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06

从老虎食人看神州苛政

转发此新闻:
春节期间,内地最热的新闻就是宁波野生动物园的老虎,咬死了一位翻墙而入的男子。对此各种议论都有,还有人拿不幸娱乐,编排着各种故事,植入手机的广告。哪里有对苦难的同情,对生命的悲悯?可能是各种悲剧太多了,许多人已麻木,甚至幸灾乐祸,反正不是我,我会明哲保身,我比别人聪明,我逆来顺受,我遵守规则,我是良民顺民,别人活该。

被老虎咬死的男子,给妻儿花去300元买票让他们过年开心,自己却为省150元冒险翻墙。

很多评论认为这是不守规则的代价,强调规则的重要。规则冷酷,但后面仍有情理心性,以及受害者为什么不守规则的原因探讨。当嘲讽他愚蠢违规的时候,可曾想到他肩负着妻子和两个孩子的一家生计,他给妻儿花去300元可能是十分之一的工资让他们过年开心,自己却为了省150元冒险翻墙。他全家在宁波打工服务生活十多年,不说所得税,就说人人必交的消费税,也没少贡献,却不能再买一张150元的票。这到底是规则,还是什么?

规则只是第一层次,像公理一样谁都明白的道理,还用多说?说给受害者,无异于鞭尸;说给痛不欲生的家属,痛上加痛;说给其他人听,不出意外谁会去喂老虎?就算不是高票价低收入的问题,贪便宜的侥幸心理人人都有,能想到的后果无非是罚款、丢脸、被驱逐、训斥,谁会想到付出生命的代价?

老虎咬死人,老虎是谁的?这就是第二个层次:动物园有否责任。一个公共服务机构,面对无数游客,应该想到各种可能。围墙外面可以顺着树枝、藤条爬上来,为什么没有巡查清理。事发后的应急处置,八达岭那个是鸣汽车喇叭吓老虎,宁波这回是放鞭炮,以为老虎是电影《小兵张嘎》里的日本鬼子,铁皮桶里放鞭炮就能吓跑他们?

动物园平时没有完善的紧急预案,事发后手忙脚乱,在几分钟的时间内,没有麻醉枪、高压水龙或其他办法,任由受害者痛苦地踢出十三脚,围观者拍摄直播,最后无能地打死老虎。机构和人相比,总是强势和主动防范的一方,不管来者有没有买票、保险,机构总得买各种意外保险。万一老虎发情、受惊、内讧,攻击驯兽员的例子也有。毕竟是你的老虎咬死了人,就像汽车撞死了闯入高速路的人,虽然没过错,但有责任,交保险就是弥补这个责任给予强制赔偿。所以动物园的赔偿免不了。

第三个层次就是孔子说的「苛政猛于虎」。此事的政,就是税收和公共福利政策。很多人说动物园不是生活必需品,可以不去。照这么说,除了吃饭穿衣都不是生活必需品,人就像动物一样,什么学校、剧场、网络,都不需要。

除了生存权,人还有发展权,要教育、娱乐,对于孩子们来说,动物园就像幼儿园、博物馆、游乐园一样是必需品;对于假日休闲的成年人和家庭来说,动物园、电影院、旅游景点就是公共必需品。既然是公共必需品,收了那么多的税,门票定的那么贵,让人望而却步,是不「苛政」?网上有人列举很多景点高价票,和国外的低价相比,真是一把辛酸泪。

宁波原来公共福利、门票便宜的普通动物园,2004年后迁移合并到现在这个野生动物园,由雅戈尔集团商业化经营。既是合并,该保留一部分原来动物园的性质,门票不能那么贵。何况占据的是大片的公共绿地、公共水域,更该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在美国办厂的亿万富翁曹德旺,说中国税费比美国高45%。娃哈哈老板宗庆后,抱怨企业要交500多种税。政府说没那么多,也就300多种。各种税取之于全民,又有多少用于全民?中国人贡献了世界上最多的税收和最有钱的政府,却是不相称的民生和福利水平。

老虎咬死人,表面是规则,深层还是体制。

来源:东方日报 / 乔木 北京传媒学者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