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28

马警急寻金正男三太太助查 / 朝鲜涉案外交官或“自杀”

转发此新闻:
暂未知徐英罗下落 警急寻金正男三太太助查

警方目前正寻找金正男的三太太徐英罗,助查这起全球关注的命案。

警方消息称,徐英罗并未随金正男来马,警方也不清楚前者的所在,但警方确实需要对方现身,协助调查金正男遇刺案件。

金正男的三太太徐英罗 (左)

据悉,徐英罗(41岁,来自平壤)曾于1992年至98年期间担任高丽航空空服员,随后在朝鲜对韩国特工部门任职,自2001年起成为金正男的贴身随扈。

消息指,徐英罗与金正男日久生情后,正式成为金正男的第三位太太,和二太太李慧静一起照顾孩子们。

2001年金正男持假护照入境日本时被发现,酿成轩然大波,当时媒体拍到元配申正熙带儿子同行,徐英罗也戴墨镜、手持名牌包随行的照片。

金正男的三太太徐英罗 (左)

严防朝鲜外交官玄光成自杀  平可夫:朝鲜惯用手法 

国际著名情报专家兼加拿大《汉和防务评论》总编辑平可夫指出,我国当局应该严重提防朝鲜外交官自杀,这是朝鲜的惯用手法。

“我指的就是大马警方目前正在追查的朝鲜驻马大使馆二等秘书玄光成;他极有可能自杀。”

同时,平可夫也排除了这位朝鲜外交官叛逃的可能性,因为朝鲜会紧盯着他。
平可夫是在接受《中国报》独家访问时,这么指出。

朝鲜驻吉隆坡大使馆二等秘书玄光成(右)和高丽航空公司职员金玉日(左),被马来西亚警方列为嫌疑人。

举止被监视不可能叛逃

他说,朝鲜对外情报局“人民军总侦察局”都负责暗杀,他们的特务执行任务时候多数都自带毒药以准备自杀。

他说,暗杀在社会主义国家称作“国家政治保卫”,而在俄语中,间谍被称为潮湿的工作,因为毒药是潮湿的。

平可夫重申,金正男被暗杀是“国家行为”,杀手当然不会死,因为有解药。
他说,至于机场和其他人安全,因为毒剂作用力,相当有限。

他指出,女嫌犯在暗杀之前,一定吃过朝鲜人给她们的东西,里面有解药。
“苏联国家安全局(KGB)以前这么做过,这很好解释。”

他说,如果她们不知道是解药,那就是被利用;若知道是解药,就是故意杀人。

他指出,暗杀集团没有这样的技术,女嫌犯之前一定服用过解药,只是自己是否知情。

他指出,这些解药和毒药,都要在实验室用动物多次做实验,朝鲜还可能用犯人做实验。

“解药也需要在实验室配制,因为只有他们的实验室才知道最好的药方,毒药是他们配置的。”

VX神经毒剂技术复杂  不可能在大马生产

平可夫指出,VX神经毒剂技术相当复杂,此毒药不可能在马来西亚生产配制,显然是外交邮袋寄送。

他说,VX神经毒剂解药为阿托品(atropine),在中毒之后,必须很快和持续大剂量服用。

他指出,从症状来看,金正男的毒药很可能是复合配置,以VX神经毒剂是为主,并且还有其他成分。

他说,KGB特工伯格丹?施塔辛斯基,每次执行暗杀任务之前都服用了解药,他后来叛逃才供出的内情,否则没有人知道被害者的真正死因。

他指出,被他暗杀的乌克兰民族主义者班达拉,在西德被暗杀时, 医生团诊断为心脏衰竭。

金正男了解间谍技术 早有防备仍难逃死劫

平可夫揭露重大消息,金正男懂得间谍技术,他经常对周围人说很怕被暗杀,因此需要提防而买间谍工具。

因此平可夫不了解:“这说明他早有防备。为何如此大意?”

他说,金正男了解间谍工具和技术,十年前他通过香港公司,不断进口窃听器。

“金正男在香港买电话窃听器,是第三代专业用。可以进行全球窃听,外表就像普通手机。”

“他经常对周围人说很怕被暗杀,因此需要提防而买间谍工具。因此金正男这一次为何如此大意,我不明白。”

金正男或被诱骗来马

平可夫分析,金正男应该清楚大马对他来说并“不安全”,他或是被诱骗到马来西亚做生意,才被人掌握行程。

他说,朝鲜人可自由出入马来西亚,金正男应清楚大马对他来说并“不安全”。

“也许朝鲜人声称可以做生意,因此知道了他的行程。”

他指出,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最大的担心,是金正男会被中国利用,金正恩对权力没有自信,担心中国阴谋换人。”

他说,其实就他所知,中国没有这样的换人计划。

他指出,他指出,现在最重要的是需要俄罗斯警察和国际刑警组织配合,找出4名嫌犯从弗拉基沃斯托克飞往朝鲜的机场录像,届时一切就明了,然后发出逮捕令!

他提醒,“大马当局目前的工作,主要包括要防止朝鲜外交官自杀,此外俄罗斯警察也必须合作。”

来源:中国报 (马来西亚)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