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10

退休人眼中邓相超 血腥数字背后惨剧重演?

转发此新闻:
20年前的八届人大五次会议,修订了国家《刑法》,取消了反革命罪,这是中国法制建设的巨大进步,是人权的进步。它标志着把被文革剥夺的反对权利归还给了咱们百姓。莫小看这个反对权利,它是维护我们基本自由权利的第一步。这个修订说明,虽然我们是小百姓,我们也有反对的权利。道理很简单,一个人,一个团体有被拥护的权利,也有不被拥护甚至反对的权利。它就像你有爱吃烙饼卷大葱的权利,而我不爱吃却没有权利剥夺你爱吃的权利一样。一句话,拥护或反对某一事物是咱们公民与生俱来的权利,前提是,不得使用暴力或干涉他人利益、自由。你干涉,你违法,我就有捍卫自己权利的自由。


而今发生在邓相超教授身上的事情,却不幸证明了,上述法制的进步意义还不被人所认知。一些人依然在醉生梦死中唠叨着“谁反对xxx就砸烂谁的狗头”等红卫兵战歌同一个味道的货色。文革逆流中痴迷于此是糊涂被利用,今天再犯混就是违法了:你凭什么剥夺我反对的权利?国家都赋予我有不同意的权利、有反对的权利,你凭啥知法犯法?

对于那些情绪暴戾,不允许别人说话的人,我要说一句:你们今天叫喊的,就是当年老舍被逼投水自杀时的恐怖吼声一样;也和当年揪斗彭德怀元帅(视频)并拳打脚踢时红卫兵纳粹呼喊的口号一样;北京平谷、湖南道县的对平民大屠杀,都是呼喊着和你们今天一样的口号对平民挥起屠刀的。不要对用纳粹一词不满,试问19668月红色风暴开始一个多月,北京市就打死老师一千七百多人!

我和邓教授素昧平生,还是你们某些人的暴虐让我第一次知道了邓教授名字。我也和你们跪拜的神龛无冤无仇。文革中我家直系亲属没有任何人受到冲击,因此我认为我的认知和判断是公正的!我个人不反对你们的跪拜,但我忘不了文革对我们中华民族、对六、七亿同胞从精神到肉体的摧残,我有权控诉那个非人岁月。今天60岁以上的人,只要没有患历史健忘症,没有患老年甚至不老也痴呆症的人,谁能忘掉文革暴虐到底害死了多少人?1984年,中共中央经过全面调查、核实、统计的文革十年的血腥数字是:420万余人被关押审查,1728千余人非正常死亡,135千余人被以现行反革命罪处决,武斗死亡237千余人,703万余人伤残;712百余个家庭整个被毁。文化大革命中非正常死亡者至少达773万”。这个数字在百度一下即知。

这血腥的数字背后的惨剧,你们希望重演吗?

有人说邓在辱骂谁谁,我没看到,因为邓教授的阐述里没有一个脏字,所说都是事实,都没有越出中央关于若干历史决议的框架,更是我们亲历过的事实。说明邓教授有良知,他不信神鬼,只有文革岁月的血流成河、累累白骨让他没齿难忘。我相信我和邓教授有一个共同点:分外珍惜今天的改革开放伟大成果,因为珍惜,才不断提示人们,不要忘记温总理所说,警惕文革祸水卷土重来;更难忘胡锦涛所说:停顿和倒退没有出路!

我所以开头用刑法修订事,就在于告诉善良的山东人民:今天你们用野蛮剥夺邓教授反对的权利。明天,当呼格、聂树斌、雷洋的事在你们头上重演时,你们还不如老鼠,连“吱”一声的权利都没有了!

看到有人对邓教授推搡、动粗,我愤怒并谴责。我也领教过类似痴呆儿:几年前,一个白发老者看了我博客,气汹汹“要来西安教训你这个反动分子”,我笑呵呵回应:您进过局子吗?若有,欢迎;若没有就算啦,您不是对手,您没资格呐!话到此则需明确:我就是西安一个刚退休的工人,有人欲讲理我欢迎,不带脏字咱讲三五天,十天半月,我不怵;但若是动粗,我也奉陪:你推搡我一下,我还你一个嘴巴;你踢我一脚,我给你一刀,但肯定不会致命,请放心!

任何思想交锋都需在法制前提下,方为文明社会守法公民。希望在宣泄自己奴性跪拜心理、快感时,也懂得尊重他人不下跪的权利。

重申:本人在网络一贯用实名。但今天我不留姓名,是不想给粗野没教养的愚民排泄垃圾提供场所。你文明,我欢迎,联系不难;你没教养,就留着自便吧!好自为之!此致!

西安一退休工人

来源:博客中国




转发此新闻:

3 条评论:

匿名 说...

未来政治清洗流程:杀前朝贵族,杀喉舌,杀五毛,杀助包为祸,杀毛粪。

匿名 说...

支持西安工人正义的声音!
邓案是一个信号:毛粉又要开始乱打乱杀无辜,文革乱局又要开始。山东政府和警察纵容毛粉,必然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律师,公知写文章,集会都是“寻衅滋事罪”,这些毛粉聚众斗殴却受到保护,百姓的眼睛都看见了,知道当今屁股坐在哪边了,不要再装模作样说:“依法治国”。

匿名 说...

免于恐怖,有言论自由,这是最基本的自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