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10

刘晓波妻刘霞致电友人透露近况不好 中共以弟作筹码逼妥协

转发此新闻: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妻子刘霞,自2010年起被软禁长达6年多,前日她主动致电给西藏女作家唯色,唯色指这是「多年来第一次」,通话中刘霞的声音发抖,又指自己状况「不好」。据知,刘霞使用对外联络的电话设有附带条件,例如不能讲敏感话题,联络名单亦经筛选,否则有可能被剥夺探望刘晓波的权利。而刘霞在农历新年仍被软禁,心情低落,故今次罕有主动对外联络。

遭软禁多年的刘霞终于拨通电话与外界联络

现年55岁的刘霞被软禁6年多,一直鲜有她能够主动与外界联络的新闻,前日她就致电唯色。唯色在Twitter分享事件,「刚才接到刘霞电话。惊讶至极。」她指这是多年来第一次,当下不知道应该说甚么。她问刘霞状况好不好,对方回应不好,并称只是「试着拨电话,看看能不能拨出去」。唯色又指,刘霞的声音「发抖、飘忽」。

唯色在Twitter形容刘霞的声音发抖。

条件通电 禁谈敏感事

而刘霞的健康亦一直令人担心,在通话中她就指,「一个病人得装作是好人啊」,而刘霞指她打了两次电话给唯色,第一次唯色一接就断线,刘霞说,当时她大喊「我是刘霞,我是刘霞。」唯色对刘霞说,「很想你,好多年了,见不到你。」

事件昨日引起广泛关注,据知,刘霞自2010年被中共软禁后,家中的电话已经被当局切断,不能使用。直到两年前,因为刘霞情绪相当低落,导致抑郁,生命更出现危险,当局才恢复设立电话,让她可以跟经筛选的朋友联系,不过亦设有众多条件,例如不能讲敏感的事情。

其中在联系名单中的广州维权人士野渡昨对《苹果》记者指,他昨午也有打电话给刘霞,对方的声音仍然「相当无力」,野渡指虽然不知今次是否刘霞首次主动打电话出去,但他指这是少见的事情,「她很少主动打电话出去,因为有当局对她的条件限制。


孤伶伶过年 心情比较差

野渡指,刘霞担心一旦令当局觉得违反条件,便失去与被囚禁的刘晓波会面的权利,故刘霞一直相当小心。野渡相信今次触发刘霞对外联络的原因是,她长期被软禁,而最近是农历新年期间,「孤伶伶地度过,心情比较差」,所以前晚喝酒后,便打电话给同在联络名单上的唯色。

本报记者昨也尝试致电刘霞的联络电话,惜无法接通。刘晓波在200812月因起草《零八宪章》被刑事拘留,20091225日被北京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囚11年,翌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妻子刘霞随即遭软禁至今。



中共以弟作筹码逼妥协

「可能在这个国家,我作为刘晓波的妻子就是一种『罪』吧。」2013年,已被软禁两年多的刘霞写公开信给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没被法院定罪的刘霞不单多年来对外通讯被控制,居所外亦有人把守,只获准与少数人联系。而她的弟弟被指诈骗定罪后获「保外就医」,一直被视为令刘霞妥协的筹码,而情绪压抑的她亦曾患抑郁症,她的父亲去年9月去世,亦不准告知身陷囹圄的丈夫刘晓波。

2010年,诺贝尔以空凳向刘晓波致敬。

2012年底,美联社记者及维权人士胡佳先后突破当局的守备,到刘霞的居所探望,当时刘霞情绪激动,哭诉「我不能出门,这一直觉得太荒谬。」到了翌年,她的弟弟刘晖则被指诈骗,遭判刑11年,家属认为是当局对刘霞与外界见面的惩罚。胡佳昨对《苹果》记者表示,他不认为刘霞这次对外通话是当局放宽,因为她始终是长期受软禁的公民,而刘晖获刑后「保外就医」,是当局一直令刘霞妥协的手段,让她不得不中止对刘晓波案及自身遭遇的申诉。「弟弟刘晖有相当的关系,怕受到影响。」胡佳指,刘霞就算能跟少数的朋友通电话,但当说到要见面,刘霞就会拒绝,因为担心令事情变敏感。

刘霞父去世 禁告知刘晓波

总部设在香港的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近日就指,在农历新年期间,刘晓波的兄长刘晓光、刘晓辉及弟弟刘晓暄都不准到监狱探望,他们三兄弟对上一次探监已是去年8月,之后再也没与刘晓波见面。而据知,刘霞的父亲在去年9月去世,虽然被软禁的刘霞知道,但是却不能告知在狱中的刘晓波。


来源:苹果日报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