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23

追赶十九大末班车,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发狂

转发此新闻:
进还是不能进十九大政治局,这不是周强能左右的,他能做的,就是将能出卖的都出卖;他能不能进政治局,当下也无法肯定,但有一点是确定无疑的:他会是中共最高人民法院历史上最臭名昭著的首席大法官
中国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
今天的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到明镜新闻出版集团执行总编陈小平博士,让他来给我们的听众介绍《中国密报》第53期的长篇报导——《政治上很小心有回报,周强入局柳暗花明》
法广:20161122日,中国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在《人民日报》刊文,标题就是醒目的《绝不能以党委决定改变、代替司法裁判》。但约个把月后,他在法院系统的会议上又说要对司法独立,究竟发生了什么,周强前后判若两人呢
陈小平:《中国密报》的报导认为,在习近平这个核心搞领导一切,且全面左转下,周强这位首席大法官似乎也只能说一套做一套,全看上面的意思
原来上面的意思是依法治国,所以有周强在《人民日报》上的文章,而112日召开的政法工作会议上,上面表示的最新意思是,要把维护国家政治安全,特别是政权安全,制度安全放在第一位,所以周强2天后在法院会议上紧跟,宣布对司法独立
法广:记得周强是最高法院歷史上少有的法律专业人士出任院长,他这个毕业於西南政法学院的法学学士到最高法院替代法盲王胜俊当院长,曾经让一些人生出憧憬和希望,如今,法律界和中国知识界高调让周强下台,他的仕途前途会如何呢
陈小平:中国的最高人民法院院长是一个政治任命位置,专业因素从来就不是重要考量因素。况且,周强的法学文凭从来不是给他来做专业的,而是给他做官当敲门砖的
读者可以看看他的简历。从西南政法学院这个名牌法学院毕业后,没有用过一天专业知识,就去了司法部当官,然后是在团中央和湖南省委继续做官,最后落脚最高人民法院。事实上,法学学士这个学位对周强来说,完全是多余的
为是政治任命,周强的最终去留与公共舆论也没有任何关系。因此,对周强来说,他当然愿意选择宁负天下,不负主子。更何况,按照《中国密报》的文章的说法,周强一顿紧跟后又重新成为进入十九大政治局的热门人选
法广:为什么说周强又重新成为进入十九大政治局的热门人选呢?
陈小平:这个故事与周强的很深的团派背景有关。明镜出版社艾仰华、陈晓铭著《团徽照耀中国(胡锦涛的团队)》提到胡锦涛时期的团派八大金,周强位列其中。另外七人為刘延东、李克强、李源潮、张宝顺、汪洋、张庆黎、令计划
《中国密报》文章提到,“60的周强是幸运的,38岁当上团中央一把手,刚过不惑之年又进入中共中央委员会,前途无量,可又是不幸的,关键时刻未能踩到点上,因為团派的背景多少受令计划等人的影响,未能在十八大上进入政治局
20161117日,中国社交网上传出一则饭局上的录像,其中有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贺卫方与其他人谈同学周强的内容。其中谈到,觉得周强现在,政治方面,上届十八大开会之前,好多港澳台的媒体都在鼓吹说,他会进入政治局,成为政治上的一个新星,最后没进入,当然这和令计划有关系,所以他现在政治方面,他特别是谨慎小心的,好像不愿意做任何事……”
实上,这些年来,周强一直在紧跟上头,只是政绩不彰。贺卫方曾提到,他的同学周强稍做一点努力,因婚房被强拆而杀死一名村官的河北农村青年贾敬龙就不会死。但周强强调的是这种人不杀就非常危险……这个社会就会天下大乱
法广:从这些信息看,周强的团派背景让周强在十八大上栽了跟头。他这次高调对司法独立,是不是有以团派戴罪之身,投入习核心怀抱的意思?
陈小平:在政法工作会议上,习近平说,2017年是中共和中国历史上具有特殊重要意义的一年,这里没有明说的就是2017年要开中共十九大。对周强来说,也许十九大是他能不能入局的最后一班车
习近平上台之后,玩命般地清除党内的野心家和阴谋家,这些野心家和阴谋家的核心成员基本来自团派八大金。而且,如今的共青团已经成為习近平重点打击的众多山头之一。 如果周强想摆脱团派这块巨大的负资产,他必须有惊人表现。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周强这次有几乎疯狂的
法广:周强自团派转身,又从一个法律学士变成一个中共意识形态卫道士,这样做之后真能为他十九大入局加分吗
陈小平:他这个人的一辈子的使命就是做官。能不能进政治局是他当官的一个崭新里程碑。至于进还是不能进十九大政治局,这不是周强能左右的,他能做的,就是将能出卖的都出卖;目前,他能不能进政治局也无法肯定,但有一点是确定无疑的:他会是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历史上最臭名昭著的首席大法官

来源:法广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