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07

「国家功臣」的孩子:留守儿童

转发此新闻:
农历年三十晚,四川盐源镇一个所谓留守儿童服农药自杀,遗书感谢祖父母自小抚教,并说:「父母远在云南昆明工作,多年来没有一天亲自照顾我。为甚么别人有美满家庭,有幸福童年,我却没有?我才十五岁,本来不想死,但我死了,可以得到解脱,家人经济负担也可以减轻,父亲更应该高兴。他每次回乡,骂我都骂得很凶。」他父亲读到遗书,泣不成声。

中国内地留守儿童的问题一直未有解决

大陆乡村居民赴城市工作,其实也挣不到多少钱。大年初一那天,湖南长沙一个四川籍工人,要回乡和老父度岁,但盘川短缺,惟有冒险,悄悄爬到火车顶上,求搭「便车」。幸而车站职员及时发觉,劝他下来,免费送他回乡。

每年农历新年,大陆城市火车站就见万千工人蜂屯蚁聚,都想回乡和父母儿女团年。那是万千个留守儿童以及思家工人的血泪故事。有人谈到回乡工人的感受:「回到家里,对孩子不能太好,否则离别的时候,孩子更加难过。」不是个中人,说不出这番话。

据中共民政部二0一三年五月公布,大陆留守儿童人数共六千一百0二万,等于全国儿童五分之一;去年十一月,公布的人数遽减至九百0二万。中共的统计,向来都是这样信不信由你。但有一个故事千真万确:二0一四年一月,农历岁晚,中共总理李克强访陕西山区留守儿童杨康,跟杨康的父亲通电话说:「你父母、孩子都很好,我来给他们拜年。你在浙江奉化打鱼,工作辛苦,但为家庭增加收入,对国家也有贡献,是国家的功臣。」

那些国家功臣,也许应告诉李克强:「谢党隆恩,今天户籍之严,使我们不得携孩子同行,同行也不能在当地上学;谢党隆恩,城市物价之高,使我们不得在当地立业成家,成家也无力供养儿女。」国家功臣的留守孩子,不少甚至没有亲人照顾。请看英国广播公司记者沙磊(John Sudworth)去年四月十三日报道:「在贵州,我们采访了相依为命的姊弟陶篮、陶进坤,一个十四岁,一个十一岁。陶篮一边□泪,一边说:『家父母远在千里之外,一年只能回家一次。有心事,不能向他们倾诉。他们工作很苦,我不想他们担心。』全中国有二百多万这样的孩子。」

宋末元初,诗人方回写过一首《路傍草》咏战乱:「如何被兵地,黎庶不自保间或遇茅舍,呻吟遗稚老。」今天,中国据说欣逢盛世,但不知为甚么,黎庶却有「不如路傍草」之叹,穷乡也有「呻吟遗稚老」之哀。当然,「路傍草」已经易名为「国家功臣」。

从前,天下丧乱的时候,有官员会以「所得秩俸,分赡孤寡」,如陈朝晋陵太守孔奂。有富人见孔奂居处素俭,赠以毡被,孔奂辞谢说:「民有未周(衣食未足),不容独享温饱。」(《陈书》卷二十一)孔奂太执着了。他应该看看新中国那个伟大的党怎样穷侈极欲。

来源:苹果日报古德明  专栏作家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猫本位思想 说...

200万人!多少人会成为罪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