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21

金正男遇刺筹码消失 朝鲜半岛问题解决空前临近

转发此新闻:
进入到21世纪,东亚政治似乎仍然停留在现代早期,随时可见中世纪的痕迹,一些国家的公众思维要么陷在“三国演义”的戏曲故事,要么困在民族国家的铁笼里,还有个别国家的“家族极权”继续自绝于国际社会。对这些国家来说,政权的领袖接班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于是乎总是上演着各种“沉戟黄沙”、“阴谋政变”、和“兄弟追杀”的剧目,构成东亚政治的主旋律。

金正男

213日发生在吉隆坡机场的金正男遇刺,把东亚政治的不堪内核再次示诸国际社会。一个流放多年、缺乏野心、几乎构不成威胁的金正男,居然被朝鲜当局以暗杀手段消灭。这是为了巩固经过多次清洗的政权吗?还是向金正男的父亲金正日75岁诞辰的光明星节献礼?

围绕谁杀死了金正男,为什么杀死金正男,金正男之死的意义是什么,影响是什么?

诸如此类,中国的社交媒体这两天被许多灌水文章刷屏。除了暴露中国公众、媒体、智库对朝鲜问题的无知,就是成就一些人趁机卖弄姿势,俨然许多条带鱼在北海里畅游。至少三篇解释为什么金正男必死,另外看到两个智者说早就预测了金正男的死,好像还有一个是6年前的。另有两篇说其实也不一定是朝鲜人干的,没准是 韩国人的阴谋,甚至直接推给美国。

关于正恩克正男于大马这件事,为什么发生,为什么这时候发生,为什么发生在大马。我们没办法给出逻辑充分,证据链条相对完整的分析。我们能做的,就是玩拼图游戏,从有限的材料做出大胆的猜想。

张成泽被逮捕时画面不久后被金正恩下令处死

首先从经验上,平壤之外的势力不太可能干这种事。要么没动机,要么没能力。游戏不是这么玩的。一般国家的当代史上这么搞事的案例还没听说其他国家,尤其是民主国家出现过。这些国家的情报机构在境外干脏活也是受着各种国内法的制约。

其次,张成泽和金成男的关系或许比想象的要深。被金正恩残酷处决的亲姑父,经营甚久,在海外遗留了大量资源和网络。金正男能够在星马一带流亡,过着不错的刘禅式生活,时不时还能到澳门怡情一把,没有张成泽的照顾是无法想象的。

不过,也许因此,当金正恩面临空前困境、国际制裁加剧,连中国政府也刚刚重申了制裁清单、大有向美示好之意、与去年的暧昧判若两人,且美国总统大选后全球川普主义泛滥、国际秩序分崩离析之际,一个虽无大志的同父异母兄弟,却保有一些金氏家族的光环,如果结合张成泽的政治遗产,加上超过三万人的“脱北者”,倒确实能够形成一个颇有挑战性的“境外反对力量”。这本来就是本朝鲜市场公号自去年不断关注“朝鲜流亡政府”即将于今年初正式在美宣告成立的原因所在。似乎,随着金正男遇刺,这一背景也注解清晰起来。

电影《刺杀金正恩》剧照

其实,撇开这次暗杀事件不断上新的剧码,很多事件早有征兆。东京新闻的五味洋治当年出书后,本号曾跟他聊过,当时他说金正男的很多表现多有表演成分,他自己是个很清楚的人。而且早年他的经历有很多其实也是在帮他爹搞外汇,或者做外联工作,譬如韩国媒体在他被刺杀前夕爆料的“曾作为朴槿惠和金正日的中间人”,这在一定程度上表现出只要他活着,永远是威胁。他去马来西亚,据说也是因为张成泽的劝说,在大马当时还是由张成泽的侄子(朝鲜驻马来西亚大使)照顾。但为何选择离开澳门,去东南亚四处隐匿生活,这背后的缘由值得探究。但由此来说,张成泽的倒台对他的影响之大可想而知。

而金正男选择离开澳门之后,中国的庇护似乎也随之弱化。从这次的刺杀来看,他的个人安保做的很差。而且也许他本身觉得低调了四五年(尤其儿子从欧洲回来后),也放松了警惕。近年来频频遂行海外策反的韩国情报机构似乎也不好意思直接接手,负担起金正男的保卫工作。这为朝鲜当局的刺杀制造了机会。

