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09

议论政治到底高不高尚?

转发此新闻:
现在有两种观点,一种观点说议论政治是稀有而高尚的品质,另一种观点说议论政治谈不上高尚。这两种观点,都有一定的道理。人天生就是一种政治动物,这种政治动物与猪有着本质的不同,因为猪只关心吃。人不能过猪的生活,人就要过人的生活。过人的生活,就要过政治的生活。过政治的生活,就得有良心自由、思想自由和政治自由。政治自由如果过不上,或者过不好,良心自由和思想自由也就无从谈起。

今天的中国,人人都议论政治,因为互联网,因为微博,人人都是「政治专家」。

议论政治,从理论上来说,就是一种政治权利。每一个人的权利都是平等的,议论政治就谈不上高尚,但也谈不到低下,至少从权利形式上说是如此。从权利的内容上来说,却有高低之分,有人议论政治一针见血,有人议论政治一百针都没有扎到肉,更谈不到见血。与此同时,这权利有人用,有人不用。有人用得多,有人用得少。用与不用,别人都不能侵犯和侵占。

今天的中国,人人都议论政治,因为互联网,因为微博、微信、各种论坛。人人似乎都是政治起专家,为国家发展把脉,为国家指引方向。过去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是少数知识分子的特权。现在情况变了,知识分子的特权没有了,知道分子取代了知识分子。一件事,一个理论问题,似乎每一个人都烂熟于心,说得明白,道得明白。以为现今中国的天下,是所有人的天下,中国的大事,是中国所有人的大事。政治向所有人敞开了大门,谁都能进去,谁都能出来。

统治精英们从来不这么想。他们以为,大众从来都是被利用的,大众的思维和思想,都要符合统治精英的需要。不符合统治精英的,那就是垃圾,就是别有用心。对于别有用心人的观点,就必须进行治理,或者直接就把其观点收拾干净,让其闭嘴。用官方的话语来说,就是维护意识形态安全。统治精英总会不断地树立敌人,总是觉得敌对势力亡我之心不死。

在这种情况下,议论政治就可能面临着政治风险。在风险的状态下,谁议论政治,谁就高尚,谁不议论政治,谁就是臣民、贱民、政治侏儒、脑残、犬儒。却不知,人人都议论不能的事实,却打破了一厢情愿式的推论。那种自视清高的人,敢于发政治议论的人,总是觉得只有反对才是高尚的,不反对的思想观点,拥护的观点就是不高尚的。这其实又是另一种敌对性思维,这种敌对性思维表面上和政治统治精英不一样,本质上却没有什么不同,只不过是用一种敌对性思维取代了另一种敌对性思维。

无论是政治统治精英,还是非政治统治精英,都受过文革的侵染,即使文革后的新生代人,也深受现行体制宰制。这种现行体制,是文革极权和现代集权的产物。体制决定人,不但决定人的思想,而且还决定思想背后的思维。这种思维的短缺处就在于,不知自由的平等性,不知道自由的宽容性。

其实,这样的问题,胡适早就注意过,胡先生的观点是,宽容比自由更重要。如果说西方是宗教竞争导致宽容,然后自由又导致宽容的话,那么中国的历史和现实也要求宽容,因为中国的宗教在体现的控制下,没有成为国人的基本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没有真正成为大气候。

如果说平等,那就没有高尚可言。如果说高尚,那也是平等的高尚,或者高尚的平等。但这不容易做到。高尚与否,不取决于智商,不取决于财富,不取决于能力,而是取决于公共权力。公共权力划定了议论政治的内容和范围,在公共权力允许的内容和范围内,就是高尚的,否则就是低下的。

反公共权力的人也规定了高尚的基本内容,划定了基本的范围。凡是反公共权力的,就是高尚的,凡是支持公共权力的,就是低下的。高尚与低下,都由反公共权力的人说了算。按着政治学的语言来说,公共权力与公民权利有一个边界,双方都在边界之内,反公共权力就没有意义,为了反对而反对,以为反对就高尚,就把问题绝对化了。

都说妥协是民主政治的灵魂,议论政治也需要妥协,因为任何人都不能垄断真理,独占真理的霸权。何况政治又不是真理占据的场所。政治之路是通向妥协之路,这条路大家都得共同走,凭什么大家都要走的路被某一群人所独占呢。

来源:东网 / 木然 辽宁师范大学教授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