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09

天价彩礼背后的社会危机

转发此新闻:
「脱贫不易,小康更难;喜结良缘,毁于一旦」。这是内地形容「天价彩礼」的一句顺口溜。

近年来农村的婚嫁彩礼呈直线飙升的态势,从一万涨到十万,再从十万涨至三十万的,所在多有,有人调侃说,涨幅都快赶得上北京的楼价了。另一方面,彩礼的名堂特别多,有所谓「万紫千红,一动不动」的。所谓「万紫」,指的是一万张五元钞票,而「千红」则顺理成章,是指一千张百元钞票,「一动」是汽车,「不动」则是新房。一场婚礼,没几十万元成不了事,很多农村老人为了儿子的人生大事,不惜借贷买新房,不知造成多少人间悲剧。

其实内地男性结婚成本过高引发一大堆社会问题,「天价彩礼」仅仅是表征而已。

最近河南、四川、山东多地政府针对「天价彩礼」出台「指导意见」,其中河南濮阳市台前县规定彩礼金额在六万元以内,喜宴酒席十桌以内,每桌不超过十二道菜,甚至对席间烟酒的价格,以至婚礼车辆的数目等,均有巨细无遗的规定,据说不执行还要被追究责任。

有关「意见」一出,少不免遭受各种冷嘲热讽,连男欢女爱政府也要管起来,难保他朝不会就如何就「房事」提供指导。但其实内地男性结婚成本过高引发一大堆社会问题,「天价彩礼」仅仅是表征而已。各地因彩礼谈不拢闹的血案,时有所闻;作家贾平凹在最新小说《极花》中,就描写一个从乡村到城市的女子,被拐卖到农村与当地村民结婚,其后几经艰苦被解救出来,最终因为适应不了原先的生活,又回到被拐卖的农村。对于这部小说所要探讨的社会现象,贾平凹感慨说:「农村人都娶不上媳妇,这个村庄就消亡了。」

现实就是如此。几十年的一孩政策,加上传统的重男轻女观念作祟,农村打掉女胎甚至丢弃女婴的现象普遍,在男多女少的情况下,男性为了增加结婚的机会,不惜付出更沉重的经济代价,如果从市场供求关系的角度分析,这纯粹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捱,地方政府「指导意见」或立意良善,但恐怕无济于事。

事实上,花得起重金娶老婆的男人,已属幸运。有研究农村光棍问题的学者估计,目前部分农村剩男比例达百分之三,平均每村三十人,据此推算全国有二千万名剩男,这一个个身体精壮的光棍,是社会上的不稳定因素,如何善加安排,颇费政府思量。年前有学者建议没条件的男人「合娶」女子,结果几乎被谩骂的口水淹没。然而该教授的辩解,却是对当今社会的拷问:「女人找几个男人,我不喜欢甚至厌恶,但不能因为我不喜欢就剥夺几千万光棍找女人的权利,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是万般无奈的选择饱汉不知饿汉饥,站着说话不腰疼,这才是天底下最大的不道德!」

来源:东网 / 陆思齐 独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刘刚 说...

2010年3月,在重庆市渝中区看守所(李子坝看守所)发生了一次挺薄反击陈有西的电视插播事件。而那时正是薄主政重庆时期,而重庆警界反击黑心律师陈有西却只能以插播在看守所出现可见温贼、贺国强、文强在重庆的势力盘根错节,让薄的亲民新政施展不开,并通过制造冤假错案给薄抹黑。到目前为止这一揭露陈有西黑心律师的罪恶行为的视频无法在互联网上自由传播足以说明陈有西、贺国强、温家宝这伙伪君子的欺骗性有多强,他们的手有多黑。2010年的西山坪劳教所的警察很多都是贺国强和文强的死党,他们抵制薄书记,抹黑薄书记。如2010年5月,6月期间西山坪劳教所五大队的警察夏饮冰老是抹黑薄书记,力挺辞职的贺国强在重庆的看门狗王鸿举。夏饮冰这个人很可能是贺国强留在重庆的一个狗特务。他的这个名字有可能是假的。我看过他的身份证。不过中共高层的人为特务制作个逼真的假身份证简直是易如反掌,因为公安部就是他们开的啊!在四川,胡锦涛的小舅子刘奇葆一直在虎视眈眈的盯着薄书记。后来的王立军事件证明了这一点。王立军出逃美领馆很可能是他们使用的离间计。替天行道,挺江救薄,绝地反击,强化中共中央书记处的地位,限制习近平的权力,全力支持刘云山反击王岐山、贺国强、温家宝这群黑心律师的总后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