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12

毛左要演化成恐怖主义?

转发此新闻:
「毛左」令人感到恐惧,在毛时代如此,在现今时代也同样如此。他们高举拥护毛泽东的旗帜,打着拥护毛泽东的口号,进行着「准恐怖主义」的活动。这群体以老年人居多。他们通过毛泽东获得安全感、正义感和政治正确感,通过毛泽东获得斗争感、野蛮感。他们以野蛮对抗文明,以封闭对抗开放,以毛泽东对抗邓小平。

这些年来,毛左通过语言上的恐怖主义和行动上恐怖主义,已经伤害了不少人。

宪法保障平等地保障每一个人的言论和行动自由,如果毛左按着宪法保障的言论和行动自由去做,其宪法保障的正当性和合法性并不会受到人们的太多的质疑。但是言论自由和行动自由必须是宪法之内的自由,而非宪法之外的自由。用罗尔斯的话来说,自由只能是为了自由的缘故而受到限制。毛左的言论自由和行动自由一是超越了宪法,二是他们在行使自己言论自由和行动自由的时候,让别人失去自由。不但如此,他们通过自己超越言论自由的方式对别人进行语言和行动实施了「准恐怖主义」,或者就是恐怖主义。

这些年来,毛左通过语言上的恐怖主义和行动上恐怖主义已经伤害了不少人。很多人对此「感」怒不敢言。政府本来通过毛左对其它的非权力意识形态发挥镇制功能。但是政府没有想到,毛左就是负资产,利手毛左来镇制其它非权力意识形态,却走火自伤,让政府的正当性受到挑战,公信力丧失,合法性流失。毛左成为政治动荡、社会动荡、政府动荡、政党动荡的导火索。

政府怕横的,怕不要命的,怕玩混的,怕毛左,政府的权威性尽失。毛左既横、又玩混的,还打着毛泽东的所谓正义的旗帜不要命。对于毛左本应就依法治理,可就这批让政府既爱又恨的毛左,就连政府最后的招牌即恐惧性治国也失去了作用。政府本不应该利用毛左,也不能通过毛左挑衅群众斗群众。利用毛泽东时代的招数来治理社会,只会换来以暴制暴的「狼生态」。

20161229日,乌有之乡一网名为「山东英雄山爱国主义宣传队」作者说:「我们惊悉身为山东建筑大学艺术学院副院长,山东省政府参事、省政协常委等职务的邓相超,竟然在我们毛主席诞辰日当天,微博转发多条恶意辱骂攻击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帖子,我们作为有良心的中国人感到极大愤慨,我们的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我们强烈要求学院严惩这一公开反毛主席反共产党反社会主义的罪恶行径!强烈要求山东教育厅清理门户,将这样的反毛主席反共产党的反动分子清除教育队伍!」这种文革式的语言让人恐惧,让人感受到文革再次来临。也许文革从未离去。

这次毛左的言论不但具有针对性,其行动更具有直接针对性。201714日,部分山东爱国群众自发在山东建筑学院门口抗议反华辱毛副院长邓相超,也有一些人举着支持言论自由牌子进而支持邓相超。毛左用恐吓的语言和行动获得了暂时的胜利,支持邓相超的人显然以失败而告终。

毛左不但在行动上获得了胜利,还获得了政府的支持。16日,政协第十一届山东省委员会第四十一次主席会议决定,免去邓相超政协第十一届山东省委员会常委职务,接受邓辞去政协委员请求。

毛左大V李北方以《伟大的义和团精神万岁,兼谈邓相超的「倒掉」》,他说:「邓相超过去在微博上十分活跃,原创和转发了大量反共辱毛、号召「推墙」的帖子,多数言辞下流,超出了表达立场和讨论问题的底线。他早就因此变得很「有名」了,我并没有关注过他的微博,但经常从反击和抵制他的人的微博里看到他的名字和他发布的内容。也就是说,网络上对邓相超的自发揭露早就出现了。」「这真的是应了毛主席的一句话,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动跑掉。」他还说:「我,以及跟我一样的千千万万体制外群众可以拥有的在一部分言论自由,邓相超是没有的,因为他已经放弃了这部分权利,并取得了相应的回报。」

把毛左行为视为义和团精神,不自觉地道出了毛左的反人类文明的实质。毛左的自由就是让别人不自由,毛左的存在就是让别人不存在。他们要按着毛泽东 「横扫一切害人虫」 的说法去做。不尊重人权的毛左,不是恐怖主义又是什么呢?更严重的问题在于,山东政府这次又站到了毛左的身边,这才是更让人感到恐惧。

来源:东方日报 / 木然 辽宁师范大学教授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