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28

剥削民脂民膏 医保基金不保

转发此新闻:
中国国务院近日发表最近的十五年人口规划,预计2030年会达到14.5亿人的高峰,届时势要面临人口老化的压重福利与医疗压力。中国社会一向奉行孝道,以道德规范降低社会对长者的资源投放,但纵观一孩政策遗祸,一对年轻夫妇难以照顾十二个长辈,加上国民道德水平日下,为口奔驰未能尽孝者比比皆是,骄儿虐老弃养新闻时有发生,内地的养老安老政策便要担当大任。

碍于体制腐败,医保基金违规使用情况严重。

惟前景却不容乐观,内地的医疗系统的发展能否追上人口膨胀的步伐是一大挑战,但更大的症结还是体制腐败。国家审计署发布今年第1号公告《医疗保险基金审计结果》,抽查28个省本级、166个市本级及569个县(市、区),抽查资金金额逾3433亿元,追踪医保基金的管理与运用情况,发现15.78亿元涉及违法违规,包括个人、医疗机构或药店虚报骗款、用不其所,但更严重的是8个省级、71个市级及210个县级政府挪用近24亿医保基金,填补其他社保支出或用作抵债。中央会否问责,还是未知之数,大抵只会提供将来式的改善建议,事关其牵连之广,揭示了地方政府公共财政的透明性,各自做好盘数,恃着罪不及众,渐渐成为传统。

内地的官僚思维没有长进,大概认为政府能调用的就是公款,是属于政府,而非人民,所以才肆无忌惮地予取予求。事实上,医疗基金虽然有国家补贴的成分,但大部分都是劳工支付工资的2%与雇主支付6%合供而成,大概覆盖一亿人口,故此医保基金称不上是公款,而是人民的私有财产。内地对私有财产的保障之差一直为人诟病,在此就不赘述了,但可以推敲不改革的好处,是让政府有空间博懵。

地方官或者认为,只要不影响医保基金的惯常开销,挪用部分来应急是没有问题,中央不都挪用万亿养老金去救股市吗?一亿几千万又算甚么?上梁不正,大巧生大伪,这种取之于民、用之于国的态度已深植中国官场,人民只能任由鱼肉,不得维权,却要承担后果。人口老化令医疗开支有增无减,早有忧虑指医保基金的爆煲风险将会大升,大型企业和保险公司纷推出自愿私营医保,务求自救,降低对单一医保的依赖,但羊毛出自羊身上,开销都来企业的资金和打工仔的血汗钱,变相是剥削。

政府在剥削,医疗机构也刮民脂民膏。全国有上千间医保定点医院被发现违规加价和收费,违规加价销售药品涉额达5.37亿元,1330间医疗机构以自立项目、重复收费等方式,违规收取诊费涉额5.99亿元,医保基金沦为医企的敛财工具,投保者每付出十元,当中只有一半用在自己身上,其余的皆用作补助医商的荷包。由于不少民众也会觉得医保基金是公家付钞,他们只会在乎能否取得足够的补贴,有钱落袋,自然不会为不合理的收费讨回公道。更有甚者,病人与医院合谋开假单骗取最高额的补贴,在很多中国人眼中私利永远比公益重要,不关心他者之死,不关心医保是否善用,只关心自己是否获得善待。

内地需要为医保另买保险,那就是检察制度。讽刺的是大部分医院都不受政府保障,既要自付盈亏,又要自理保安,全国只有深圳率先改例规定警方必须在医疗机构执法,大大减低了医院处理医闹的成本。牵一发动全身,如果医院的财政不是那么紧张,铤而走险骗医保的可能亦会随之而降,医院就不用恶性竞争,出招在网上卖假广告骗取病患,省回资源用作提升医疗水平之上。国家虽以立例统一药物售价,改善以药养医的流弊,但中央政令多好也好,往往在地方执行时便会橘越淮而枳,地方官员或奸商总会另辟财路,从中取利。领导高举依法治国,对官有纪委查贪打腐,但在监管医疗机构和主事者时,宜统整出具针对性的部门,食药监局管物的品质与价格,那医疗制度的品质也极需要专门的执法者主持。迎战人口老化,改善医疗体制,尚有亡羊补牢的时间。

来源:东网 / 杨天衡 时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