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13

习氏政治的危机

转发此新闻:
习氏封核心的背景

  中共六中全会终于圆了习近平的核心梦,但其实际影响力是大打折扣的。本文关注的问题是以下三个方面的观察。

当今中共党内派系已重新组合为「反习派」、「拥习派」和「观望派」

  随着习核心写上纸面,中共党内派系图谱已经发生大变。当今中共党内派系已重新组合为「反习派」、「拥习派」和「观望派」,代替过去的「江派」、「团派」和「太子党」的分派格局。中共这个党在中国大地出生,它分娩于俄共母体。它的成长过程,在不同的历史阶段就分成许多派别。例如延安时期它就有「洋共派」(从苏联留洋回来),以王明、博古、张闻天为代表;有土共派,以毛泽东为首的实力山大王,还有留在东南部的地下党及各山头的「梁山英雄」。解放战争时期以各大野战军和地下党来划分派系。这些派系都体现古已有之的特点:一荣皆荣,一枯皆枯。文革中毛氏靠四野军头林彪支持登上中共最高领袖宝座,底下则有庶族势力为特点的四人帮及群众团体,也拉拢以豪族势力为特点的周恩来、叶剑英和半个邓小平及群众团体;还有意派生一个以华国锋、纪登奎为首的中间派凌驾其它「左」「右」两派之上。但毛氏机关算尽太聪明,他尸骨未寒,老婆侄子锒铛入狱。邓小平人矮点子多,晓得保中共江山唯有党天下各派共治和气发财才是「华山一条路」。但党内无派千奇百怪,三十年之后,观察中共政坛的人士惯于用「江派上海帮」「团派双胡帮」「红二代太子党」来把当前中共的精英归类。这种三分法当然有一定的根据,但现在把李源潮、刘延东放在哪一派呢?出身红二代太子系列,成长共青团,受江氏提拔的经历都有。所以就某个具体的中共高层官员来说,主要还要看他们的政治意识取向及当前的生存利益来定位。

  以政治意识理念和生存利益之地位这两项标准去划分当前中共整体官员的政治取向与立场,可分为三个派别。一是反习派,二是观望派,三为拥习派。因为用过去的概念「太子党」「江派」「团派」去分类已经过时了。太子党、江派、团派都是从他们的家庭出身背景或为官起步阵营来判定他们的归宿,但人的本性是动态变化发展的,生存利益的变化随时会影响他的政治立场。那么习氏上台后中国政治场发生了哪些变化呢?虽然习氏新政现在乃至未来都只能在中共旧体制内做道场,当维持会长,但毕竟在体制内搅动了「一池春水」,使原有的权力图谱换色变位,至少挑战了中共从邓氏之后建立起的党天下权力共享格局。最近「六中全会」又悬挂起一个国家、一个政党、一个领导核心的旗帜以及准则与监督的两把利剑之后,中共官场无形中重新改组站队了。

  习氏执政团队的政治特性

  经过所谓后三十年改革开放之后,中国社会的阶级结构和状况又重新回到解放前,一个强大的官僚特权资产阶级成为中国社会的统治者,不过由姓「国」变成姓「共」,而且专制压迫与垄断程度超过历代王朝。民间也出现次强大的资产阶级和中小资产阶级支撑经济发展与运作。工人阶级与农民阶级依然作为弱势群体居社会最下层。换句话说,中国社会的结构与状态又回到了旧社会,只是换了主人而已。与此同时,社会贫富差距超过国际公认的危机线,权力垄断的体制造成全社会无官不贪,社会的公平与正义被权力与金钱所代替,广大群众无不切齿。互联网时代使愚民洗脑封杀政策失效,使中共统治的合法性彻底丧失,颜色革命的危机日益威胁着政权的安全。习近平正是在这种执政危机四伏的形势下出任中共的新领袖的。

