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06

打虎清理旧人 武警改革体制

转发此新闻:
军方赶在年底之前公布查办军委联合参谋部副参谋长、原武警部队司令员王建平的消息,令王成为二_一六年最后一虎,也是十八大之后第一位下台的现役上将。实际上,早在去年八月,王建平即被双规,被缺席十八届六中全会。而军方选择在辞旧迎新拿王祭旗,释放了大力清理整顿武警的信号。

军方选择在辞旧迎新时,拿原武警部队司令员祭旗,释放了大力清理整顿武警的信号。

武警定位是国家内部安全保卫任务的部队,受国务院和中央军委双重领导。从周永康时代开始,武警司令员成为中央政法委委员,更直接地参与了党政事务。同时,武警还承担着许多实则与部队无关的经营活动,武警水电指挥部、交通指挥部、黄金指挥部分别承担水电开发、交通工程建设、黄金勘探等工作。水电、交通指挥部又称中国安能公司、安通公司,属于财政预算单列单位。这种亦军亦民的性质,无疑留下不少灰色地带。既容易陷入经济腐败,又容易牵涉政治博弈。

王建平的落台,还只是武警腐败的冰山一角。此前,曾任武警参谋长、副司令员的牛志忠已被开除党籍。而武警其他高层落台的消息尚续有来。武警内部则由一些军级单位发生了局部塌方,比如武警交通指挥部司令员刘占琪、政委王信、副司令员瞿木田、总工程师缪荣贵被一锅端。

武警腐败频发,有着客观原因。一方面,相较于军队,武警与地方党政企业联系更紧密,寻租机会更多;另一方面,武警由于其部队属性,对人财物都自主支配,在税收、土地等许多方面有着诸多特权,地方政府部门无权插手干涉。即使有问题,谁也不愿意去得罪这样的强力单位。故而造成了「独立王国」。在二_一七年,武警可能将继续是反腐的一个重点。

除了反腐打虎,这轮军改,对武警做了大动作的改革。武警总部所有的司、政、后三部调整为参谋部、政治工作部、后勤部、纪委四部门。原有国务院、中央军委双重领导,将逐步集中为军委统一领导。去年两会,武警政委孙思敬就提议将「军委主席负责制」写进《武装警察法》。全国人大十二月决定在经过论证后,适时修订《武警法》。十八大之前国务院总理与军委主席联合签署武警文件的方式,早已调整为军委主席在前、总理殿后。

其他一些军队文件,更直接将武警纳入军委体系。如十二月新颁布《军队审计条例》显示,撤销所有武警部队审计机构,对武警的审计监督由中央军委审计署统一负责。在原有的旧体制,对武警黄金、水电、交通等部队的审计,由国家审计署管理。

武警下属的部队,更突出强化军事属性。原负责「为国找金」的武警黄金指挥部,经过军改,被赋予了军事地质职能,即负责地形勘察测绘,为军事作战训练服务。这项工作在军改后,由新成立的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战场环境保障局统筹负责。武警黄金部队中心工作由原来服务国家经济建设的「市场」,转变为保障能打胜仗的「战场」。武警水电、交通部队亦将在军改中侧重紧急救援、处置突发事件,减少经济开发活动。武警部队原本开展的房地产出租、医院外包等创收项目,已被整顿收回。

按照前些年的国防白皮书披露,中国武警员额多达六十六万,数量仅次于陆军,高于海军、空军。武警肩负着警卫执勤、反恐处突重任。在前几轮裁军中,曾有大量陆军部队就地改为武警,武警现有的十四个机动师,均脱胎于陆军。因此,武警改革,不仅是自身职能结构的转变,更牵动军改全局。但可以明确的,武警今后将全力锻造以各省武警总队和机动师为主的内卫部队,并发展各类特种力量,剥离非军事功能。

来源:东方日报 / 白非 北京政情观察员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刘刚 说...

王岐山所主导的反腐根本就没有拍过苍蝇,对那些县处级和乡科级干部的贪腐渎职滥权行为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的中纪委还包庇纵容温家宝、贺国强派系的贪腐。如他们纵容贺国强在重庆的党羽东山再起,变本加厉的打击欺压重庆普通老百姓。像陈有西、李庄这些黑心律师昧着良心为犯罪的有钱人辩护,毫无做人的道德底线。还有就是文强在重庆警界的余党开始疯狂打击曾经举报过他们的人了。如重庆荣昌公安系统的曾骑、杨恩培、郑益民、陈安东等在荣昌是无法无天,搞得荣昌是民怨沸腾。我们全力支持刘云山开辟反腐第二战场,与温家宝、贺国强、王岐山这派贪官决一死战。拿下贺国强,清算重庆血债帮,重判重庆精神病院的医护人员和基层派出所警察,坚决制止住重庆市疯狂的“被精神病”运动,为“被精神病”者平反昭雪,恢复名誉。替天行道,挺江救薄,绝地反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