。民主化进程最慢的阿尔巴尼亚排81位,也远高于改革步子最大的共产党越南(128位)。

迄今共产政权寿命最长的是前苏联(1917-1991),74年而终。最短的阿富汗(1978-1992),存活14年,其中被苏军占领10年。柬埔寨赤棉也存在14年(1975-1989),强行共产迫害死2百万人,占总人口四分之一。到2017年,全球残存共产5国的存活年数为:越南72年(1945-)、朝鲜69年(1948-)、中国大陆68年(1949-)、古巴58年(1959-)、老挝42年(1975-)。据海内外学者估计,在中共执政的60多年里,死于非命者达5千多万,占迄今全球共产主义死难者总数的一半。

全球51个专制政体中的5个共产党国家都排名在最专制之列:朝鲜倒数第一排167位;老挝155;中国大陆136;古巴129;越南128。排名都远不及伊拉克(115),缅甸(114),柬埔寨(113)和巴基斯坦(112)。共产5国仍没有脱离靠血缘关系,或党内元老密谋延续统治的独裁制,每当政权换班就发生政治危机,党魁既要提防党内野心家觊觎,还要打压党外争取人权自由的力量。朝共金正恩,中共习近平莫不如此。

共产主义从一个1848年欧洲游荡的「幽灵」到2017年变成苟延残喘的「食人怪兽」。难怪有人说,马克思的理论,听起来很「伟大」,实行起来很「残酷」。目前残余共产党国家的统治基础和意识形态与马克思宣称的「工人阶级统治」,「消灭剥削」,「解放全人类」等承诺背道而驰:
工人农民被剥夺成赤贫,党官权贵发财致富、垄断一切政治经济社会资源,平民百姓冤狱遍野、投诉无门,党争权斗你死我活,以中共和朝共为代表的共产党国家走在依靠暴力镇压和国家机器苟延残喘维持共产党魁独裁的穷途末路的前列。

有的共产党国家已不再坚持马列主义,代之以本土共产党魁的主义。朝鲜劳动党1980年六大决定取消马列主义的指导地位,把(金日成)主体思想作为唯一指导方针,金家王朝已传到第三代金正恩手中。古巴开国党魁卡斯楚还健在,大权转交给自家弟弟。中国大陆党政军大权集中在「红后代」习近平手中,有人称其为中共「最后的领导人」。

20、中共倒行逆施

在苏联及其卫星国和中国等共产党国家,民众反抗共产党统治的行动从来就没有停止过。1953年斯大林去世,国际共运逆转;1956年苏共领导人赫鲁雪夫在苏共20大发表《关于个人崇拜及其后果》的秘密报告,全面否定斯大林主义,平反冤狱解放被迫害者,将斯大林遗体从列宁墓移出埋葬。毛泽东甚为恐慌,19576-57年开门整党,本想试探民意,但经过民国宪政,的知识份子借机表达对共产党专政的不满,提出分享权力,平反冤案,去除「党天下」等诉求,这些曾扶助中共夺权的民国左派文人,成为中共反右运动的牺牲品,至今冤案未了。

当时的《光明日报》社长章伯钧(1895-1969)建议实行「两院制」,被指要搞「政治设计院」,成头号右派。林业部长罗隆基(1896-1965)建议由共产党、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成立平反委员会」,为政治冤案平反,成二号大右派。第三号右派是《光明日报》总编储安平(1909-1966),他批评「党天下」思想是共产党和非党矛盾之所在。中共对这三大右派至今不予平反,因为他们的主张顺应宪政民主。

中共中央1963-64年发表批判苏共的《九评》,连篇累牍批判赫鲁雪夫修正主义,坚持斯大林的阶级斗争尖锐论,反对阶级斗争熄灭论,反对和平共处。中苏公开分裂,甚至兵戎相见,开打珍宝岛之战(1969)。毛泽东高举「反帝反修」旗帜,与苏共争当国际共运老大;1966年发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整「睡在身边的赫鲁雪夫」,打倒「党内走资派」,实施全面专政。运动中,毛指定的两个接班人刘少奇和林彪死于非命。毛死后,华国锋和叶剑英拘押了毛遗孀江青为首的「四人帮」。后毛时代,毛生前指定的接班人华国锋被邓小平废黜。中共保存毛遗体、悬挂毛像,仍将毛作为执政合法性象征。

后毛泽东时期,在中国大陆,全国上下期盼政治改革,复出的邓小平提出「四项基本原则」,坚持马列毛主义。1989年,邓军委主席调兵镇压学生发起的「反腐败要民主」运动,数千无辜者死于镇压。国际社会对中国实施武器禁运,至今仍未完全解除。中共18大修订《中共党章》(2012)规定:「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同时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党的最高理想和最终目标是实现共产主义」重申,「中国共产党人追求的共产主义最高理想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本原理」。

