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17

肃清郭徐势力不断加码 ,「闽浙帮」军头一路走高族

转发此新闻:
本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研讨班在中央党校举行。最近几年,在两会前夕举办省部班,已成官场惯例,主题都是学习前一年中央全会精神。今年即是学习去年六中全会精神,包括确立习核心、从严治党、党内监督等。

在十八大之后,尤其是随着徐才厚、郭伯雄的垮台,军队打虎反腐与人事调整交错进行。

本次省部班的重点是「讲政治」,这是中国特色之一。一般一个国家的治理和公共事务的管理,要讲法律、讲道德,但中国以党治国体制下,「讲政治」的重要性远高于讲法律。紧跟中央、维护权威、干部人事调整、思想理论、意识形态、宣传教育等,都可算「讲政治」的范畴。

参加省部班的军队高级将领阵容为之一变,集中显示了岁末年初军队人事大调整的成果,一大批履新上位的高官亮相。军委机关方面,包括后勤保障部政委张书国、装备发展部政委安兆庆、军委纪委书记张升民、军委政法委书记宋丹、训练管理部部长黎火辉;战区方面,包括西部战区政委吴社洲、北部战区政委范骁骏;军种部队方面,包括海军司令员沈金龙、武警政委朱生岭;军校方面,则有军事科学院院长郑和等。

在十八大之后,尤其是随着徐才厚、郭伯雄的垮台,军队打虎反腐与人事调整交错进行。对于「肃清郭伯雄、徐才厚流毒影响」的工作,不断加码,标准提得愈来愈高。从「彻底肃清」、「更加彻底肃清」、「深入彻底肃清」,直至去年十月在京西宾馆召开全军各大单位和军委机关各部门党委书记专题会议,将清毒工作进一步升级「全面彻底肃清郭伯雄徐才厚流毒影响」,既包括思想上肃清,更重要的是人事上的肃清。

这种表述的变化,绝不是简单的文字游戏或是空喊口号。其背后的潜台词,是领导层不满此前的清毒工作效果。原本在「彻底肃清」时期一些已暂时过关的军内干部,在「全面彻底肃清」新语境下,捕网织得越来越密,就将难以着陆。当然,如今的「肃清」,并非一定要赶尽杀绝、开除党籍、投入牢笼,视程度情节轻重不同给予撤职、降职等处分,亦是清理手段。譬如日前民政部部长李立国降级为副局、副部长窦玉沛被免职提前退休。此类手段,在军内亦得到运用。一批尚未到龄的将领在年初被免。

而新上位者,大多数都是在十八大特别是二_一四年底至今的两年多时间内快速升迁,其轨迹也很类似,军改之前先擢升到副战区级,军改后出任新职,而今再度高升。不少人两年连跳四个岗位,步步吃重。如张升民一四年底升任第二炮兵政治部主任,一五年底军改之际出任军委训练管理部首任政委,一六年秋晋升军委后勤部政委,仅几个月而今又调任军委纪委书记,执掌全军反腐大权。其余如张书国、吴社洲、朱生岭全部与张升民类似,在一四年底刚晋升副战区级,如今全部官至正战区级,独当一面。速度更快的郑和,一五年七月升任成都军区副司令员,半年后回京出任军委训练管理部首任部长,今次又升军科院院长,在副战区级别仅待了一年半就升至正战区级。

东南方向闽浙等地出身的将领继续一路走高,获得重用。尤其是驻福建厦门的第三十一集团军,成为当今军队第一高官摇篮。譬如海军政委苗华、武警司令员王宁、武警政委朱生岭、中部战区司令员韩卫国、北京卫戍区政委姜勇,都曾担任三十一军领导。本轮调整中,军委训练管理部部长郑和调任军科院院长,三十一军军长黎火辉升接训练部部长,而郑和亦曾任三十一军参谋长。有意思的是,郑和在军科院院长的前任蔡英挺,也曾任三十一军军长。但蔡尚不满六十三岁,在距离退役尚有两年时间的情况下非正常去职,恐怕亦属「全面彻底肃清」之列。

来源:东网 / 白非 北京政情观察员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