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11

霾的议题实现自我「繁殖」

转发此新闻:
从北京上一次雾霾红警算起来,本次有关霾的集中议论已经持续月余,出现了各种声音,官方在长期的沉默后,环保部长出面召开记者会说明情况,北大科研组也发布了民间跟踪报告,在这些霾的数据新闻之外,社会的看法更是多样,舆情非常复杂。

民众对于霾的政府责任是一致认定的,压力频现。

这些年里,跟霾有关的舆情不是第一次出现。2008年京奥时出现过,但很快被「就你懂得」。2009年前后,霾还被称作灰霾的时候,社会对它的感觉也多是疑惑为主。北京咳之后,15年应该是霾重度讨论的时候,因为此前两年及当年年尾,事件频出。

柴静片子引发争端之前,有关霾的议论主要有如下特点:它是地方性的,它是局部性的,它是民间环保的主题之一,它被局限在小圈子讨论,对社会的露出并不算高。这个阶段的整体舆情,一个是较为散漫,二个是认为遏制,当然这两方面之间很有关系。

柴静穹顶之下的纪录片出来之前,社会对霾的心理认知并不算充分,但是它遇上了一个特殊的传播环境。也就是说,在美领馆公布PM2.5指数之后,因为种种事件逐渐酝酿出紧张气氛,跟进的民间测空气随之受到管束,整个维稳心理围绕霾初步构建出来。

在本次霾的讨论中,是很有声音为柴静抱不平的,这种不忿的心理可能并不熟悉当时前后的舆论情境。在彼时逐渐紧张的气氛中,柴静的片子成为一个材料被各自取用,巩固对治霾的不用立场。这种分化在当时非常容易理解,搁在今天只怕有些惘然了。

不过,得益于柴静的大众传播效果,霾的问题开始走出话语的小圈子,进入社会,成为一般人所注意的议题。撇除她集中在霾的认知问题是否正确不谈,在将霾的议题推进到社会广度上,柴静功不可没。但随着片子被收缴,柴静连通她的批评者一并消声。

整个2015年,霾的话题贯穿全年,它带来的一个后果,是令民众对霾更加敏感,这在事实上为2016年的霾论准备了深厚的社会心理。与此同时,对霾的舆情管理形成了定势思维与一整套操作办法,议论烈度在控制中维持,直到它无法被悉数掩盖。

与几年前相比,在这一轮霾的舆情上,显现了一下特点:它不再是地方性议题,而是全国性议题;它不再被区分为政治的、经济的或社会的,而被一致看作是政治性质的;尽管在具体细节上有矛盾,但民众对于霾的政府责任是一致认定的,压力频现。

得益于社交媒体的触角,有关霾的一切社会后果,尤其在学校、子女健康、霾中的不公正、持续重霾的绝望感等方面,动员起社会心态向政府施压。压力对压力,霾的议题自动延展。

当然,我们看见,对于霾的舆情管理也出现了,人民日报中央厨房熊姓记者也有引导性的文章出现,被认为是挑衅。九年前有党媒评论员盛赞治霾成就、贬抑戴口罩美国运动员的文章也被翻出来。霾的议题不再是舆论领袖式的自上而下传播,换成了自动放送模式。

环保部长的记者会,显示中央政府对霾的舆情也有敏感体会,部长的发言立场还是抚慰性质的,很遗憾没有引发更充分的讨论。这个局面对于化解霾的社会心态没有帮助,但在这个议题的固有管理机制下,也很难实现霾的官民共治,这是一个很深的隐患。

更关键在于,在重霾的压制下,出现过APEC蓝、阅兵蓝、亚运蓝等现象,这既制造了政府与霾之间很诡异的公共印象,也让部长承诺的霾是可以治理的信心提振说缺乏说服力。这些年来,政府一手操纵了霾的议题,也一手制造了霾的麻烦,这个怨不成别人。

冬天还要持续,可以想见霾的话题还会继续下去。现在的问题是,怎么管控都不顶用,因为霾激活了一个跨阶层的危机心态,议题本身已经实现了自我「繁殖」,传播进入自由之境--而且,这种广泛的议题的自我教育,具备鉴赏力与抵抗能力,也令舆论引导失效。

来源:东网 / 傅桓 文化观察家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