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08

陈雍空降重庆来者不善 王歧山摆下“鸿门宴”

转发此新闻:
日前,重庆的人事调整,紧锣密鼓地进行,继黄奇帆与钱锋调离之后,已经升任监察部副部长一年多的“65后”陈雍,已静悄悄地“空降”山城,以市委常委的身份,出席多次重要会议,而有的会议,官媒却没有报道,这是继张国清接替黄奇帆出任重庆代市长后,重庆官场高层领导又一轮调整。这位估计要担任市纪委书记的年轻干部,正准备“撸起袖子”大抓贪官污吏和制造冤假错案的徇私枉法的薄熙来嫡系,俗话说,来者不善,善者不来,重庆已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王歧山摆下“鸿门宴”,入席的高官大都就座,下一步如何动作,有待观察,但无庸置疑的是,重庆的重头戏将要开演。

中共监察部副部长陈雍已“空降”重庆任市委常委

201713日的重庆官媒报道,当天,重庆市委常委会召开会议,对贯彻落实习近平视察重庆重要讲话精神再督促,再落实,再提升。电视画面显示,出席会议并就坐于要位的领导有:市委书记孙政才,代市长张国清,人大主任张轩,政协主席徐敬业,纪委书记徐松南,政法委书记刘学普,此外,还有统战部长宋爱荣,市委秘书长张鸣,市组织部长曾庆红,万州区委书记王显刚,陈雍和重庆警备区政委陈代平等。陈雍排名在两名市委常委王显刚、陈代平之间。大陆媒体财新网表示,这说明陈雍已出任重庆市委常委。在笔者看来,之所以再督促,再落实和再提升,就是因为自薄垮台后,重庆地方官抵制对打黑冤案的申诉平反,现在已到关键时刻,必须彻底清算“薄骗子”的余毒,开局建设新重庆。

无疑地,从目前人事布局看,薄熙来的党羽基本上清理干净,在市一级领导人中,只留下张轩一人,尚属薄的残余势力,但她是一个见风使舵的女人,没什么政治野心,已无足轻重;而刘学普原先与薄熙来就不睦,应当是可以依靠的,又是比较了解当地情况的官员,问题是,下一步怎么办?不可能逐级地换人抓人,那样得罪人太多,也没必要,我看应当先抓住媒体,过去的地方媒体,包括报社,电台,电视台和出版社的领导干部,凡是曾紧跟薄的都要撤职查办,因为媒体太重要了,至今重庆人大都怀念薄熙来,是被谎言洗了脑子,应当全面彻底地揭露“唱红打黑”运动真相,比如,彭治民案,黎强案,陈明亮案,樊奇航案,李俊案,文强案,邬小青案,张□案,彭长健案,等等,总之,一切社会知名度高的案子都要报道,等把真相都告诉老百姓了,人们才能恍然大悟:原来,薄熙来是一个“大骗子”,否则,社会一旦动荡,判处无期徒刑的薄熙来再翻身,中国就乱了。

据港媒报导,薄熙来不服,还在写申诉状,他有这个权利,可以接受他的申诉,但笔者认为,按照先来后到的原则,应当先把被他“黑打”的冤民的事办好,法庭审薄比较透明,这不应当成为他的特权,李修武的案子,彭治民的案子,应当仿照他的案子开审,传唤那些出伪证的人露面,电视要直播,让老百姓看看,他们究竞是不是“黑老大”,他们所属的企业是民企性质,还是黑社会组织,如果是,继续关押;如果不是,就当庭放人,640个“黑社会”,依我看百分之九十是假的,假的是如何包装虚构的,参与者要出庭,该抓捕的抓捕,态度好的要免刑,对遭“黑打”的人,媒体要为其恢复名誉,法院要道歉,案情涉及薄王的,要传唤他们出庭,几个来回下来,面对铁证如山,不怕薄王不认罪,就怕法官不按刑法办,薄熙来已判了无期,再发现余罪,比如,彭治民案,他是了签字的,他该当何罪?原罪加新罪,刑法是如何规定的,数罪并罚,就该“上墙”了。

公开报道的有关简历显示,现年50岁的陈雍,是满族人,拥有法学、工商管理双硕士学位,已积累多年纪检工作经验。陈雍还曾于1993年至1998年在建行辽宁省分行工作,现任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曾于19961997年任中国建设银行行长。陈有辽宁的工作经验很好,便于结合薄的“大本营”实情而彻底清查薄及其余党。实际上,有很多公安人员,就是王立军由辽宁调进重庆的,这群长于喝酒吹牛逼的东北人中的“垃圾”,有点张作霖的遗传匪气恶习,无法无天,肆意枉为,把重庆变成“打黑政变”的基地,连“国宾护卫队”都出笼了,其实,他们是最大的盘踞山城的黑社会组织,谷开来杀人不是偶然的,是这个“黑社会”疯狂作恶的必然结局。

