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10

若事事依法,何必担心敌对势力诋毁

转发此新闻:
河北张家口市当局为筹建二0二二年冬季奥运会场,两个月前,不由分说,强取太子城村土地几千亩及民房几十栋。村民讼于法庭,最近判决,地方当局须予赔偿。村民所托律师在互联网上公布其事,却马上奉命删除,以免「敌对势力利用判决,诋毁中国法治」。

四川长宁县永利村一名老妇被推土机迎头倒土活埋,怀疑与政府收地有关

家园都毁了,给一点赔偿了事,这算不算法治,小民那里敢说。无论如何,事实胜于雄辩。中共事事依法,何必担心敌对势力诋毁。

比如说,二0一六年十二月,四川长宁县永利村有个七十岁妇人,见官府推土机犯家园,上前拦阻,被推土机迎头倒土活埋,再来回辗轧。村民见状,围拢过来,挖出尸体,已是血肉模糊。长宁县宣传部随即依法宣布:村妇之死,实因推土机司机「操作不当」。同时,上百个刑警武警依法到场,抢去尸体,并警告村民和死者家属,禁止张扬其事,用血写成一页新中国法治史。

同年十一月,河北白沟镇官商合作,征用村民土地,村民阻挡,商家车辆就朝他们直撞过去,四周警察,袖手旁观,结果村民被依法撞死者四人,撞伤者十多人,又是一页血淋淋新中国法治史。

此外当然还有一页,述广东陆丰市乌坎村事,中外瞩目:二?一六年六月,村民追讨共干强行征用的三千多亩土地,当局就依法遣一百武警,乘夜偷偷摸摸入村,拘捕村民领袖林祖恋;九月,村民还未肯罢休,当局又依法遣一千武警,再次乘夜偷偷摸摸入村,一举击杀至少一个八十岁村妇,击伤几十个村民,大肆抓人,实行依法恐怖统治,村民仇恨只能往肚里吞。被抓村民先后被依法判刑,重者十年半,轻者三年。

然则,敌对势力还何劳诋毁新中国法治之情。

《栖霞阁野乘》卷上载:满清入主中国初年,满族人得肆意圈占汉人田地。蠡县庞各庄有个老年寡妇,和一稚孙相依为命,有一天,家园忽然给满人圈去,要即日迁出。她抱孙倚门痛哭,有壮士边大有仗义,代她向圈地者陈情,反遭侮辱,一怒格杀圈地者五人。村民大惊,劝他逃命他乡,边大有笑道:「若逃去,必累此孤儿寡妇。丈夫有罪不逃刑,死何足惜?」于是自首论死。这样的法治故事,新中国人司空见惯,应谓寻常。

不过,清朝到了康熙二十四年,康熙帝厉精图治,听顺天府尹张吉午奏请,下令禁止圈地:「民间自垦田亩,若圈与旗人(满族人),恐致病民。自后永不许圈。」从此,盗贼开始减少,中国渐臻盛世(《圣祖仁皇帝圣训》卷二十一)。

中共之对付中国人,当然远胜异族。他们机关枪坦克车等等,无所不有,根本不用废除圈地之政,治国六十七年,依法没有一年不是盛世。

来源:苹果日报古德明 专栏作家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