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29

每逢佳节倍撕心

转发此新闻:
新春佳节,应是阖家团圆,共享天伦时候。习总在2017新春团拜会致词中说道,中华民族历来重真情、尚大义,一句回家过年,牵动着亿万中国人最温馨的情愫。已经回到家的固然满心欢喜,回不去的,惟有寄望下一个新年的到来。

年尾回家过年成为农民工的最终守望,由此形成了浩浩荡荡的春运现象。

团圆,是中国传统文化中无法割舍的重要精神内涵,所以不管身在天涯海角,千难万难,也要回家过年。归家路漫漫,每年一次、前后40天、近30亿人次的春运,被喻为世界上最大规模的人口迁徙活动,其中的主角,便是农民非农民、工人非工人、身份尴尬的农民工。CNN给中国春运里程算了笔帐,去年的总里程数便达12亿公里,等于地球到太阳的8倍距离,相当于飞到土星度假了。

阻碍回家的不单是距离,不胜负荷的交通运输系统,以及高昂的车费,更令众多收入微薄的农民工兄弟望而却步。于是,摩托大军顶风冒雪穿州过省,骑自行车回家的迷失方向,甚至徒步回乡的心酸场景,在广袤的神州大地上密集地上演。有人长途跋涉,用扁担挑满床铺被褥、锅碗瓢盆而归,原因是做完了今年,不知道明年的工作在哪,「有这些东西在,到哪儿也算个临时的家」。

不要抱怨他们给交通安全带来隐忧,不要在他们路过贵地时说摩托车限行,更不要责问他们「何不食肉糜」乘坐高铁回家;至于高铁说要取消15元一份的快餐,对他们来说,权且当作是个笑话,聊以打发旅途之辛劳罢了。

虽然历尽艰辛,他们毕竟算是回家了,团聚了;父母暂时不再做留守老人,子女暂时不再是留守儿童,夫妻暂时不再是牛郎织女;亲朋好友济济一堂,亦是温馨无限。虽然快乐只在匆匆之间,也已经知足;相比之下,有些人更是有家而归不得,辛辛苦苦奔波劳碌一年甚至几年,到头来却拿不到工钱,无良雇主不是有钱不发,就是消失得无影无踪;就算总理大人亲自去讨要,这山长水远的,又能帮得了几个。

曾经有专家认为,春运之所以如此辛苦,是因为人太多而车票太便宜,建议大幅提高票价,这样就可以迫使大部分农民工打消回家念头,一来改善了交通拥挤情况,二来可缓解北上广深等大城市春节用人荒的问题,不致空城处处。当然,这样的专家已非离不离地的问题,应该直接请他移民土星才好。

春运无疑是个畸形问题,不但使社会陷入无穷的疲惫之中,更带来诸多不安定因素,而农民工就是这个特殊时代背景下的畸形产物。九十年代初,中国的城市经济开始飞速发展,城市需要大量的劳动力,国家以牺牲农业的方式发展工业,将农村劳动力源源输往城市;农民不再是农民,却又不容于城市,国家更制订政策处处对农民工设限,使他们一方面无力在城市安家,一方面无法再回农村生活,两头不到岸,惟有别井离乡抛弃家小,只身在城市里打拚、流浪,处境之艰难,不足为外人道。

然而上有高堂下有妻儿,加之工作不稳定、收入低下等条件制约,年尾回家过年成为农民工的最终守望,由此形成了浩浩荡荡的春运现象。相见时难别亦难,怎样辛苦的归来,还需怎样辛苦的离开,虽「草木蔓发,春山可望」,却无心看风景。

天不言而四时行,一轮轮春夏秋冬走过,农民工的命运却不曾改变。他们或许没有甚么伟大的梦想,但他们拥有吃苦耐劳,埋头苦干的伟大精神;心安之处才是家,他们不需要空泛的赞美和敬意,他们需要的,只是一个别太尴尬的身份认同,使他们从此免于无尽的奔波之苦;他们需要的,只是佳节再临时,可与亲人从容地团聚。


来源:东网 / 江枫 时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