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19

毛左到底是些什么人?他们要什么?

转发此新闻:
毛左是以下几种类型的一种,或者是以下几种类型的结合:

第一,他们是政治上失意的人。在毛泽东时代,尽管毛左在政治上并没有真正的地位,但他们在政治精神上有地位。那个时代强调工农联盟,强调工农是政治上的主人。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动力的民粹主义使他们获得了合法的政治精神外衣。以工农联盟为基础,工人阶级领导一切是那个时候的主流口号。改革开放后,工人阶级下岗,工人阶级的政治精神支柱失去,虚幻的主人翁精神荡然无存。他们也由公开的野蛮力量转化为潜伏性的力量。

如果权力与毛左合谋,中国将充满各种不确定性的巨大风险

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使他们沉睡的野蛮力量再一次苏醒,并通过互联网有力地展示出来。由于他们的政治精神本来就与领袖互为表里,恐惧权力和臣服权力又是他们的本性,他们只能通过群众斗群众的方式获得主人翁成就感,并因此向权力表示尤其是最高权力再次表示忠心与臣服。

第二,他们是经济上失去公有制依靠的人。对于农民来说,尽管土地表现为公有制的形态,但由于土地改革使农民享受到了实际的物质利益。他们怀念毛泽东,却不会通过意识形态的方式捍卫毛泽东,也不会回到毛泽东的时代。他们采取的行动,更缺少意识形态的色彩。在强征土地的过程中看到他们维权的身影,很少看到通过拥护毛泽东方式维权。他们是改革开放的最早直接受益者。失去公有制经济支撑的主要是城里下岗的工人,甚至是过去没有清理干净的打砸抢分子。大部分公有制的破产和转制,让城里的工人失去了依附感和安全感。他们反对改革开放,准备重建毛泽东式的公有制,让他们重获获得公有制的依靠。却从来没有产生过洛克式的认知,即权力不能私有,财产不能公有。也不知道哈耶克所言,公有制是通往奴役之路的铺路石。征服人心灵最好的办法是计划经济和公有制。

第三,他们是两极分化的受害者。改革开放的过程也是两极分化的过程。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结果是一部分官僚先富起来。两极分化的实质是官僚与社会的两极分化,而不是马克思意义上资本主义的两极分化。官僚资本主义的两极分化让他们感受到切切实实的所谓的走资派还在走,走资派就在党内。消除社会不公,就要消灭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但他们对权力依附、臣服的特质使他们把反毛泽东体制的人作为情感发泄的对象。他们找到了部分受害的原因,却无力对抗极权。反贪官不反皇帝是理解他们反改革开放的基本线索。

第四,他们是精神上的被奴役者。精神上被奴役者或者称之为被「洗脑」的人,或者称之为斯德哥尔摩缩合症患者。他们被精神奴役而不自知。改革开放之前的毛泽东的语录话语强行和反覆灌输起到了巨大的成效。他们奉行团结就是力量。他们在网上组织起来,他们在线下组织活动。他们活动的目的就是在精神和肉体上打倒反对毛泽东的人。凡是拥护毛泽东的,都是他们的朋友,凡是反对毛泽东的,都是他们的敌人。

毛左到底要什么?

第一,他们要的是政治利益。他们打着毛泽东旗帜或旗号,通过阶级斗争的方式或者无产阶级对别人专政的方式,通过野蛮暴政的方式要回政治尊严,要回所谓的政治主人翁责任感或政治心态。他们通过阶级斗争的方式与体制内的保守派合谋,以实现夺回无产阶级政治权力的野心。

第二,他们要的是物质利益。尽管毛左打着拥护毛泽东的旗号,要的却是物质利益。否则就难以解释他们拥护毛泽东却不愿意回到毛泽东时代。他们拥护毛泽东却不愿意搞毛泽东的大跃进式的共产主义实验。毛左的一些精英通过拥护毛泽东的方式进行移民。这样的移民不是朝鲜,而是美国。毛左的下层则希望回到那种平等的平均主义状态。他们认为平均主义就是最好的公平正义。毛泽东就给他们带到过这样的公平状态。

第三,他们要的是被奴役状态。他们过去被精神被奴役过,他们已经习惯了被奴役的生活。失去了被奴役的状态,使他们失去了精神的归属感和依托感。他们必须重新回到被奴役的状态,惟有这种状态,才会让他们获得恐惧性的安全。

第四,他们要的是义和团精神。义和团和红卫兵,是毛左的标配。左派代表人之一李北方就认为山东毛左打压邓相超体现的就是义和团精神。如果义和团精神万岁,那就是红卫兵精神万岁。红卫兵精神万岁,文革就会借尸还魂。

在国家经济下滑、治理出现困境、转型呈现停滞、法治难以彰显、政治体制改革方向不明的状态下,毛左势力台头,并呈现恐怖主义状态的情况下,免于恐惧的自由已经成为奢望。更为恐惧的是,如果权力与毛左合谋,中国将充满各种不确定性的巨大风险。

来源:东方日报 / 木然 辽宁师范大学教授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刘刚 说...

国家信访系统太黑了,居然不给“被精神病”者上访维权讨说法的机会。这难道不是助纣为虐吗?王岐山抓了这么多,判了这么多可就没见信访系统和精神病院领域的人被抓被判足以证明王不是在真正为底层老百姓监督执纪。如辽宁省的“被精神病”访民陈沈群和重庆市的“被精神病”访民张芬以及武汉“被精神病”者刘彩霞的遭遇就足以说明信访系统和精神病院的罪恶。替天行道,挺江救薄,绝地反击,全力支持刘云山反击王岐山,对信访系统和精神病院领域的人展开大抓捕,重判这群畜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