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24

民粹主义狂潮下的反智泥沼 / 一个周强顶一百万一千万个贺卫方

转发此新闻:
民粹主义狂潮下的反智泥沼

这个爱面子爱到到病态的国家或称之为体制或干脆被形容为“赵家”的尴尬行为和因此作出的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癫狂丑态常常是这样的,为了一个人或最多是极少数人的“面子”,绝大多数人会心甘情愿地唾干了面子,脱光了里子,去摆出一副有时候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样子,去伤害一个无辜的,和自己毫不相干的好人,去挑战一个美好的,和自己无冤无仇的群体,甚至去忤逆一个顺之者昌的普世价值世界潮流。 

看看这前后一年多来,从毕福剑的辱毛鸿门宴,到任志强的十日文革,到雷洋案的被嫖娼死,到邓相超的围攻撤职解聘,到这些天的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周强院长的向司法独立亮剑..

这些异象,被心理学家,哲学家,病理学家们称之为“反智”。

打自20129月习大大上台前亲自指挥的适得其反的反日骚乱尴尬收场之后,中国的民间社会甚至一部分松动的上层建筑领域,对民粹主义和反智主义是否相辅相成相得益彰的讨论,突然呈几何形上升态势。

“民粹主义天生就与反智主义是一枚硬币的两面。”

“中国,作为一个后发现代性国家,反智主义很明显就是一种民粹主义的泛滥。”

这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高深学术话题。在此按下不议。

话说中新社北京114日消息:“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周强14日在北京谈及全国各级法院做好意识形态工作必须掌握的几项内容:要坚决抵制西方“宪政民主”、“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等错误思潮影响,旗帜鲜明,敢于亮剑,坚决同否定中国共产党领导、诋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和司法制度的错误言行作斗争,决不能落入西方错误思想和司法独立的“陷阱”,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

一石激起千层浪。这位“面相就颇为反智”的最高大法官,或许要翻开他政治生涯最为阴暗不堪的一页了。



一个周强顶一百万一千万个贺卫方

强有关要向司法独立亮剑的讲话引起舆情反弹,很快从各大网站撤下,即使最高法院的官网,也撤下了这段文字,这很耐人寻味。

中国社会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有关说与做的潜规则是,说的做不得,做了也不说,说了也不做,不说也不做。周强有关中国司法的那些说法,一直都是中国司法的最真实现实。外交部发言人曾经驳斥境外媒体,不要拿法律当挡箭牌,其实已经向世界招供,法律在中国是不算什么的。中国的司法就是党法,党法不是法,而是家法。家法不是国法,这是必须明白的一个事实。

中国法院姓党也归属于党,所谓新中国成立以来就是这个样。法院的最高权力机构是党组而非法院院长,法院党组听命于党的政法委,党的政法委听命于党委,小案子交给法官独立办,大的案子断案,要党组讨论,党组上报政法委,政法委要向上级党委汇报接受指示,再把党的指示传达到办案法官那里,中国共产党对法院的领导是绝对的,中国的司法绝无可能独立于党的领导之外,这都不是秘密。

问题是,周强将这个做的说不得秘密给说出来了,揭了自己的家丑,即使这是一种效忠表态或者得意洋洋,也是歪打正着,让那些还以为中国大陆有法律,还相信中国大陆法律的人彻底清醒。

这个意义上来说,说周强是这个时代的大英雄或者另类良知,也不为过。可以说,周强的这番言论给那些以为毛时代、邓时代等强人时代结束,法律已经多年的媳妇熬成婆的傻瓜和糊涂虫们一击清醒的耳光或者左勾拳。

强亮剑言论公开后,曾有人要求周强与其校友贺卫方进行一场公开辩论,这简直是多此一举。即使贺卫方有多少言论和声誉,在揭露中国大陆司法真相的历史排行榜上,他也远远不如周强。周强亮一次剑的影响所及,即使一百万一千个贺卫方也做不到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