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25

地方诸侯表忠邀功,意在十九大上位?

转发此新闻:
距离十九大还有几个月的时间,但是好戏已经开场。最近一段时间,地方诸侯和中共高官纷纷表忠、邀功、挣表现,被称为“集体发力”。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歌颂习近平讲话“纵贯古今、气贯长虹”;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多次表态“坚决维护习核心地位”;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强调要“不遗余力清除薄、王思想遗毒”;新疆党委书记陈全国高调推出武警大演习;中国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宣称要“坚决抵制司法独立”等等,不一而足。 与此形成对照的是,多位高官因 “不听话”和 “妄议中央”而获刑或者下台,显示对习的个人忠诚成为官场升迁的重要标准。中共政治明星们的表演,能否为他们十九大上位加分?习近平上台以来,如何改变了中国的官场文化?

参加讨论的四位嘉宾是:中国民间学人,独立评论人士王康先生;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先生;中共党史学者、《晚年周恩来》一书的作者高文谦先生;政论作家,时局分析人士陈破空先生。
陈破空说,官员争相表忠邀功争宠,目的在于升官上位。这首先是当前政治制度所决定。在中国,官员上位,靠的不是选民、选票,因而无视民心、民意;靠的是上司、权力,因而紧贴皇心、上意。这种官场风气,可以从传统的中国专制文化找到根源,但当今中共官场,比历代官场相比,堕落得更彻底。古代王朝,还有“武死战、文死谏”的正直传统,甚至有谏议官制度,“兼听则明,偏听则暗。”中共官场,居然有“不得妄议中央”的所谓“政治规矩”,反映领导人内心深处的焦虑和恐惧。
陈破空表示,妄议者受惩处,反正无官不贪,只要追查腐败,要惩处谁就惩处谁。紧跟者受提拔,加官晋爵,扶摇直上。两种姿态,两种境遇,造成阿谀之风日盛、谄媚之徒蜂起。三国时,诸葛亮曾在《出师表》中指明:“亲贤臣,远小人,此先汉之所以兴隆也。亲小人,远贤臣,此后汉之所以倾颓也。”历代王朝末期,往往都是奸臣满堂、小人当道。今日中共官场怪现象,君臣互相猜忌、疑忌,彼此警惕、防范,既没有自信心,也没有信任感,惶惶不可终日。其心态和景象,显露的,正是红朝末日。
高文谦表示,习近平提出抓“抓关键少数”,牵 “牛鼻子”,是在玩猫捉老鼠的游戏,敲打中共各方大员。这是仿效毛“书记要当好班长,抓好党委一班人”的故伎重施,目的是在中共十九大前考察他们的忠诚度,让他们开展一场忠诚度的比赛。这从侧面反映了习近平虽被确立为核心,大权在握,但没有赢得党内高层人心,缺少安全感。他很清楚各方大员与他貌合神离,假意周旋。这种连篇累牍的表态是中共政治文化的一大特征,让人想起当年文革时期,特别是四五批邓时各省的表态,实际上水分很大,恰恰反映了当政者心虚,缺少自信,不得人心。
高文谦说,中国官场的阿谀奉承文化历史悠久,法家是始作俑者,韩非子的“事君八术”,开“帝王术”研究之先,专门探讨如何揣摩圣意和官场升官之道。这种官场文化,说到底,是下跪文化,根源在于皇权专制制度下的人身依附关系,是由官场的生存环境、游戏规则决定的。而中共官场文化继承了这种传统,又有自己的特点,最大的创新就是表态文化和全民表忠心运动。前有刘少奇、林彪,后有文革秀才,今有周带鱼、李鸿忠。只有这样,把表忠心作为敲门砖,才能上位,官运亨通。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对中共官场的现状有一针见血的评论,说现在政治局里“多数人信的是对顶头上司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信的是自己摸索出的一套升官保官的经。”
王康认为,列宁领导布尔什维克夺取国家最高权力後,经过斯大林个人独裁,演变成庞大官僚体系,最後不可避免地走向俄国人民的对立面。中共经过改革开放,则演变成腐败世俗的权贵集团,但共产党的本质特性仍然是权力崇拜。习近平跟斯大林毛泽东一样,试图用大权独揽重新改造中共党,重新实行个人独裁和领袖崇拜,重新强化意识形态并驯化官僚系统,就必然重新制定标准,塑造接班人,也就必然不停顿地开展党内甄别和清洗。
王康说,中共19大是习近平建立自己党政军系统的关键一役,是新一代中共统治集团登上舞台的起始,也是中共官场生态和规则发生新变化的开篇。列宁斯大林毛泽东的党纪党法仍然是不可逾越的政治雷池,但习近平本人将给中共打下自己的烙印,即1,代表共产党的正统(越过邓江胡,接通马列毛);2,挽救党和国家(在思想路线上矫正邓小平实用主义和江胡世俗化,重提共产主义);3,实现新使命(全球化时代领袖群伦)。这就意味着,中国专制社会的官场闹剧将大规模重演,同时進行斯大林毛泽东时代的血腥清洗,各种结构性危机将趨向总体爆发,中国必然出现史无前例的剧变。
杨建利表示,中共高官、地方诸侯“集体发力”表忠心、争表现,本来就是中国的官场的官场行为,为了让皇帝放心,保住自己的权力和地位,在每年一次的“两会”前,特别是决定每个官员权力地位的十九大的召开只有数月,“集体发力”不仅仅为了保位而且还要卡位。一般来讲,叫的最响的不一定是皇帝最亲信的,正因为没有十足的底气才叫的声音大。李鸿忠不出意外会入局(政治局),但是他就是怕出意外,因为屁股上的屎很多,所以大声叫是为了保位,说他是为了更进一步、十九大入常(常委),恐怕他自己都不敢想。胡春华、孙政才本来是按王储培养的,习近平打断了他们的接班秩序,虽然如此,按照他们的资历、能力和中共的伦理,不让他们入常也说不过去,毕竟他们两人没有传出屁股上有大屎。但是他们毕竟渊源上不是皇帝的人、而且曾经具有太子身份,容易被猜忌,所以要一改以往的冷淡,积极表忠心确保入常。
杨建利说,如不出意外,周强、陈全国入局都不会成问题。但是入局和入局不一样,担任什么具体职务权力大小差别很大,所以即使能入局还是要卡位,习近平一定把权力最大的位置留给信任的人,中纪委、政法委、公安部、中办、军委等。十九大上李克强会被进一步边缘化。为习近平立下汗马功劳的老臣王岐山不会留任常委,十九大上王岐山退正是时机,也许对两个人都好,不然可能结局很难堪。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刘刚 说...

国家信访系统对越战老兵这个访民群体和普通访民实行双重标准。前者给予尽可能的优待,而后者则是关黑监狱,拘留,判刑,甚至“被精神病”,关进精神病院折磨。那些越战老兵不就是一群以打越南为名帮助邓小平夺权篡位的炮灰嘛!他们退伍后都纷纷转业到好岗位,还享受各种优待。如重庆市渝中区刑警系统的熊胖子(具体叫啥名字还不知道。他是张伟、刘民素的同事,在2010年3月3日晚上在重庆渝中区学田湾的九点网吧亲自抓过荣昌阿刚,还在2010年11月去广州对阿刚进行过跨省抓捕)。现在祝这个姓熊的重庆越战老兵和所有追随邓小平打越南的越战老兵及其家人在这个鸡年全部出门被车撞死,在家电路短路起火被烧死!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
替天行道,挺江救薄,绝地反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