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27

谁在定点清除妄议毛者

转发此新闻:
近段时间来,大陆网络的氛围有点诡异,在网络上妄议毛泽东和毛时代的公职人员,稍微有些影响力的,基本上都会被定点清除。用媒体人石扉客的话说,当局在以「现场办公」的效率处理这些妄议者。最近被清除的有两人:山东建筑大学教授邓相超,河北省石家庄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版权局)副局长左春和。前者20161226日,在毛泽东诞辰123周年当天转发讥讽毛泽东的微博(认为毛做的最正确的事是他死了,前面列出因其政策死亡的人数),毛粉(毛泽东支持者)连日声讨,今年14日到校外抗议,山东省政府15日即公开表示,解聘其政府参事职务。后者也在微博上讽刺毛泽东(暗讽毛创造了最大邪教,万人拜魔),同样,毛粉在当地游行抗议后,石家庄文广新局免去其职务,行政记大过,还要做出深刻检查。

人们有由怀疑,毛粉与地方当局在互相配合,清除妄议者中的公职人员,不能一边吃奶,一边骂娘。

对邓、左处理的流程如出一辙:毛粉抗议──游行,拉横幅;当局迅速行动──或免职,或行政处分。定点清除,又准又狠。毛粉组织有序,着装统一,似乎很有背景:在大陆三五人并行走路,都有可能被「寻衅滋事」,他们却可以几天内在两地获得批准游行,而且其诉求基本上都会得到官方的迅速回应。人们有理由怀疑:毛粉与地方当局在互相配合,清除妄议者中的公职人员,不能一边吃奶,一边骂娘。之前,中央电视台著名主持人毕福剑在一个饭局上骂毛泽东也被定点清除,有传言称上层认为他是典型的「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筷子骂娘」。

老板给了你饭吃,你还能妄议老板吗?大多老板好像没有否定「吃奶骂娘」的底气。因为他们清楚规则,知道提供「奶」给员工是因为员工也付出了劳动。而毛粉的逻辑是,毛泽东给了你们一个这么好的新中国,你们就不能「妄议」毛和他的时代,哪怕确实如邓相超和左春和所言,毛和他的时代同时给中国人带来巨大灾难。一个人,能不能被质疑,能不能被批评,本不该是问题的问题,于毛粉却成了问题。

美国加州大学河滨分校教授林培瑞(Perry Link)说:「从古至今,中国的政治文化中一直有一个信条:统治者的合法性取决于一份关于他们过往行为的完美记录。」这么解释官方的诸多行为,是行得通的。但毛粉并非统治者,除了组织者,大都是非既得利益者,很多是贫困的容易受蛊惑的怀旧者而已,为甚么他们容不得对毛的异议?他们的行事逻辑是甚么?唱红打黑的薄熙来,很多人以为他是最大的毛粉,结果试图到重庆庆祝的毛粉差点被薄抓起来。这些看上去牛气冲天的毛粉却无人敢组织敢游行罢免薄,甚至妄议都不敢。

如果说这些毛粉欺软怕硬,似乎有点过于苛刻。很多毛粉对毛淳朴的怀念,是基于对理想世界的期待,对现实社会的失望,毛不过是个寄托。底层毛粉对妄议毛者的行动,更多是被推动的。组织毛粉的人,很显然是利用了这种情怀。这些人,才是定点清除邓相超、左春和的幕后黑手。但他们是谁?他们是如何组织的?他们为甚么有这么大的能量?他们的背后还有没有人?我们不清楚。山东河北两地执政者「现场办公」似的态度、效率,更让人怀疑这些人能量之大,如果不考虑两地官员对异议者的顾虑。

当然,历来投机者都会利用不明真相的群众,去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避免这些投机者很难,因为不明真相的群众实在太多。不明真相的原因,大概是既缺少常识,又缺少信息。前者是教育所致,后者由封锁造成。毛粉的形成,也不例外。让信息充分流通,给教育更多常识,才有可能避免这些投机者。然而,定点清除妄议者,拒绝信息流通、争论,却是在给投机者机会。这就是诡异的地方。

来源:东网 / 刘未未 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