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24

令人震惊的外资撤离中国全景图

转发此新闻:
本文所描绘的,是外资从中国撤离的全景图。你们将看到整个国民经济体系中与外资有关的全行业数据。在这些数据中,你们或许能够感受到一股切肤的悲凉,然后尝试改变。而改变,才能带来希望。

越南手机厂
 
    首先,是各位小清新市民最关注的房地产投资领域的数据。2014年是外资投资房地产开发的峰值年,总额为639亿人民币。然而从2015年开始,外资就从地产开发领域迅速撤离,当年度地产开发领域利用外资总额仅297亿。这不算完,2016年1-11月累计,外资进入地产开发领域的金额仅仅只剩下132亿,预计2016年全年的数据也只不过是140亿上下。仅仅两年时间,地产开发领域的外资使用规模,就从639亿,剧烈下降到140亿,降幅高达78%!这意味着2016年中国一二线城市的地王潮,基本上就是中国人在自嗨,外资避之唯恐不及。而地价泡沫爆灭的结果,也将由完全由中国人自己承受。
  
    而整个固定资产投资领域,使用外资的峰值年份发生在2011年,当年度的数据为5087亿人民币,此后就迅速下降。2013年降到4304亿,2015年下降到2854亿,2016年11月的数据为2078亿,预计2016全年外资投入固定资产领域的资金规模也就是2270亿左右,较2011年的峰值年份,足足下降了55%。无恒产者无恒心。外资在数据上已经失去了在国内购置固定资产的兴趣,甚至连商品房地产的泡沫盛宴都不愿意参与了,当然更加不愿意投入资源在厂房改造、机器设备升级之上。
  
    所以接下来,我们来看外资工业企业的经营数据。考虑到2016年的数据仅公布到11月份,为方便对比,其余各年的数据同样取11月份数据,这种数据对比结果与全年数据对比也没什么差别。2013年11月,中国的外资(含港澳台)工业企业总数为5.72万个(这是外资企业家数最多的年份),销售收入21.80万亿人民币,其中6.47万亿的收入来自于出口。到2016年11月,外资企业家数只剩下5.18万家,较2013年减少9.4%;销售收入22.76万亿,看起来与2013年基本持平,然而出口规模下降到了5.44万亿,较2013年足足下降了15.9%。最麻烦的是,外资企业的“应收账款”(也就是货卖出去了,钱没收回来)一直在持续上升。2013年11月外资企业的应收账款3.33万亿,与总销售收入的比值为15.3%,到了2016年11月,应收账款额增加到4.05万亿,与总销售收入的比值上升到了17.8%,这算是中国加入世贸之后的最高值。这些应收账款有多少会最终变成坏账,这是谁都说不清楚的事。
  
    然后,再让我们回归到中国使用外资的数据上。如上图所示,从2011年到2016年,国内实际使用外资的规模一直维持在1100亿美元左右的规模上,这意味着外资从2011年开始,已经不再扩大对中国的投资规模,此后各年也就是勉强维持而已。然而另一方面,中国打着对外直接投资旗号的资金规模正在迅速放大。这部分的资金的背后,也就是外资在出逃,实业在撤离罢了。2011年只不过600亿美元,到2016年11月已经放大到了1617亿美元,较国内实际使用外资的规模高出了足足479亿美元。这也是在利用外资方面,中国第一次出现负值!投入到国外的资金规模,首次超出国内的用资规模!对于一个像我们这样的发展中国家来说,对于我们这种还有上亿人口处于贫困线之下,亟待从贫瘠的农村转移到城市的生产流水线的国家来说,这种情况简直是匪夷所思!
  
    中国,贫穷的中国,发展中的中国,凭什么向外投资?凭什么向外转移工作岗位?我们哪来的底气?我们到底打算怎么应对穷人的饥寒,怎么缓解失业贫民的痛苦?
  
