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26

极左复辟,义和团复活 -- 党国走在黑恶化的路上

转发此新闻:
有人说今年的春晚有七十年代文风,而整个二0一六年,文革回潮已非常明显,中共会退回到文革吗?当然不可能,他们只是借用文革的手法与方式,用民间的极左打击右边敢言人士而已。习近平对极左力量的兴起是乐观其成的态度,如果把他助推到毛的圣坛上,也许正是他本人的中国梦。

春晚就是一堂政治洗脑课

  春晚:党文化复兴「繁荣」

  鸡年春晚我第一次完全没有看,只能通过朋友圈的观感,来感受春晚。譬如有统计数字显示,东北地区观众高达百分之八九十,而南方城市最低达到百分之十左右,整个收视率非常精准地从北向南递减。

  我形容这个统计数字,实则是主动接受洗脑的数字,也是中国因政治洗脑造成的脑残比率图表,越蒙昧的地方越落后,越落后的地方越主动接受中共主流媒体洗脑,并获得官方提供的红色娱乐。

  春节晚会从开始,就是一次公然的文化侵略,官方文化对民间文化的侵略,红色文化对多元文化的占领,党文化对社会文化的洗脑。在没有春晚的夜晚,每一个家庭都有自己的活动,或敬祖,或话家常,或族人聚餐聚会,我在南方的故乡村庄,大年夜家家户户是互相串访,主要是向长者老者拜年。自从有了春晚,这些民间活动就成为文化记忆了。

  现在,我们看到的现状是,人们回不到从前了,不能像往日那样,互访,敬老,祭祖,但人们也得不到八九十年代那样较为单纯的娱乐了,中共的政治意志,决定着春晚的主题,要打造什么梦想,他们就会炮制什么内容,甚至可以把一位八十六岁的老人,包装成百岁老红军,当人们计算出六岁参加红军长征的历史真相后,他们也不会道歉,只会让其在画面上删除、消失。

  而他们打造的雷锋、长征、抗日英雄等等红色传说,已完全神化,不允许质疑与更改,已是红色文化的神圣规则,也是洗脑神器。去年,我们看到,对琅琊山五壮士的质疑,最后以质疑方败诉,中共政法委与中宣部等机构公开宣称,要捍卫自己传说的神圣性,不允许任何「玷污」。总之,春晚这样的党国文化阵地,他们一旦占领,就不允许民间文化或普世文化占领,每一座山头对他们来说,都是严防死守之地。

  死守之地,最终就像埃及金字塔一样,变成终结他们命运之地,专制文化的宿命,无一能逃过同样的结局。

  对内强力打压,对外文化渗透

  今年一月二十七日二十一时,联合国官微发布:(消除饥饿)亲,年夜饭吃完了吗?一定很丰盛吧!然而,你知道吗?全球现在仍有近八亿人每天忍受饥饿折磨。另外,还有约八亿人生活在极端贫困中。

  该博文一经发出,立刻有大量网友跟帖评论。有网友说:「是中国人造成的吗?我知道你说的是事实,但是大过年的发这个,真的感觉怪怪的。」还有网友直接质问:「为什么要在中国的除夕夜上发,而不是圣诞节?」La Minutede Silence」的用户说:「是成千上万的中国工人和商人给非洲带去了繁荣和可持续发展。西方国家只是杀鸡取卵式的掠夺。自己就有很多生意伙伴在非洲做生意,很多年没回国过春节了,在这里祝福他们。」(我们稍加注意,就能发现这些新义和团们,有自己一套话语逻辑)。

  新义和团们背诵:「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诗句之时,会将不义归因于万恶的旧社会,而当自己有了酒肉飘香之时,不允许别人在自己的吉日里说道路有冻死骨了,非洲那边路有冻死骨,联合国当然铭记于心,就像习近平在春节致辞时所言,自己最牵挂的是贫困家庭。当然,习近平说道之时,网友们是不敢妄议习核心的,联合国无权无势,更无力封杀禁言新浪网友,所以,怎么喷怎么怼联合国,都完全政治正确,并表达了自己爱国之情。

  我们看到,文艺复兴没有搞起来,文革复兴真的来了。

  对外,中共动用巨大的国力,搞文化渗透,因为胡锦涛时代与西方贸易逆差巨大,巨大的外汇没有用来投资产能的更新升级,却挥霍在中共意识形态领域还有国际统战领域,或者投资在一带一路这样的落后地区,以转移落后产能。中共的国际投资,不是市场主导,仍然沿用的是意识形态主导。显然,中共是在努力摆脱西方,而不是遵循西方主导的市场自由经济,并合作与融入。
  意识形态领域的大外宣,每年以数十亿美元的资金用于收购境外媒体、网站,特别是兴办孔子学院、中国文化中心,既向境外输出文化,又向国外输送自己的「人才」,做大自己的国际力量、在异域建立党国的文化堡垒。

  国内的民粹力量一部分文革化,一部分则义和团化,当然,这两种方式根子都是一样的,就是借助非法暴力方式,以正义爱国的面目出现,对异己者口诛笔伐,甚至拳脚相加,而国家机器却暗中支持这些力量,使其成为军警力量之外,有效对付异见者的一种维稳工具。

  信仰的分裂:中国要领导世界?

  中国是退回文革式的马列原教旨信仰,还是顺应世界潮流,以普世价值为原则,重建社会信仰?

  中国意识形态重新分裂,邓小平当年主要反左,言犹在耳,左派在江时代受到打压,以中流等杂志被消号为标志,而习时代,极左反扑,以炎黄春秋杂志被剥夺为标志。

  正是习近平上台之后前后三十年互不否定,才有极左力量逐步升温,直到他们能够上街示威,能够公开打骂异见老者,能够威胁有关当局剥夺邓相超等的职位,更极端的建议则是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研究院的院长程恩富的公开倡导,要重建国际共产主义联盟。如果真的重建,那么中国必将成为新共产主义运动的基地,并当之无愧地成为新国际共运领袖。

  有趣的是,习近平在国际论坛上,讲的都是自由经济、普世原则,但其治下的中国大陆,却在天天叫嚣向西方普世价值原则亮剑,显然,中国在国际上要争民主自由,而在国内,则要讲稳定讲专政。专政有效率,而国际社会的公平开放,却有利于党国拓展。

  外交部相关负责人则在提醒西方,如果美国放弃自由市场,那么中国随时要担当大任,充任世界经济领袖角色。如此说来,中国既要当世界无产阶级领袖,又要当世界资本主义领袖。如此精神分裂,邪魔共举,世之罕见。

  中国不是融入世界怀抱,而是要重建世界,并用自己的方式来引领世界,用什么引领,以中国领导人的制度自信?只有专制才有力量,但专制的力量,只能在国内使用,在国际上,可以集中国力来做一带一路、可以用十四亿人的市场来引诱西方与西方共同分享大陆市场?以此获得西方世界的尊重,并自命为世界经济领袖?

  习中央悲剧性纠结在于,既融不进自由世界,又退回不到封邦锁国状态,即:既无法退回到文革状态,又难以进化到宪政民主状态。中国在灰色地带滞留得越久,就会滋生出更多的问题,灰色中国,完全退回到红色中国(打土豪分田地)是不可能的,但变成黑色中国,却正在成为现实。

来源:动向 / 吴祚来  专栏作家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苏冀苏冀 说...

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和改进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有关工作的通知

... 对于那些政治上有问题的,严重损害国家和人民利益的,与敌对势力相勾结或接受国(境)外组织、个人参选资助或培训
http://ghg3.userboard.org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