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23

中美进入批评川普时代

转发此新闻:
自去年到今年,川普都是中美媒体的焦点人物,其中有相当多批评的声音。美国媒体批评领导再正常不过了,既是宪法赋予的权利,也是媒体的传统。特别在总体上是自由主义、批判现实和监督权力的媒体看来,川普不少言行和思想倾向确值得批评。当年外交上成就显著的尼克松,由于水门事件被媒体穷追猛打,狼狈辞职;克林顿时内政经济很好,但照样由于拉链门事件被深挖狠批,何况针对现在口无遮拦、风格迥异的川普呢?

特朗普上场,美国媒体不断批评他的内政外交和经济方案、内阁人选等。

就在川普就职前后,美国媒体仍在批评他的内政外交和经济方案、内阁人选,惹得川普非常不快,频频在推特上回击。就职当天,现场有嘘声,街道上更是有示威抗议。第二天美国的女权团体又组织了大规模的游行。有女士举牌:「如果没有移民,就没有川普的老婆们」,有男士举牌:「为了我未来的女儿」,有小孩举牌:「有品真男不怕平等」,还有老人举牌:「我都这把年纪了,还要为这些事上街」。

这些事既有包容移民、性别平等等问题,更是担心川普上台后,对美国赖以立国的自由、民主、平等价值观的动摇。所以事先的警告、执政时的监督,美国各种批评会持续下去。

而在一些中国人看来,美国人对川普的担忧有点多余。美国三权分立的框架牢牢确立,号称第四权的媒体更是可以批评监督政府,最不好四年以后还可以换人,又不是一党专制。但中国人一样也在批评川普,从中国人的角度,而且批评的群体、针对的问题,在川普当选前后出现有趣的变化。

川普当选前,主要是中国的自由派人士批评他。因为另一个候选人希拉里,这些年高举民主人权的大旗,特别是在推动网络自由,以及接走中国异见人士陈光诚等事件上的表现,深受中国自由派的推崇。而且希拉里的政纲包括接纳移民、积极参与国际事务,中国一些人非常希望由于美国的影响,能带来个人选择和中国的民主变化。

而自由派之所以批评川普,除了他政治上不正确的歧视、排外言论外,认为他没有典型的美国价值观,只强调让美国经济上强大,不愿更多领导和参与国际事务,实行紧缩移民和贸易保护,重点转向美国国内。这样如何施压中国的变化。

但是在川普当选总统后,他所具有的美国价值观和外交倾向开始显现。卡斯特罗去世,他猛烈抨击长期的独裁专制及对古巴人民的戕害。出人意料的和蔡英文通话,在南海、贸易、操纵人民币汇率等问题上,对中国当局的批评,让自由派发现川普和原来想像的不一样。他们追捧着川普的推特,看他又在如何让中国当局难堪。这种心态,就像当年洋人打清廷,虽然最终真正受害的还是民众,朝廷更会迁怒于民,但是看到他们气急败坏的样子,也很解气。

现在批评川普的中国人变成民族主义者、左派人士、低收入者和中老年人。他们爱党爱国,虽然自己经济上民生艰难,政治上没有权利,最为密切的国内事务插不上手,但不管是自觉爱国,还是奉旨爱国,不断在网络和《环球时报》上反击川普的挑衅。有些毛左人士,甚至臆想着毛要是在世,或者执行毛的政策,美帝岂敢如此嚣张。

中国人不能批评自己的领导,美国人批评中国领导,中国人又看不到。但中美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可以批评美国领导。对美国人来说,这是权利和传统,也有实际的效果。对中国人来说,批评美国总统,安全、正确、热闹。

川普上台第一天就签署命令,叫停了奥巴马这些年费心费力推广的医改,让上一代领导核心情何以堪?奥巴马医改虽然诟病很多,但毕竟在照顾几千万看不起病的穷人。这下中美又有了一个共同点,都没有全民医保。有钱的买商业保险,有单位的靠单位,有些中国人靠环球时报,批评川普的鸡血疗法。

来源:东网 / 乔木 北京传媒学者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