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26

美中换位 预示不祥

转发此新闻:
120日,美国总统川普发表就职演说,全世界都在屏住呼吸倾听。这个就职演说基本上再现了川普的竞选思维和竞选主张,他的“美国优先”让美国的欧亚美盟友,无不心烦意乱、无所适从。


可是在中国,却是“风景这边独好”!习近平刚刚在瑞士的达沃斯论坛上,高谈阔论他捍卫全球化的主张,《纽约时报》因此而把“扛起经济全球化的大旗”的桂冠封给了他。本来站在那个位置上的应该是倡导全球化的美国总统,在全球化面临进退和废存的关键时刻,正视全球化导致的严重问题,主导这些问题的舒缓和解决。可是现在扛起大棋的却是被广为诟病的奉行保护主义、在WTO中阳奉阴违,只管获利不守规则的中国和它的领导人。

中国鹰派将军罗援对美中换位有这样的描述:面对川普时代,我们要保持战略定力,造势而上。你搞你的“单边主义”,我搞我的“多边主义”;你搞你的“美国第一”,我搞我的“人类命运共同体”;你搞你的“闭关锁国”,我搞我的“一带一路”;你搞你的“以邻为壑”,我搞我的“睦邻、安邻、富邻”;你搞你的“美国治理”,我搞我的“全球治理”;你搞你的“不循规蹈矩”,我搞我的“遵守并完善世界政治经济新秩序”。

这真是一个极具讽刺的换位,川普和习近平分明拿错了脚本!民主国家的领头羊主动放弃全球化这面大旗,专制国家的老大却拾起了它。对这种美中易位,最直接的解释是,美中两国一个是全球化的输家,一个是赢家;输家要退出这个游戏,以为可以恢复自己的实力;赢家则攻城略地,全线进攻。

但这种换位隐含着明显的不祥甚至恶兆。第一,在全球范围内,民主退,专制进。当今世界最伟大的民主国家若放弃领袖地位,是专制中国的最大利多。川普的退却毫无疑问将大大推动习近平成为国际社会的领袖,中国的专制政权会趁势做大。一个执拗与世界文明逆行的国家,能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呢?一个全能政府催生的中国模式?倘若此,那将是人类社会的最大倒退。

这种民主退、专制进也和川普和习近平在意识形态方面的区别有很大关联。川普是个实用主义者,对意识形态不感兴趣,对美国的立国精神和价值观不感兴趣。在他的领导下,一个坚守多元、包容等民主价值观的世界灯塔,会变成一个偏于一隅的自私自利的大国。然而,习近平正相反。他执政四年的历史证明,他对共产党、共产主义、社会主义等意识形态的坚持与执着,远远超过他的前任江泽民和胡锦涛,甚至超过邓小平。他和川普的易位意味着,他坚守的意识形态有可能在全球扩张。

第二,在民主国家内部,煽动家煽动的民粹主义运动,有可能导致专制统治。上个月,《金融时报》沃尔夫在他的年度报告“2016:民主的危机与煽动家的逆袭”中警告,“煽动家越是热情洋溢和野心勃勃,民主体制就越有可能沦为专制统治”、“煽动家是民主的软肋”、“川普几乎是教科书式的煽动家”。通过煽动攥取权力,变身为独裁者的例子,远的有墨索里尼和希特勒,近的有查韦斯和普京。具体到川普时代,如果参众两院再加上高法都支持川普的话,总统的权力就会非常大,大到无所不能,三权分立就会名存实亡,如果川普再动用自己的权力来封杀他厌恶的第四权-媒体,美国的民主制就会严重变味。

第三,二战后建立的国际秩序有可能坍塌。川普希望美国退出国际秩序的领导角色,而中国领导人正跃跃欲试,填补这个空白,重构世界新秩序。川普在白宫的第一个办公日,就签字退出了美国在经贸领域的现有秩序,退出TPP,重谈NAFTA。至于政治领域的国际秩序,目前已有共和党人联署建议美国退出联合国。《金融时报》总编巴伯在2016年度报告中指出,“今年,我们见证了许多不可想像之事,自由社会和民主政治基石已被撬动,我们似乎正在亲历现有秩序的毁灭。”这话不是耸人听闻。

总之,美中易位不能不让人问这个问题:难道守成大国和新兴大国的权力转移,就以这种惨烈方式完成或接近完成?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未普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