从个人经历看,陈雍与老王关系不错,有媒体报道说,2010年底,陈雍仕途首次离开辽宁,并上调中央纪委任职至今。他先后任中央纪委绩效管理监察室副主任、主任等。2013年底,中央纪委监察部调整内设机构,将执法监察室和绩效管理监察室合并为执法和效能监督室,陈雍担任新组建的中央纪委执法和效能监督室主任。2014年,他转任中央纪委第十二纪检监察室主任,该室负责联系江苏、山东、河南、湖北。20154月,缺员多时的监察部领导层迎来新人。陈雍和时任青海省委常委、组织部长王令浚一起,转任监察部副部长,陈雍亦由此跻身副部级,在监察部4名副部长中排名最末。此后,贵州省纪委原副书记、省监察厅原厅长廖建宇接替陈雍,出任中央纪委第十二纪检监察室主任。

这已清晰表明他是王岐山的嫡系,但以往一些官员的升降起伏说明,跟人很重要,但不贪,不做坏事,更为重要,我不妨打个比喻,假如薄熙来开会时,不把儿子带在身边,显示他搞“世袭制”,而是大力推进基层民主和法制,学习蒋经国,不是“黑打”,抢钱买官搞阴谋,而是平反冤案,真心维护老百姓的利益,真心为穷人“造房”,而北京“两会”也未必去,与王立军连手改革,胡锦涛敢动他吗?还是他人品不好,贪图钱财,胸无大志,刚愎自用,既使有官媒虚构的耀眼光环,也是昙花一现,必倒无疑,陈雍也要接受他的教训,等将来习王权势走弱时,才不会重蹈覆辙。

毫无疑问,现在,没公开陈雍的任职情况,大概是在走程序吧。此番空降履新后,陈雍成为目前最年轻的重庆市委常委,也是其中唯一的“65后”。根据官方通报,重庆市第五次党代会将于2017年第二季度召开。他可能在党代会上任命为纪委书记,来者不善,是也,但一朝权在手,在现有政体下,人很容易疯狂,陈雍要整理一下心情,他当明白:抓捕贪官,不是要调出肥缺,便于自家兄弟抢位捞钱,而是要正民风,顺人心,也不是要发泄仇狠,而是要根除“二次文革”的土壤,力推中国进步。之所以2007年底至2012年初,重庆能上演“唱红打黑”的悲剧,搞垮了民企信心,激化了警民矛盾,以至如今不得不搞“外汇管制”,倒退到计划经济时代,就是因为滋生在缺乏监督和制约的体系中的文革余毒没有彻底清算,机会适当就会跑出来吃人,65后的人的血液里也会有文革的幽灵,但愿陈雍干到点子上。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姜维平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刘刚 说...

2010年3月,在重庆市渝中区看守所(李子坝看守所)发生了一次挺薄反击陈有西的电视插播事件。而那时正是薄主政重庆时期,而重庆警界反击黑心律师陈有西却只能以插播在看守所出现可见温贼、贺国强、文强在重庆的势力盘根错节,让薄的亲民新政施展不开,并通过制造冤假错案给薄抹黑。到目前为止这一揭露陈有西黑心律师的罪恶行为的视频无法在互联网上自由传播足以说明陈有西、贺国强、温家宝这伙伪君子的欺骗性有多强,他们的手有多黑。2010年的西山坪劳教所的警察很多都是贺国强和文强的死党,他们抵制薄书记,抹黑薄书记。如2010年5月,6月期间西山坪劳教所五大队的警察夏饮冰老是抹黑薄书记,力挺辞职的贺国强在重庆的看门狗王鸿举。夏饮冰这个人很可能是贺国强留在重庆的一个狗特务。他的这个名字有可能是假的。我看过他的身份证。不过中共高层的人为特务制作个逼真的假身份证简直是易如反掌,因为公安部就是他们开的啊!在四川,胡锦涛的小舅子刘奇葆一直在虎视眈眈的盯着薄书记。后来的王立军事件证明了这一点。王立军出逃美领馆很可能是他们使用的离间计。替天行道,挺江救薄,绝地反击,强化中共中央书记处的地位,限制习近平的权力,全力支持刘云山反击王岐山、贺国强、温家宝这群黑心律师的总后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