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02

应该揪斗川普粉吗?

转发此新闻:
自川普当选以来,中国自由派很多人对此人的毒性及其恶劣后果的揭露就不绝于耳,这当然是有益的,但至今这些朋友对美国「礼崩乐坏」的悲切和愤恨仍居高不下,以致对「川普粉」几乎要虽远必诛。然而激动之中,他们竟然顾不上对这些人有所区别。

自川普当选以来,中国自由派很多人对其毒性及其恶劣后果的揭露就不绝于耳。

最搞笑的就是川普选民的最大多数─美国蓝领,人家维护自身利益,行使选举权,中国人根本无从批判起。于是美国华裔中的川粉首当其冲,其实他们也不过是选举政治中层出不穷的「上当者」而已,要批他们恐怕更得批民主党工作不力吧。

在中国公众中间,最早支援川普的是大批小粉红,他们支持川普完全是因为川普是希拉蕊的对立面,而希拉蕊鼓吹的民主自由等西方价值观在他们看来将祸害中国。川普上台前后一系列对华强硬言论,特别是对中国几个「核心利益」的强烈刺激,已经使这群孩子傻了眼。因而他们也主要受到嘲笑而不是批评,一些自由派分外痛心疾首的其实是本派内部的「乡愿」。

可是,这些人根本不能简单说成「川普粉」,更并非支持其价值观,而是要么认为川普的强硬对中国的前途有利,要么认为川普会被美国的制度所约束,不必太担心。还有一种中立逻辑─「不强烈反华在美国就没机会当选总统,为自己国家利益努力的人没什么好指责的,做强自己才是硬道理」─因过于幼稚,几乎可以忽略。

那么,前两种「川普粉」有多值得批判?如果看不穿川普,不能彻底否定川普,就该被批判甚至开除吗?这除了显示批判者理论扎实、立场坚定、队伍纯洁,还有什么别的用处?对已然成为世界最强民主政体合法总统的川普,只能看清其「坏透顶」的本质,加以坚决地斗争,应该组建中国自由军去美国踢开国会闹革命吗?

其实,这无非是不同主题交错引发的思路混乱。首先,中国当前的主题是甚么,大家有目共睹,这方面世界上已有不少经验可资借鉴,川普造成的美国困境是破坏了一个现实中的楷模,但英雄迟暮并不妨碍我们学习其一生之精髓。即使中国也有一些社会进程与美国同步,由于缺课,某些领域的平等和自由问题已然复杂化,但怎么也不至于动摇和取消了当前的主题。

因为对西方民主理论和实践的深度学习、研究和参与,中国相当一部分海归知识分子其实胸怀国内和国际两个世界的命运,要救中国也要救美国救欧洲,对此我没有异议,只是建议一码归一码。如果你坚信美国制度已完全无法制约川普,从而对美国制度绝望,更应该考虑把中国的事放一放,先去修灯塔。把中国的主题变成批川普、保卫灯塔至少是有害无益的。

其次,混乱的根源之一是川普能把美国毁到甚么程度尚不明确。其来势史无前例,但美国制度和社会也的确远未到山穷水尽和束手无策之境,一切都才刚刚开场,是否还是再观察一下?他能只以美国赚到钱、蓝领充分就业和坏人进不来这类肤浅的标准来判断美国根本利益,同时将美国坚守的一切价值、原则和秩序摧毁殆尽吗?美国的大规模衰落、迷茫和动荡并非没有发生过,卡特时期苏联也没有赢得冷战。而川普会在中东四面出击,使美国陷入越战式的泥潭吗,都值得再看一看。

因此,在内外巨大的不确定性和争议中,我们最需要清醒的只有一点:最值得我们关心的永远是中国向何处去。

中国的现实是─虽然普世价值在相当一部分国民中深入人心,但绝大多数国人还从无机会经历过成熟的民主社会,对民主、自由和平等在实现中的复杂性毫无认识,更谈不上甚么西方政治学学理,对川普着急不起来很正常,这也恰好说明中国和美国正在发生的即使存在明显的互动关系,毕竟不是一回事,我们的当务之急并非美国正在遭遇的这些复杂命题。

当然,中国的走向与外部影响和压力关系巨大。目前这一点也富于多面性,有人担心川普为了现实利益根本不在意价值观,这让中国倒退力量充满投机心态,认为此人有钱就能搞定。对中国进步力量来说,又有另一种担心,川普虽然客观上对中国倒退力量构成巨大压力,着力点却在中国国家利益上,压力或将体现为中国国家层面的节节败退,届时在这一点上如何应对民族主义情绪弥漫的公众。如果川普把美国搞得一团糟,也可能既使中国进步力量失去援手,又因美国昏招迭出而使中国倒退力量在对外层面找到可乘之机。

不管我们如何看待,这种多面性,特别是价值观与现实利益的错位恐怕才是国际政治的常态,唯有因势利导而已。

来源:东网 / 吴戈 国际时事军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