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20

承认GDP造假 自己照样造假

转发此新闻:
辽宁省长陈求发近日在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对外确认,辽宁省所辖市、县,在2011年至2014年由于「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存在财政数据、GDP数据造假的问题。此举博得大陆舆论一致好评,称赞「承认问题是改变的起点」。

中国GDP数据造假不是今天才有,全国上下知道数据造假也非今日始。

承认问题是改变的起点,这是一种非常武断的说法,既不符合逻辑,也不符合事实。江泽民担任总书记后,在中共历史上首次公开承认政治腐败的存在,但中共党内的腐败正是此后发展到顶峰。现在陆续揪出来的大小老虎,正是在党的「拒腐防变」声中膘肥体壮起来的。承认问题,很可能只是让大小官员看清了「举世皆浊」的现实,形成了一种「举世皆浊」世界观,义无反顾地投入现实大染缸。

大陆GDP数据造假不是今天才有,全国上下知道数据造假也非今日始。每年全国31省市区「增速高于全国、总量大于全国」,虽然国家统计局总是作出合理化解释,但其中存在造假的成分,这是大家都不否认的。总理李克强更是发明了一个「克强指数」,用相对真实的耗电量、铁路货运量和贷款发放量来评估经济运行状况,也是深知中国地方GDP统计的不靠谱。「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怪现状,也为社会所公认,连官方也从不避讳。

辽宁省长公开承认统计数字造假,既非他良心发现,也不是他决心脱离低级趣味、想做一个新时代好官,而是有其不得已的地方。东北各省GDP注水的问题,早就因为东北经济不景气的问题而暴露,2014年就被中央巡视组公开点名批评。去年8月,辽宁省委巡视整改通报中承诺认真整改。既然早就公开,现在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旧事重提,已属了无新意。

陈发求承认辽宁各地GDP,目的无非是给自己一个新的出发点。GDP数字、财政收入长期造假,使辽宁省各级党政一把手的政绩泡沫达到了空前的程度,在东三省经济塌陷的事实面前,早就难以为继。继续造假,「吃相」太难看。现在造假的前任成了「落水狗」,承认造假无非是痛打落水狗。把造假的窗户纸捅破,让大家看破「红尘」,实际上是把自己的政绩参照系打回原形。将来无论自己做好做坏,反正前任留下了烂摊子,自己的起点自然就低,一切也就情有可原。

正如江泽民时代承认党内腐败而腐败日甚一日,现在有的地方公开承认GDP造假,领导们照样可能指挥造假。大家都在造假,偏偏有一官坚决不造假,则徒显此官之「能力不足」。因为虽然大家都在造假,台面上谁也拿不出证据证明大家都在造假,唯一铁证如山的,是不造假者的数字落后于人大半截。造假是中国大陆官场的明规则,是文化,任何官员身不由己。

更为关键的是,中国大陆虽然一直承认存在GDP造假,却从未从制度上防止数字造假。承认造假就像医生诊断病人患有某种疾病,不讳言疾病了,但这不等于采取医疗措施。不采取医疗措施,病人还是那个病人。在中国反对数字造假一向只是一项原则要求,等于是一个政治口号,并没有实质约束力。有一部《统计法》,其中规定政府统计部门是查处统计违法行为的执法主体,如果地方党政领导意图统计造假,他们管得了自己的「主上」吗?

在中国,只要是担任一个地方的党政一把手,为了对上夸饰自己的政绩,没有不委婉暗示、听任统计局长数据造假的。统计局长都是官场老油条,他们知道「老大」需要粉饰政绩,往往主动造假以求青眼。所以在中国,数字造假并不需要书记、省长、市长亲自指示部署。有下级担当造假主动实施数字造假,党政一把手造假还有什么后顾之忧呢?

凡是逻辑上可能之事,就一定会在现实中变成事实。承认造假之后,吸吮着造假文化的乳汁,很自然地还是要造假。造假是一种世界观,也是一个在中国当官的方法论。

来源:东网 / 杨彼得 资深时事评论人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