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09

红卫兵终被抛弃 义和团危害朝廷

转发此新闻:
山东建筑大学的教授邓相超,最近因为在微博转发了一条批评、否定毛的言论,被众多拥毛崇毛的人围攻。他们举着攻击性的横幅,肆无忌惮地游行示威,在他的单位和住宅楼下集会谩骂,并发展到推搡、揪斗。对于这样未经批准的游行示威,官方不仅事先没有阻止,现场的员警还放任,不以常用的寻衅滋事和扰乱公共秩序驱散、拘捕。

现在突然扫地出门,邓本人的言论没变,只能是官方的态度变了,或者说时代变了。

更有意思的是,很快山东省政府发文公告,解聘邓相超教授的省政府参事职务。接着山东省政协免去邓的政协常委职务,本人也被迫辞去政协委员。随后邓所在的大学以其错误言论、影响恶劣为由,给予他行政记过处分,并责令停职、提前退休。

作为山东公众人物,除了这些公职,邓相超还是其他大学的兼职教授、官方媒体的特约评论员,经常就公共问题发声。他对毛的批评、文革的否定、呼吁历史真相、推动社会进步的言论是一贯的,网络上多有表达和争论。官方、官媒、校方对他的言论倾向应该都知道,过去给他荣誉、职位,想必是能够包容、接受。现在突然扫地出门,邓本人的言论没变,只能是官方的态度变了,或者说时代变了。

舆论对此事议论纷纷,拥毛的得意洋洋,到处传播围攻视频、图片和对邓处分的消息,反对的则小心翼翼地遣词造句予以回应,还要顾忌被删文封号。

毛不等于党,批毛不是反党,特别是毛后的党和领导,本来就在带头批毛、反毛。官方对毛的三七开,其实就是对毛如神一般地位的否定,指出其三分错误。而对毛倾力发动的文革,更是彻底否定。

邓小平时代从延续统治的合法性考虑,采取了对毛抽象肯定、具体否定的策略。抽象肯定就是保留了毛泽东思想的提法、毛在天安门的挂像和广场的遗体。具体否定就是改变了毛几乎所有的政策。不否定毛的阶级斗争,就不能改革开放;不否定毛本身,就不能树立邓的权威。对毛的否定是如此的决绝,以至于把他的妻子公开宣判后关到自杀,把他的侄子长期监禁到腿瘸,把他的孙子养着让公众当笑话看。

邓以后的江、胡继续走出毛的影响,不断地宣扬邓的理论、江的三个代表、胡的科学发展观。民间虽然一直有人怀念拥戴毛,但反毛的也始终针锋相对。只要不反党和现任领导,官方基本放任。拥毛的人有乌有之乡、红网等网站发声,反毛的言论则在总体是自由主义的网络上到处都是,并且很少删贴销号。《财经网》曾公开发表茅于轼两篇文章:「把毛泽东还原成人」、「对毛泽东的再认识」,揭穿对毛道德和政治上的美化。

但是这一切在2013年以后都逆转变化。面对持续积累的政经问题,尝试用毛的手段寻求解决,比如加强权力、反腐、重提共产主义理想、毛生前三十年和死后三十年不能相互否定等。在此态势下,拥毛崇毛的大张旗鼓,盛嚣尘上。

反毛的只是摆事实讲道理的言论,不辱骂、不动手、更不敢结社集会。而拥毛的仗着政治上正确,愈左愈安全,爆粗打人、焚烧、攻击、集会,像反日示威一样,以爱国的名义肆无忌惮。像这一次邓相超事件上,以群众的名义围攻、揪斗,官方再迅速跟上,以所谓顺应民意补枪。

对毛的怀念,至少表明对现实的不满。除非想回到过去,否则看不到对现实政治有甚么长远的好处。而类似红卫兵、义和团的批斗、蛮横,固然能产生威慑和恐慌,但对政治稳定、社会凝聚极其不利。当年的红卫兵被无情的抛弃,何况现在抱残守旧的老红卫兵。而义和团闹事,对洋人倒不能怎样,最终危害的还是朝廷。

来源:东方日报 / 乔木 北京传媒学者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