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22

习总利用毛派狙击自由派

转发此新闻:
国内左派的“红歌会”网站上近日发表一篇署名“顽石”的文章,说在全国政法系统电视会议上,政治局委员、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发表了重要讲话:孟书记点名批评《炎黄春秋》洪振快抹黑英雄和山东建筑大学邓相超侮辱毛主席的丑陋行径,强调毛主席是党、人民军队和新中国的缔造者,没有毛主席就没有新中国,表示决不允许任何人污蔑丑化毛主席和我们的英雄。

小股毛党狙击政治异见分子或普世价值右派,等于帮助中共维稳,减轻了中共的压力,习中央当然乐观其成。

这篇文章存活二天的时间里,已有近四万点击率,而且有孟建柱的照片,这篇文章没有被删除,说明它在一定程度上的可靠性。

这篇文章传播开来,可以说天下毛迷尽开颜,正如作者顽石所言,孟建柱的讲话传递了一个重大信息,就是中共不允许污言毛泽东,保护毛泽东的形象,就是捍卫中共的形象,毛泽东是中共的承重墙。

还是在这个时间段,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传达“最高指示”:习近平要求政法机关把维护政权安全、制度安全放在首位。

政权安全就是共产党当政的安全,制度安全就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与相应的体制的稳定,这个对中共来说比依法治国重要,比公平正义、比人权安全更重要。为什么要维护毛泽东的形象?毛泽东是中共政制的奠基人,开创者,毛泽东的形象如果完全倒塌,那么,中共的防护墙或承重墙就倒塌了。

习近平上台之初,提出文革前后三十年互不否定,这是对左派的安抚,也是其红二代身份决定的,以及他本人对毛泽东或毛时代的情感。这样的表态其意在团结左派,如果更进一步重新评价文革,那他要否决中共当年的决议,这样的政治风险他承受不起。

习近平不会深陷左右之争,特别是难以公然地复辟文革,因为中国已融入世界经济,如果大踏步退回文革,很快就要闭上国门,这对中国经济、对整个官僚体系都将形成重创,近日他将启程达沃斯,显然他还是想在面临各种经济压力下,奋力一拼,在世界经济中提升自己的影响力。

面对现在这样的情势,普世民主派应该战略性停止与极左毛迷的言语纠缠,因为毛迷们将毛泽东视为信仰,在红色迷信领域里,不可能理性讨论,我个人已经历十多年的与毛迷的讲理、论战,发现与这些执迷不悟者争论,基本是徒劳的,公民社会建设或普世价值启蒙,完全可以绕过毛氏这块顽石与毛迷部落,去做些更为积极的事情。

邓小平之后中共与毛泽东崇拜

邓小平不愿意完全废弃毛泽东思想与精神遗产,邓小平是一个实用主义者,毛泽东是一堵墙,新华门墙上的毛泽东思想战无不胜的大标语,邓不敢铲除,毛的形象也不敢拆离天安门城楼,还有华国锋主持的毛纪念堂当然也不敢撤掉或改换用途。

邓小平也公开做出过解释,根本原因是毛泽东与中共的合法性密切关联,还有毛泽东在百姓中的影响力,邓小平不愿意触动政权的根基,对邓来说,中共的精神遗产一切都可以为自己所用。这样,他团结了中共党内的原教旨毛泽东分子,形成一个新权贵共同体,让自己像毛泽东那样得势,让自己的后代像资本主义国家那样得利。国家权贵资本主义在毛泽东的旗帜下,迅速崛起。打左灯,谋取右边的利益,邓小平获得了在世时的胜利。

九十年代初邓小平说过,防右,更要防左,背后原因是极左的反邓与反扑。邓小平完全清楚,极左会毁掉他主导的中国走向世界的进程,使他“设计”的经济改革完全倒退。这种倒退不仅会使他的政绩清零,也会使他与他的家庭、整个国家,吃文革二遍苦、受极左二次难。

为什么在邓小平与江泽民时代中共完全可以抛弃毛思想,并向宪政转型而他们执迷不改?

根本原因一是社会动力不足,整个社会没有形成强大的政治转型促动力,而体制内部,正享受着资本市场带来的巨大红利,如果宪政转型,高层将被限权制约,其家庭获得的巨大利益可能受到清算,而资本与知识精英们,与权力形成合谋,以崛起过程中获得自己的身份地位。毛泽东遗产与宪政转型,被搁置了,而且是无限期的搁置,权贵共同体越做越大,越到后期,越难以逆转。

这个时期,一个重要人物对毛主义的唤醒居功至伟,他就是重庆的中共书记薄熙来。

薄熙来还有其手下的王力军在重庆是公开接见、支持左派头面人物,这个时期重庆是红色根据地,红色文化与红色革命的复兴之地。现在这些去过重庆的左派意见领袖们,并没有受到任何打压。

某种意义上,薄熙来是一个红色悲剧英雄,是潜在的精神领袖。

薄熙来为什么复活了人们对毛泽东的热情?因为他敢于打击权贵,有良知的人都清楚,薄打击的是异已的权贵,甚至动用非法方式,超限地去剥夺他人合法财产,积聚资源能量,去做他的项目,取悦于公众或民粹,并因此获取巨大的民望(民粹)。老百姓只看一时的政绩,一时的社会繁荣或稳定,一时的利益或利已性,全然不看薄的非法手段、文革方式,特别是政治图谋。

左右倒逼中央与红色血缘正统

极左一直在倒逼中央,认为邓小平走的是资本主义邪路或修正主义道路,而右派的普世价值倡导者们,也一直倒逼中共进行政治改革,尊重普世价值,尊重人权,法治中国。

现在人们看到,右边的倒逼,不仅没有成果,反而遭到多重打压,先是中共高层向下传达的八不准,普世价值与宪政、军队国家化与三权分立,这些中共延安时期就积极倡导的政治文明准则,均遭封杀禁言,接着,就一拨拨的对公知大V的网络封杀,体制内的被警告、除名,或限制出国。

相比之下,极左的倒逼却显得非常成功,他们定点打击知识分子,体制内的保守力量,加上体制外的极左人物,里应外合,这次打击邓相超、刘勇等人,是一次典型的事件,有组织有纪律,有横幅有口号,既打击邓相超,又延及邓小平(邓贼),最后迫使相关机构免去邓相超一切社会职务,还有教职,令其退休。

我在近日的一篇专栏文章里认为,中共存在一个地下党,这些极左力量就是原教旨毛党,从邓小平时代开始,他们就一直致力于复辟文革,并致力于用文革的手段打击政治异已。近期苏铁山在纪念毛泽东的活动中的视频流出,可以看出,他们对习近平怀有期待,散布习家与毛家的感情,特别是认为习近平干了薄熙来不敢干的事情,而且干的很好。所以,原教旨毛党应该支持习近平,地下党应该拥护地上党。

习中央当然乐观其成,因为这股力量还不足以撼动地上党的当政地位,不可能像文革之时,全面制造动荡,现在小股毛党的力量,正好可以狙击政治异见分子或普世价值右派,让他们用文革手法冲击政治异见,等于帮助中共维稳,减轻了中共被倒逼政治改革的压力。

如果毛派像拥护毛泽东那样拥护习近平,那习本人为什么不坐享其荣耀呢?

来源:民主中国 / 吴祚来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