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21

习近平为何难以割舍文工团?

转发此新闻:
在事实与「谣言」之间

  近年来,人们对中共军队中「非作战机构」的文工团诟病纷纷,以至坊间一度盛传部队文工团将会随着习近平大刀阔斧改革军队后被撤销。

  军队中设置文工团的编制,是对前苏联红军的效仿,打从中共井冈山红色割据时代起,这一传统就一直延续到了八十多年后的今天。毛泽东曾说过:「笔杆子与枪杆子,夺取政权靠这两杆子,巩固政权也靠这两杆子。」,他所说的「笔杆子」,包括在总政系列中的所有文艺创作与表演机构:解放军艺术学院、八一电影制片厂、各级文学创作室与各级文工团,其中,文工团这一块比重最大,编制也最庞大。既然毛把「笔杆子」的功能形容得如此重要,那么,只要中共与它的军队存在一天,文工团就将继续存在下去,而任何期待它会被解散的传言,则将会变成不折不扣的「谣言」。

中共的文工团是领导们泄欲的工具

  我们姑且不论文工团与中共大佬之间关系的既往历史,单看中共「核心」习近平的现任妻子彭丽媛,就知道这支「非作战部队」在共军整个系列中牢不可破的地位了。彭丽媛不仅是资深军队文工团团员,而且还是前任总政歌舞团团长与现任解放军艺术学院少将院长。「我有两支部队,一支是几十万的作战部队,一支是五百人的文工团。」前空军总司令、开国上将刘亚楼曾说过的这段话,不妨用来描述文工团在习近平心中的份量。

  在二0一六年军队文工团改革结果出来之前,据官方公开资料表明,「全军专业文艺院团大概包括七大军区政治部文工团、西藏、新疆军区政治部文工团、空政文工团、海政文工团、二炮文工团、总政歌舞团、总政歌剧团、总政话剧团、解放军军乐团等,一共有十六个团。加上八一电影制片厂等影视制作和舞蹈艺术机构,全军各类文艺兵的总数至少一万人。」在二0一五年九月底时,中国军控裁军协会理事、总参谋部某部原副部长徐光裕曾对媒体这样透露:「调整之后,如果部队有文体方面的需求,可以向社会买服务,无需养着那么多的专业文体工作者。」

  透过三个事件反观新的文工团

  那么,改革后的军队文工团,事实上又是什么样的状况呢?

  据查二0一六年八月九日官方公布的信息,我们可发现,所谓文工团改革,除了伴随七大军区改编为五大战区而把原各大军区所属文工团相应整编为五大战区文工团;同时把原总政歌舞团翻牌成了军委政治工作部歌舞团、原二炮文工团翻牌为火箭军文工团之外(当然,人数也随着总兵员的减少相应有所精简);最终并未实现人们对撤销部队文工团的期待。

  文工团改革之后,又有那些新变化呢?农历二0一六年的最后几天,网络上曝出了几个有关文工团的新闻,下面,我们不妨逐一扫描一番:

  其中排在第一位的事件是,国防大学政委刘亚洲上将因请来前军队文工团团员、现好莱坞艳星白灵饰演专题片《震撼世界的长征》中的红军女战士,此片在中央电视台播放后,招来网民的声讨,传刘亚洲因此而被免职。

  第二个是一九五八年出生的前广州军区战士文工团团长吴社洲,仅用四年半时间,就被提拔为全军最年轻的正职主官--中部战区政委。

  第三个则是,在大年三十的春晚直播节目中赫然出现了造假大穿帮。一个身着文艺兵军装,名叫朱光斗的打快板老演员,竟被央视春晚微博作为八十六岁高龄的「老红军」介绍给观众,节目直播后,瞬间就在央视春晚微博上掀起了排山倒海的质疑与调侃浪潮。

  接下来,我们来梳理一下这三个事件中所隐含的各种意义。

  第一个事件发生后,不仅激怒了左右两派网民们,而且《人民日报》的市场宠儿《环球时报》也迅速在其社交媒体上虽不点名但却措辞严厉地撰文批评了起用这个「污蔑解放军的『艳星』」的摄制单位。此篇署名为「耿直哥」的批评文章指出:「在她演艺事业走底谷的二0一一年,她还曾为制造热点,造谣说她之所以爱『暴露』自己,是因为她小时候曾经在文工团里给多个军官当过『性奴』,并引起了一大批反华媒体的疯狂转发。」

  通过此事件的发生,习近平终于找到了一个扳倒狂妄自大、自以为是的前国家主席李先念的驸马爷刘亚洲上将的机会;从而,也给了那些仍有权势,但却离心离德的太子党们一次严重警告。而此事件的另一后果则是,文工团向中共高官输送如花似玉的女演员充当泄欲器的潜规则,通过了「耿直哥」的文章间接地得以被再放大。此一消极后果,使得人们又联想到了共军文工团自文革以来的历史污点,比如:毛泽东的「孟夫子」、林立果的「妃子」张林、江泽民的「阿英」,还有「公共情妇」汤灿等等。

  第二个事件则揭示出了这样的意义:在习近平急遽左转之时,中共高层竟然将一个大军区正师级文工团团长以火箭般的速度提拔为新组建的战区主官,这一方面暴露出了中共军队花拳绣腿的实战能力;另一方面也给人们制造了一个无尽的想像或推测空间:究竟谁是火箭般被提拔的吴社洲的巨大靠山?

  一个著名公知在微信群里说:「我掰开手指头数了数,从二0一二年到今天,一个管理吹拉弹唱耍杂耍的大军区文工团长,不到四年半,就变成了比大军区还大的战区正职主官!看来还是老毛说得对:『世界上只要有了人,什么人间奇迹都可以创造出来。』」

  第三个事件与其说是事件,倒不如说令人捧腹的丑闻。自红军时代的文艺宣传队发展至今,中共为鼓舞士气而建立的军队文工团,除增加了「慰安妇」功能之外,还增加了给军队与大众洗脑的特种功能,这一功能实际上就是用撒谎的形式来愚弄人民。为了达到此目的,中央电视台竟把一个抗战胜利后才入伍的文工团员,包装成了「老红军」。如此低劣的骗术,只能证明中共的党宣已到了黔驴技穷的地步。

来源:动向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