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29

「反右运动60周年研讨会」:中共无可救药 言论自由比60年前更差

转发此新闻:
参加研讨会的右派老人们讲起他们当年被划为右派的经历时,大多以「蒙冤」形容,但来自河北的赵日月却称,他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右派,因当年他创办自由论坛,向当局提十点倡议,号召结束以党代政,主张民主治校,戴右派帽是「实至名归」。

前北京政法学生赵日月

83岁的赵日月当年就读北京政法学院(现中国政法大学),因上述行为被当局指「有组织有纲领向党进攻」,划为右派,将其言论列为「反党十大纲领」,被开除学籍、送劳动教养,专政了20多年,「我很幸运没被枪毙,逃过一劫」。

「其实60年前我的十点主张到今天看依然没过份,共产党还是那些问题,可见这个执政党毫无悔改,执迷不悟,已无可救药。」赵老指,时代进步不可抗拒,中共反右的恶行必将有公正评价,因为历史不是强权可以永远掩盖的。

研讨会还获一些香港市民支持。在现场做义工的港妇陆伟萍表示,这些七、八十岁老人的经历已足够令人同情,在内地几十年来欲说不能,千里迢迢来香港交流倾诉一下,「中共对他们围追堵截,实在没有人性。」

中国「头号大右派」章伯钧的女儿章诒

言论自由比60年前更差

就在内地老右派们相聚香港研讨反右历史同时,内地知名作家、中国「头号大右派」章伯钧的女儿章诒和,昨日也在她的新书《花自飘零鸟自呼》于香港的发行仪式上演讲。她认为,当今中国知识分子所面临的言论和思想环境,比60年前反右运动时候,更为恶劣。

轰中共用钱分化知识分子

章诒和指,60年前的执政者是不会像今天这样,用监听、监控等手段来对付知识分子,更不会警察半夜敲门拉人,或者用莫名其妙的理由,把所谓不听话知识分子往死里整。「他们把这些人分为三类,第一类叫敌对势力,第二类叫异己分子,第三类叫边控人士。」

章诒和笑称:「我大概是列在第二类。」她的文字被当局下令禁止在内地以任何方式发表。外界很难想像,这位银丝满顶的婆婆级女士手中那支笔,竟然令一个宣称「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并拥有8,000万党员的世界第一大党,如临大敌。

章诒和指,除了打压,执政者还用钱分化拉拢知识分子,「这一招在人文领域非常见效。」例如文化系统,当局通过设立各种奖项,配合巨额奖金,把追名逐利的文人学者收编得服服贴贴。「对那些不听话的,一个个搞掉,或者送到牢里,比如刘晓波」。

章诒和指,中共十七大还宣称要推进政治民主化,「现在不讲了,习近平上台五年,政治集权更到毛泽东时代登峰造极地步,所以有人说文化大革命没有结束。」

前不久陆军政委公开宣称,军队首要任务,是保卫政权安全,「把枪口对向人民,想想这有多可怕」。



来源:苹果日报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法輪功上下歌頌習偉大,大海航行靠舵手。這民族爛透了,無藥可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