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11

马建被“双开”,谢建升回国

转发此新闻:
年终岁尾,中共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1230日报道说,中国国家安全部原副部长马建因“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消息称,马建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对抗组织审查,转移、藏匿涉案财物;违反组织纪律,不按规定报告个人房产等有关事项,违规为家属办理出境证件;违反廉洁纪律,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亲属经营活动谋取巨额利益;违反工作纪律,滥用权力干预执法司法活动;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巨额财物,涉嫌受贿犯罪。

謝建升(右)扳倒馬建(左下)和張越兩大奸臣

此前,海外有媒体称,曾举报马建和张越的民企老板谢建升将回国,笔者认为,这是捆在一起的两枚舆论界的重磅炸弹,不仅表示反腐无禁区,无退路,永远在路上,而且,一些冤假错案将获得平反,更多蒙冤的类似谢建升的民企老板将回家,止住越演越烈的移民潮。 

国安部一度职能错乱

众所周知,国安部是一个理应藏在隐蔽战线工作的单位,它是反间谍的组织,它的工作人员应当廉洁奉公,忠于职守,但在周永康担任“政法王”的年代,它的性质变了,职能错乱了,被金钱腐蚀了。现在,有关马建的报道连篇累牍,如果不是一个民企老板不屈不挠地披露,长达几年的穷追猛打,谁能想象,堂堂的一个国安部的副部长,竟能堕落成徇私枉法的腐败分子,马建原为国安部长许永跃的秘书,助理,也就是说,是他的心腹和红人,他手里掌握着至高无上的权力,而又缺乏监督和制约,他才有条件肆意妄为:一是把安全部当成内斗敛财的工具,其贪得无厌,胆大包天令人叹为观止,他想掠夺民族证券的股份,就能操控法院,把首都机场集团的董事长张志忠,以受贿罪判刑12年;他想吞掉东方企业集团的财产,就能指使承德市公安局的哥们,把张宏伟暴打一顿,逼其低价转让股份;他想巧取豪夺北大方正的股份,就可以找到把柄,网络罪名,把李友投入看守所;他想侵占河北省焦作凯莱大酒店的钱财,就能以“监狱捞人”为交换条件,把谢建升的数亿资产据为己有,并把焦作市公安局的副局长王绍政关入监狱,等等,而这一切,都是马建与张越,孟会青,郭文贵等人,组成的徇私枉法,贪污受贿集团精心策划的,其狂妄,野蛮,霸道,专横,贪婪都令人发指,由于有关这方面的报道展示在网络上的比较多,读者可以自己鉴别,哪些是真,哪些是假,我不再引用赘述,但是,由于有一部分还被国内官媒屏蔽,故很多人对马建还有一种神秘感,不知内情,因此,随着案情的进一步审理,应当多披露一些,还广大读者以知情权,以利改变以往国安部工作无人监督的局面。

18大之后不收手的原因

中纪委网站称,马建在18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性质恶劣、情节严重。”,决定给予其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的处分,并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线索及所涉款物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马建于20151月被“双规”,但至今才做出处理决定。马建掌握中国的间谍与反间谍工作,是中共十八大以来落马的最高级国安系统官员。笔者认为,这不是孤立的政治事件,他贪腐,许永跃就廉洁吗?他下令国安部处级干部高辉等马仔抓人,那么,其他平级,下级的官员都没问题吗?是不是整个局里的风气,曾一度被马建带坏了?总之,有的国安部人员不用心抓特务间谍,却变成社会的蛀虫,其滋生的土壤何在?我不敢说其它省市的国安系统,都有类似情况,但我亲身经历,则见证了薄熙来当政时,大连市国安局的堕落和变质,薄熙来把他家的厨师,司机车辉(又名车克民),培养成为国安局领导,由于局长要经过市人大把关,举手表决,而市委书记于学详比较正直,坚决不同意,他鼓动人大代表杯葛,结果小学没毕业的“文盲”车克民落选,薄熙来大怒,任命他为国安局党委书记,又选一个听话的“马屁精”,“老特务”万国涛为局长,而谁都知道,车是实权派,万是跟班的,于是,薄熙来下令监听于学详等人的电话,利用安全局反间谍的进口设备,监控,跟踪,恐吓,抓捕,整肃党内政敌和批评薄谷夫妇,联手贪腐的人士,制造多起冤假错案,把数以百计的良民投入监狱。他们从2000124日,到200613日,耗费大量人力物力,只办成一个案子,就是笔者的“文字狱”,他们抓捕了哪个间谍,特务,维护了国家安全?他们千方百计地搜集证据,要把我打成间谍,结果一无所获,凡是了解我的人都可以得出结论:我只是一介书生,从未加入任何组织,对入局升官没有兴趣。事实证明:国安部人员权势太大,不仅身居高位的马建可以呼风唤雨,而且,安排在基层的车克民也是如此,他领导下的特工人员王富选,彭东辉,郑义强,蔺刚等人都曾徇私枉法,不可一世。原本特务身份是要保密的,但这伙人都身份公开,天天混迹社交场所,吃喝玩乐,狐假虎威,如此高调,怎么可能抓到特务呢?其之所以如此猖狂,就是因为许永跃自1998年至2003年,其担任国安部长多年,贪污受贿,包养情妇,支持下属徇私枉法,到处敛财,不仅阻扰聂树斌案平反,而且还包庇和纵容马建等人横行霸道。他以陈云秘书的资历,搞圈子政治,拢络了一批人马,另立山头,根本没把王歧山放在眼里,18大之后不收手,一点也不奇怪。

