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03

「春晚」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转发此新闻:
最近几年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不管怎样被吐槽,不管怎样让人恶心,总是无法改变它被人寄予许多情结的现实。因为在资讯有限、娱乐匮乏的年代,它给了很多人快乐开心幸福的时光,它意味着曾经的美好的回忆。然而,悄悄的,它的这些属性消失了,除了名字,一切都不存在了。网友说,原来是娱乐节目中插播政治新闻,现在是新闻联播中插播娱乐节目。问题不仅仅只此一点。

央视在春晚上介绍朱光斗为「老红军」,被网友质疑造假。

拿今年春晚来讲,小品生硬、说教,作为观众,你再配合,也找不到发笑的理由。主持人介绍的一个80多岁的老红军被网友扒皮(86岁的老红军朱光斗,「从延安开始就以手中的快板为武器,歌唱英雄的人民军队,让我们洗耳恭听,向他们致敬」。网友算了下,红军北方部分19378月已经改名为八路军,南方部分同年10月改为新四军,86岁是1931年出生,1937年时才6岁,怎么可能是红军,没这么小的红小鬼吧!),央视在几亿观众面前公然造假,让人情何以堪?已经被媒体曝光的伪善家陈光标居然还可以拿下央视,依然被特写,像往年那样出现在全国观众面前,再次刷新政府喉舌的道德底线。假唱作为春晚的保留节目,今年继续上演。

即使除夕前另一喉舌《人民日报》发文分析春晚被吐槽的种种原因,「国人的审美趣味在发生变化,评判能力大有提高,也就是说口味更刁了,愈来愈喜欢『挑肥拣瘦』,也愈来愈擅长『挑三拣四』」。问题是再多客观原因,春晚节目组被鞭打着也要后退,如何能满足观众的需求呢?

晚会中随处可见的硬伤,缺乏诚意的幼稚的让人忍不住要吐的小品,朝鲜化的歌曲,到处充斥着民众不感兴趣的宏大叙事,娱乐接近样板化,这样耗资巨大的节目,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每年耗资巨大,劳民伤财,既没取悦民众,又没抚慰公众的怀旧情结。不如早早取消,这样还能给观众保有美好的回忆,还不至于彻底毁了春节联欢晚会这个符号。

但是,从央视公布的愈来愈高的观众满意度、收视率来看,恐怕一时半会儿还取消不了。从微信微博上提到春晚假唱被封号的严峻形势判断,恐怕春晚还有更重要的使命等着它完成。从豆瓣春节联欢晚会条目评分功能被取消,「金钟罩」护体可见,春晚获得国权力加持,除了金钱,资源,还需要它继续存在。任谁被这样呵护宠爱,也会不思进取,反正你看或不看,它都还在,你骂或不骂,它都还在,他们装着听不见看不到。用好的文艺作品服务人民群众,显然于中央电视台和给予其大法护体的掌权者而言,只是说说而已。

曾经代表文艺最高水准的春晚不在了,观众退而求其次,至少可以吐吐槽,仅这点权利都被生硬的夺去了。反映、讽刺社会现实的娱乐节目我们早已不再奢求,只希望让娱乐更纯粹一点,没想到这也成了奢望,春晚成了主旋律的风向标。这样继续下去,春晚的归途只有一个:成为文革时代的样板戏。政治化的文艺,其生命力是有先例的,误国殃民,长久不了。该是给春晚剧组和它的幕后老板召开文艺座谈会的时候了,让他们好好学学文艺怎样服务人民。没有效果的话,把他们关到一起,整天给他们播放这两年的春节联欢晚会,24小时无限回圈,一天就能让他们彻底理解服务人民的真谛。

矽谷创业之父保罗¨格雷厄姆在《骇客与画家》一书中说,「一个人们拥有言论自由的和行动自由的社会,往往最有可能采纳最优方案,而不是采纳最优权势的人提出的方案。专制国家会变成腐败国家,腐败国家会变成贫穷国家,贫穷国家会变成弱小国家」。不说政治,仅说娱乐,仅说春节联欢晚会,靠权力让人们禁言,它的走向就很令人担心,专制的晚会,在努力成为全民公敌。我无法理解的是,下令禁评的掌权者,是何居心,公然无视全国民众的意见,这晚会是要办给谁看啊?难道这些人的审美很另类?很重口味?否则,怎么能搞出这个差评无数的节目来!连评论娱乐的言论,都没了,这得多专制才能实现啊!

我觉得,在不抱甚么希望的情况下,无视、舍弃可能是最好的选择。春晚自娱自乐,或许正是他们想要的。所以,无论如何,也应该给他们召开专题文艺座谈会,这些人的导向存在很大问题。要不,「服务群众」就真的成了空话。

来源:东网 / 刘未未 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