事实上,中共已沦为全球最贪腐的政党。仅以中共17大中央军委为例,主席:胡锦涛,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3军头中有2上将郭伯雄和徐才厚因贪腐卖官等被查处,郭是共军最高指挥官,徐是总政委。同期落马的还有3名中将和33名少将,包括郭的儿子少将郭正钢。香港媒体透露,在徐才厚的北京阜成路一处2千平米豪宅的地下室,查抄出现金1吨多,金银珠宝财物堆积如山,十几辆军用卡车才运走。(《凤凰周刊》)。徐未审而病亡。郭伯雄被秘密审判认定,贪污8千万元人民币等,被判终身监禁,但未公布细节。有消息说,郭徐仅靠卖官卖地和采购武器的回扣,就获利上千亿元;任命一个大军区司令索贿两千万元。 

习近平上台4年,将中国大陆打造成一个危难之国:雾霾笼罩,经济下行;打贪不及红后代,封杀自家人向海外转移财产资讯;律师出版商人权人士被绑架,被失踪,被人罪,被判刑;西藏新疆少数民族被打压;香港年轻人提出独立诉求;台湾渐行渐远。军事方面,习的东海防空识别区行同虚设,朝鲜拒绝合作制造核武装危机;逼迫日本加强武备,韩国建萨德导弹防御系统;在南海造岛建军事基地,引发邻国反弹。习每次出访都「大撒币」,挥霍数百亿美元援助外国,而依联合国贫困标准,中国大陆数亿人仍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结语:中国出路何在?

中共党魁习近平逆民主潮流而动,提出七不讲,禁止讨论 1)普世价值,2)新闻自由,3)公民社会,4)公民权利,5)中共历史错误,6)权贵资产阶级,7)司法独立。这些都是共产党的死穴,任何一点突破都会动摇中共独裁根基。

《世界人权宣言》(1948)第21

()规定:「人民的意志是政府权力的基础;这一意志应以定期的和真正的选举予以表现,而选举应依据普遍和平等的投票权,并以不记名投票或相当的自由投票程式进行。」这一原则是人类前赴后继,战胜暴力独裁的政治文明成果;体现人人平等,主权在民,政府民选原则;是国际社会对政府权力来源的新诠释;是英国1689年大宪章,美国《独立宣言》(1776)、《美国宪法》(1787),法国《人权宣言》(1789)的集大成。

在普世价值深入人心的今天,共产党政权必然崩溃已经不是一个理论问题。中国大陆出路何在?唯有走宪政民主之路,去除共产党独裁这个癌变,由全体选民决定国家命运。

海内外有不少人提出过各种解决之道,有中共御用文人提出「党主立宪」,无异与虎谋皮;党国喉舌以反对民粹主义暴民政治为名、宣导精英治国,实为中共权贵资本主义开脱。有国内异议人士提出中国转型三阶段论:1)宪政民主启蒙运动阶段;2)公民权利运动阶段(又称维权运动);3)中国版真相与和解运动阶段。(推特文)

然而,习近平2015709围捕「死磕派」律师,几位带头人被迫公开「认罪服法」仍被判刑,未认罪者被无限期拘押,可见此路不通。看世界,摆脱共产党独裁后的前苏联和欧洲各国,都没有发过对罪恶昭彰共产党的所谓「和解运动」,有东欧国家还立法清算共产党作恶者。在网路时代,突破防火墙封锁是最好的启蒙手段,传播真相是破除共产党谎言的最强大武器。看阿拉伯之春及突尼斯民主化可知,靠职业革命家策划运动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海外华人圈异议团体众多,我看真正实践宪政民主的当属由海外藏人投票选出西藏流亡政府,为海外异议群体及信仰团体树立了榜样。在中国大陆,已有越来越多独立候选人公开参选各级人大代表,虽是选花瓶代表,仍受到中共强力打压。再看中共对香港人真普选诉求的恐惧可知,网路自由和民主选举是当今可致中共于死地的法宝。海内外异议群体若不身体力行宪政民主,继续热衷争抢资助,拉帮结派排斥异己,必将一事无成。海外人士应该参选所在国公职和议员,不仅可以学习民主的运作,若能胜选进入所在国政界,更有力量抵制中共大外宣,促进中国大陆的民主化。

共产主义制度的崩溃是大势所趋,历史必然。有传言说,中共党魁习近平似乎要打破后邓小平时期中共形成的最高领导人只能连任一届,掌权10年的共识,谋求效法俄罗斯普京的连任模式,拒绝在中共20大交班。习若能如愿独裁15年,继续其以国民为敌,以自由世界为敌,必重蹈斯大林和苏共的覆辙。

来源:开放 /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