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09

全球向右转 中国人往哪儿?

转发此新闻:
右倾主义抬头是2016年尾的新话题,事前没有人预见保守的民粹主义会在欧洲和美国取得成功,及至两个女人的失败--默克尔和希拉妮的失败,全球急速向右转。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年初推行大开门户政策,挟着整个欧盟收容来自叙利亚的难民,背后理念正正是左翼的高尚情操,人道主义和大爱应冲开国与国的阻隔,强者有责任令弱者得到保护。本来,欧洲人抱拥的正正是这种价值观,不少德国人更举起纸牌到火车站欢迎难民来到,把衣服、食物甚至睡房分享给他们,但现实偏偏证明了左翼思想的失败。

谁都回避不了现实,默克尔如是,希拉妮如是,当我们人民逼着发出最后的吼声,强权也阻止不了起来和前进。

左翼的成功本来源自不经实证的理想,带给人类憧憬,但随着部分难民强奸欧洲女子,人人自危,欧洲人被眼前所经验的丑恶重新反省其价值观,得出了新结论,放弃了世界大同,支持国境分隔和排外,本土的自由与利益大于他者的生死。

人民是难以主动反省而改变取态,往往需要一些事件催迫他们思考,采取行动。在大西洋的西面,美国人藉着总统大选改写了美国价值观走向。本来,舆论一致以为民粹主义只属小众,大环境仍是以标谤自由开明的左翼思想主导,却又一次证明它经不起考验。希拉妮作为民主党代表、美国左翼的代言人,但她的表现却令选民意识到左翼的虚伪,自由开明只是美丽假象,背后还是由一群精英和既得利益者操纵。她藉党内压力迫退了民望高企的桑德斯,桑德斯可谓比她走得更左,才不获党友加持,谁不知美国人当下最反感的正是利益阶层的离地和剥削,他们亟待一个真正为人民发声的总统,而不是代表华尔街划策的傀儡。相较之下,财政独立的富商特朗普是唯一一个不会受金主操控的选择,虽然他也是既得利益者的表表者,但他也是反左领袖的不二之选。人们把美国撕裂全归咎于特朗普是不公道的,这个结果是左翼溃败一手做成,加洲人喊独立和蓝色州份大示威正正反映了左翼人士的不理性和输打赢要,他们口中的包容其实排他。

太平洋另一边的中国在新的国际格局下又迎来甚么改变呢?讽刺是,中国没有右转的余地,因为它未经过左翼思潮和新自由主义的洗礼(上述的左右与中共建国后所提出的左右路线属不同范畴,中国的右派被视为开放),中国大部分人都是爱祖国的,爱国也是政治正确的义务,与西方左翼的反民族主义相悖。我举出欧美右转这个事例,是想指出中国人正面对一个困境,就是思潮并没有机会迎来转变。

人虽然是理性,但理性往往被搁置,社会上每一分子都追随欲望营营役役,自我隐没在潮流里,难以觉醒,中欧美人皆如是。然而,欧美藉着政党轮替让人民重新检视其价值观,虽然价值观决定了之后很难改变,但事实证明只要考验够大,自然令人重启理性,思考现实,重新选择。中国人的困境是没有选择,没有考验催迫他们更新价值观,对上一次更新已是二战后摒弃贪腐的国民党,欢迎举起改革旗帜的共产党,但事实证明贪腐深深植根于中国的官场里,人民已习以为常,即使十九大换届在即,大家都认同只会有人事上的改变,而没有本质上的改革。中国现在需要的不是强大和繁荣的经济成果,利益只会麻痹人民思想;中国需要的是一场大考验,令到每一个中国人都重新思考国家未来的走向,而不是把权利拱手相让。若然没有,中国人自会抱残守缺,缺乏革新,中国维持原状,像雾霾里看不见将来。

当然,在政权眼中,人民思潮逆变的破坏力实在太大,理应抑制和排除所有不稳定因素。不过,谁都回避不了现实,默克尔如是,希拉妮如是,当我们人民逼着发出最后的吼声,强权也阻止不了起来和前进。

来源:东网 / 杨天衡 时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刘刚 说...

2010年3月,在重庆市渝中区看守所(李子坝看守所)发生了一次挺薄反击陈有西的电视插播事件。而那时正是薄主政重庆时期,而重庆警界反击黑心律师陈有西却只能以插播在看守所出现可见温贼、贺国强、文强在重庆的势力盘根错节,让薄的亲民新政施展不开,并通过制造冤假错案给薄抹黑。到目前为止这一揭露陈有西黑心律师的罪恶行为的视频无法在互联网上自由传播足以说明陈有西、贺国强、温家宝这伙伪君子的欺骗性有多强,他们的手有多黑。2010年的西山坪劳教所的警察很多都是贺国强和文强的死党,他们抵制薄书记,抹黑薄书记。如2010年5月,6月期间西山坪劳教所五大队的警察夏饮冰老是抹黑薄书记,力挺辞职的贺国强在重庆的看门狗王鸿举。夏饮冰这个人很可能是贺国强留在重庆的一个狗特务。他的这个名字有可能是假的。我看过他的身份证。不过中共高层的人为特务制作个逼真的假身份证简直是易如反掌,因为公安部就是他们开的啊!在四川,胡锦涛的小舅子刘奇葆一直在虎视眈眈的盯着薄书记。后来的王立军事件证明了这一点。王立军出逃美领馆很可能是他们使用的离间计。替天行道,挺江救薄,绝地反击,强化中共中央书记处的地位,限制习近平的权力,全力支持刘云山反击王岐山、贺国强、温家宝这群黑心律师的总后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