    宏观数据说完了,再来说重大个案。首先是金融领域。到现在这一刻,外资已经基本上算是撤离了中国各大上市银行。2009年瑞银和苏格兰皇家银行退出中行,2013年高盛退出工行,美银退出建行,都曾引起舆论大哗。然而到2015年德意志银行退出华夏银行,2016年花旗银行撤出广发银行,淡马锡减持建行,已经是无声无息,甚至都不太有人知道。渣打和花旗这两个深度介入了中国金融改革全过程的外资银行,则在全面收缩在华业务。曾经我们试图依靠引入外资来打造一个金融帝国,然而到现在这一刻,我们固然还做着金融强国之梦,然而外资早已弃我们而去。
    
    工业生产领域,几乎所有的知名外资服装品牌和运动品牌均已关停国内的直属工厂,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阿迪达斯、耐克和优衣库。然而不仅是直属工厂,代工企业同样在加速撤离中国。譬如在香港上市的裕元集团,年销售收入超过550亿人民币,其代工的品牌包括阿里达斯、耐克等主要运动品牌。2009年裕元集团在中国大陆的生产线占全球生产线的接近一半,但到2015年,中国大陆生产量占比仅剩25%,而在越南的生产量占比则高达42%,在印尼的生产线占比为32%,均超过中国。本土代工企业同样在加速迁移,东莞规模最大的本土鞋业代工企业,绿洲鞋业,最高峰时期工人约3万人,现在压缩到不足1万人,并已将主要生产线搬到了越南。深圳最大的鞋业代工企业赐昌鞋业,原先有4万名工人,现在不足5千人,而目前赐昌鞋业在越南工厂的员工已超过5万人。
  
    电子信息产品的生产领域,中国2016年还是世界第一大国,然而三星和富士康均已宣布了工厂迁徙计划,三星肯定是要搬往东南亚,而富士康甚至是要搬到美国去的。如果这俩也撤离的话,那中国也剩不下什么了。就在今年的1月10日,2004年就进入中国的全球硬盘生产巨头希捷科技宣布关闭苏州工厂,并将产能整体迁移到了泰国。目前希捷在国内也还有个无锡工厂,从现在各方的强硬表态来看,估计离关停也不远了。此外,关于希捷这事必须要说的是,希捷将新的硬盘生产线基本上都放在了泰国工厂,国内的苏州和无锡工厂的生产线就没改造升级过,所以现在就算全面关停,希捷也没啥可心痛的,算是企业运营中的一次正常换血,淘汰落后产能而已。然而,对于这两个工厂的5千员工来说,就意味着失业,或许已经根本没有了从头再来的机会。
  
    消费领域,乐购这类外资零售商退出中国都算不上新闻,离奇的是,肯德基和麦当劳均已全面退出中国业务。目前国内的肯德基和麦当劳门店,都只不过是特许经营,说白了就是内资企业向麦肯付一笔品牌使用费罢了。我们必须知道的是:肯德基1987年进入中国市场,麦当劳1990年进入中国市场,都曾经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标志性事件!现在它们的退出,同样也应该算是标志性事件,只是这标志背后的含义,比较耐人寻味罢了。
  
    我用这样一组数据来结束这篇文字:2013年,在外资(含港澳台)企业就业的人数达到峰值的2963人。然而到2015年,外资企业就业人数已经下降到2790万,降幅5.8%。这意味着有173万原本还算得上体面的职业人在2015年已经失业。在中国经济持续下行就业持续萎缩的今天,这些人很难再找到一个体面的工作。2016年的数据现在还没有公布,我相信也好看不到哪里去,或许,又多了以百万计的失业人口,正在街巷中饥寒而又绝望的游荡。他们抬头看着你们映在窗上的身影,眼睛里闪烁着的,只能是仇恨的光。然而,无论你们是爱国小粉红,还是民主小清新,你们只会异口同声的告诉我:“我问过我亲戚我朋友我同事了,他们都要买房买车呢,日子都过得很好呢,绝对没有人失业呢!”

来源:八零后视界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