刺杀的另一面,颇为有趣的是各国的情报和媒体战。这事情已经搅动了涵盖朝鲜半岛、中国内地和澳门、大马、越南等地,最早放出料的是韩国媒体。据观察,最早是朝鲜TV,然后是KBS和韩联社,然后才被其他国家纷纷跟进。本号掌握的消息,最早是韩国驻大马使馆和情报机关最先拿到消息,然后迅速向总理和情报院院长汇报,大马当面只是知道死了个中年朝鲜男人,不知道是谁。所以这次的情报战韩国还是遥遥领先──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否暗示,金正男离开了中国后,身边早有了韩国眼线。

朝鲜流亡政府网站

最关键的,就在遇刺前不久,金正男表示过“脱去韩国”的打算。可以想象,一旦未来几个月金正男公开投韩,毕竟长兄脱北不比黄长烨,意味着对金氏家族乃至朝鲜政权的极大打击。而金正男的“投韩”,绝不会是个人头脑发热、对流亡生活的厌倦,在朝鲜半岛目前极为诡异、东北亚局势极为复杂的背景下,这一选择只能意味着韩国情报机关已经成功地联合了金正男、张成泽的旧部和脱北者三大势力,成功地把一个原本胸无大志、不具威胁的金正男转化为一个可能成为朝鲜海外反对力量的象征性领袖。而这一威胁在金正恩执政后的最近几年,因为脱北潮蔓延至朝鲜政权内部中高层,而逐渐变得现实起来。

事实上,如韩国国家情报院(NIS)院长李炳浩(Lee Byung-ho)在首尔向韩国议员们作简报时所说,尽管金正男曾在2012年致函朝鲜最高领袖,哀求金正恩饶了他和他的家人,但是李炳浩表示,平壤方面五年来却一直试图除掉一度被视为继承人的金正男。

或许,还是出于对好莱坞“刺杀金正恩”的恐惧,甚至启发,那么,就在接近成功前的最后关头,金正恩不惜代价,决然在吉隆坡机场──金正男此行可能正是假道澳门然后奔赴首尔──对自己的同父异母兄弟,采取了刺杀行动。

刺客中最先被逮捕的越南籍嫌疑人段氏香

接下来,东北亚各国和美俄各方的情报机构在忙乱之后,不得不共同面对一个图穷匕现的朝鲜半岛危局,朝鲜半岛南北双方在朴槿惠政权内的斗争也就随之进入到一个白热化的阶段。

中国方面虽然继续承担起庇护金正男家人的责任,但是伴随这枚“闲子”的失去,也失去了一个牵制金正恩的力量。原本可能成为大赢家、掌握半岛主动的韩国政府,功亏一篑,情报机关的失职十分明显,但是不会对整合朝鲜海外反对力量的行动产生根本影响,预期“朝鲜流亡政府”会加快在美宣布成立,然后在川普主义的美国政界展开积极活动。美国川普政府倒是可以利用此次刺杀事件,加紧舆论准备,为打击朝鲜铺路。而在乌克兰、叙利亚采取主动的俄罗斯,未来是否会在朝鲜问题上让步,与美采取合作姿态就变得十分关键,甚至能够因此左右中方的立场,从而渔翁得利,占据国际外交的主导地位。

可谓正男遇刺,俄最赢。

至于金正恩政权,则因为这次冒天下之大不韪的公开刺杀行动而暴露了金正恩的强烈危机感。对国际社会来说,再次暴露朝鲜政权的阴暗、恐怖,是一个永远的麻烦制造者和国际秩序的挑战者。此番刺杀行动,固然消灭了海外反朝力量的一个潜在象征领袖,但也消除了朝鲜与国际社会迂回谈判的筹码和缓冲空间。

不过,无论如何,无论谁或最赢,朝鲜半岛的局势正在走进一个临界点。这个临界点不是现有各方博弈力量的彼此消长,而是朝鲜反对力量的集结正在改变旧的半岛格局,成长为举足轻重的政治一极,可能对朝鲜政权内部发生深远的影响,并且做好朝鲜政权更迭的政治准备。正是在这个意义上,金正男的政治价值才突然间变得如此巨大而形成对金正恩的严重威胁,欲除之而后安。

也因此,我们仿佛看到一个其实极其理性却无选择的朝鲜政权,与国际社会对抗的意图再难遏制,朝鲜问题的解决因此空前临近。处在家族极权下受压迫的朝鲜人民或许第一次面临一个真正的其他选择。


来源:微信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