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05

雷洋案:中产阶级掀起的公民运动

转发此新闻:
雷洋案结束了,但它远没有结束。案子本身已结束,但因雷洋而形成的公民运动没有结束。公民运动是以签名的方式展现,有了一次签名,就会有无数次的签名,公民在签名中觉悟,在签名中觉醒,在签名中行动。这次签名的特殊还在于是以中产阶级为主体的签名运动。早发财早移民变成了早签名早免于恐惧,早让下一代过上稳定平安有尊严的生活。

雷洋案让公权力的公信力急剧流失,除了公共权力及移民公司,所有人都输了。

雷洋案激发了人们的公平正义感。公平正义是法治的公平正义,不是打土豪分田地的公平正义。是基于人权和生命的公平正义,不是基于奴才都平等的公平正义。是基于追求司法上的公平正义,不是基于领导人爱民如子的看法上的公平正义。是基于追求个人生命神圣性的公平正义,不是为了大多数人而牺牲少数人生命权利的公平正义。是基于抗议制度不公的公平正义,不是简单地抗议警察滥用权力的公平正义。

警察滥用权力只是一个导火索。雷洋案导致了一系列后果:

第一,雷洋案让公权力的公信力急剧流失。网友说,雷洋案步骤非常清晰:搞定律师、搞定家属、不予起诉、雷霆扫黄、搞定校友会。至此,除了公共权力及移民公司,所有人都输了。还有一网友说得好:雨田事件,赢权谋,输道义,其愚之一,赢局部,败大局,其愚之二,保恶卒,散民心,其愚之三。贪小胜,乱全局,其愚之四。事实上,雷洋事件,没有赢家。目前这一结局,死者冤屈姑且不论,家属赢了金钱输了道义;官吏赢了面子输了底子;最大危害是,彻底粉碎了公权力残存的最后一点点公信力,粉碎了所有正义之人的最后一点善良的幻想与希望。从此以后,人心将与公权力彻底分道扬镳。此后的局势走向,理性温和的改良之路将极为渺茫。

对雷洋案作如此悲观的评价和预测可能不太准确。因为中国还有那么多权力派、依附权力的左派、民粹主义、民族主义还在支持这样的权力。公信力流失是必然的,不可忽略的因素是,在公信力流失的时候总有一些因素在巩固着公信力,支持着公信力。这不是所有人的公民运动,而只是中产阶级掀起的公民运动,何况中产阶级本身就具有难以克服的内在的软弱性。

第二,导致了权力的正当性和合法性的质疑。问题的关键不是公信力流失,而是权力的正当性与合法性。如果权力失去了正当性和合法性,执政的根基就要受到严重破坏。所有人都会生活在恐惧当中。谁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成为下一个雷洋。有人庆幸地说,雷洋只有一个,不会有下一个。如果说雷洋只有一个,那么下一个也可能是张洋。雷洋的命运可能会是所有人的命运。人不在于死亡,而在于天天生活在处于死亡的状态。

权力的正当性取决于和平的政治而非战争的政治。和平的政治是宪政民主政治,宪政政治是驯化公共权力的政治,是让人人具有免于恐惧自由的政治。民主政治是让权力来源和运用具有正当性的政治。战争的政治或暴力的政治让人人具有恐惧的政治,这种政治具有打天下坐天下的合法性,但却迷失在正当性当中。合法性首选具有选举性,其次具有合宪法性。对于警察来说,法无授权不得行。对于雷洋们来说,凡是法律没有规定的,都是可以做的,可以行的。通过经济发展和反腐败只会获得绩效性,并不会直接带来正当性和合法性。把绩效性视为正当性和合法性的来源或者组成部分,显然是错误的。

第三,导致了国家赔偿是否公平正义的质疑。雷洋的赔偿金额,有人说1200万,有人说4000万。那么在此之前赔偿的案子呢,最少的才有20万,最多的才几百万。如果是国家赔偿,应该公开赔偿的明细。问题在于,警察打死人,凭什么个人不赔偿,为什么要拿纳税人的钱进行国家赔偿呢?

第四,导致了警察是否有滥用权力的质疑。人们不禁要问,打死人还说情节轻微不予以起诉,那么打伤人为什么还必须起诉呢?难道就因为警察打死人就可以情节轻微?警察具有打死人的特权?如果警察有打死人的特权,那么谁还会有安全感呢?

但无论如何,雷洋案必然会走进历史的教科书,成为经典的案例。

来源:东方日报 / 木然 辽宁师范大学教授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