马建羁押在大连

前不久,有大连老乡从国内来访告诉我,马建,高辉等人,就羁押在大连看守所,有朋友在酒桌上调侃说,监禁马建的那间牢房,就是当年笔者住过的,有时他心情压力大,哀声叹气的,吃不下饭,睡不好觉,管教就说,你给许部长当助手,风光一时,抓捕“打薄专业户”的姜记者,就是你们签得字,薄熙来没少给你们好处吧,你没想到风水轮流转,现在,人家姜记者自由了,你却进来了,这是报应啊,你还愁啥?慢慢地熬吧,不判死刑,你就捡条命,我想,这些情节未必都准确,但他关在大连则是真的,难道这仅仅是一种巧和吗?据香港《南华早报》称,马建拥有长达30年的国安部门工作经验,但2006年升任副部长,专门负责反间谍业务运作,接任部长的呼声甚高。我想,他在号子里仔细地反省吧。作为江西人的马建之所以牛逼,是因为其与曾庆红关系密切,但如今,曾自身难保,也顾不了他,这位85届西南政法学院学生,还是精通法律的,毕业后不久就进入了国家安全系统,曾负责国安部第十局,应当干点正事,却堕落成贪官污吏,可惜可叹。

谢建升回国是一个强烈信号

几乎与马建被“双开”的同时,海外媒体披露说,谢建生将结束流亡生涯回国,他被撤消了通缉令,自然从加拿大回去是早晚的事,但笔者认为,这个案子非同寻常,它不仅涉及商场和官场的结合点敏感问题,而且,给其它遭到黑打追逃的民企老板带来希望的曙光,2014年底,被列为经济犯罪嫌疑人的谢建升得知,郭文贵用金钱操控张越,马建等人,抓捕了焦作公安局副局长王绍政,接着马上就要拘留他,立即采取精巧的反侦察的手段,流亡海外。

说起来还真是具有传奇色彩,笔者是在网上得知谢在多伦多的,博讯网记者西诺给我一个联系电话,我惊喜地发现,他竟是我的邻居,几乎每天早晨都有一个浓眉大眼的河南人牵着一只白色大狗溜弯,会路过我所居住的房屋前,谁也不会想到,他就是干倒两个大贪官的谢建升,这样的商界精英,竟隐藏海外,身背B级通缉令,在加拿大无所作为,浪费青春,原来,他举报郭文贵侵吞他的亿万财产,焦作公安局立案,由王绍政任专案组长,本该抓捕涉嫌诈骗的郭文贵,但他买通马建,张越等人,先下手为强,已密谋围猎谢老板,有人给他透露消息,他立即在2014年夏秋之交的某一天黎明时分,把手机打开放在办公室,让心腹把车开到酒店后门,他先抵达车站,悄悄改乘高铁远去广州,再由那里的好友驾车开到珠海,又乘船到达澳门,接着,取出身上的护照和绿卡,乘飞机抵达温哥华,又辗转定居多伦多,假如他被郭所操控的人马抓捕,另一种故事将像张志忠案一样,在官媒上渲染,张越,马建,孟会青等人徇私枉法的真相将永远掩埋,可惜只差一步,中国政局的场景翻转,江派人马倒台,曾庆红势力走弱,给谢建升创造了机会,他善于利用海外媒体,揭露案情的来龙去脉,逼得中共高层不得不面对马建案和张越案,风闻事情败露的北京地产大亨郭文贵脚底抹油,也逃往海外,但他选择在美国,而张越,马建却抱着万贯家产,成了中纪委案板上的肥肉,据说,张越在落马前,曾通过关系向谢示好,郭文贵也愿意拿钱摆平,但均被性格倔强的谢建升严词拒绝。估计不久后,一批严重而知名度高的经济犯罪要犯,将登上第二批百人红通榜首,被引渡回国受审,笔者考虑谢回国的打算,有些事也只能点到为止,作为一位文人,出于善意,希望谢建生的还乡,成为一个强烈的政治信号,表示中共党内的改革派,能依法治国,拨乱反正,不仅多抓贪官,而且还要纠正酷吏制造的冤案,使一些蒙受不白之冤的好人回国安居乐业。
2017年元旦于多伦多大瀑布。

来源:《前哨》杂志姜维平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这个姜维平现在的文风充满了洋洋自得的感觉,对习态度暧昧不清,很可能像加拿大的轮子一样收了黑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