  那么习与他的团队出台什么救党的新良方呢?众所周知,他的团队头面旗帜就是「反腐」。如果他们真反腐,难道对全中国人民甚至对全世界不是天大的好事吗?因为真反腐就要向他们几代「革命人」全力建造的专制垄断体制开刀。现在中国成了全世界最大的腐败王国,比解放前更甚;根源在于公权力垄断私有化程度比解放前更严重了。但是至今为止,他们只做了像历代皇帝(如朱元璋)只抓贪官的把戏。更多的是利用这面反腐的旗帜清除异己。虽然雷声大雨点小,但对官场的震撼还是相当普遍的。广大官员消极怠工不作为、对新政不满甚至反对,这肯定是官场的多数,即「反习派与观望派」形成的原因。

  其次是习与他的团队的智慧没有现代政治意识,上台伊始就将十分背时的张扬民族主义以及扩军备战作为施政主轴,企图赢得党心与民心。其实这是十足的愚蠢!因为正如其党内头脑清醒的外交家吴健民先生所说,当今时代的潮流是和平与共同进步。过去希特勒和日本军部狂人的民族扩张与对抗思维早就过时。企图用这套「劳什子」愚弄国民获得支持与政权的合法性太拙劣了。威权主义是习派的第二大特征。由此引起的反感,不仅遭国际社会与周边国家的抵制,而且在国内也促使反习派群众的扩大。因为制造这种虚幻的战争气氛对经济的转型与人民渴望和平安居乐业的心情都是相抵触的。当今时代的主权意识已经淡化,扩大人权才有号召力。

  第三,重新拾起过时已久的马列主义毛思想装饰掩盖其党的变质身躯,对抗普世价值,打击异见知识分子,搞国家恐怖主义。习氏派性这一特点更加不得人心。坚持马列主义毛思想无疑再拿阶级斗争来骗人吓人,又唤起人们对中共前三十年极权统治的恐惧,连党内发财致富的广大官僚都胆战心惊,更不要说知识分子与中产阶级了。中共的裸官这么多,移民潮不断扩大,难道不是人心背向的反映?马列主义连普京、金正恩都视之如敝屣,当今习老总还奉为至宝,只能令人唏嘘!

  红卫兵式执政撕裂社会

  中共为何会出现这个派别掌权?这当然既有偶然性也有必然性。偶然性是当时江派大佬与团派大佬火拼之下最后取得平衡妥协的结果,双方都同意由当时带来中间派特色的习氏上台执政。这是江派的失算。团派其实也后悔,虽然当前习派还给他们面子,出胡氏文集,允许老温出游,表面上联团反江,但实际上压制他们。那么必然性呢?这也是中共无奈的选择。第一,它充分意识到颜色革命迟早会到来,它逃脱不了前苏联东欧及中东地区所有专制政体的命运。第二,它也懂得自己的实力犹在,当前中国社会尚无一股势力能够推翻它,它何必提前解甲放弃特权搞政改呢。第三,习派出台的救党保国战略方针可能是目前其党延缓死亡的最佳选择。第四,中共别无其它接班人。这一代接班人的成长资历和政治养分都是毛式红卫兵教育,精英层缺乏现代政治素养,一旦权力在手,自然而然操起老一套政治手段。何况官场的潜规则不变,他们也只能在混水中生存。在社会大环境未变的情况下,习派政治的派性特点生存期不会太短。

  中国社会尚未发展成为一个正常国家,政权缺乏合法性,社会群体价值取向严重分裂。目前社会三种人群分裂,对习氏执政是危机,但不是「病危通知书」。

  最近新加坡大学某学者发表文章,对当前习氏政治的危机分析中,也提到习氏政策遇到了党内官僚的反对和民间企业资本家的抵制,更遇到了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吐嘈。去年十月份上京抗议群体(退伍老兵成为其中一股强大势力)空前,说明下层民众对习氏新政也不满。这股力量我称之为「反习派」,据大陆某大学的调查报告说约占群众的百分之三十六。报告称它是持右派立场与情绪的人群,该报告称持左派立场与情绪的人群仅占百分之六多一点。它分析说其实左派当中不少人是打着拥毛的旗帜反现实的。中间派占百分之五十多。这个百分之五十多,也可以说是我估计的当前对习新政持观望立场的观望派。那么拥习派呢?除了习派铁杆成员外就是习氏上台后投机升官的那一批人,人数大概不会超过中国总人数的百分之六。中国社会当前跟世界许多欠发达国家一样,社会基层是两大对立的「黄衫军」与「红衫军」,军方的镇压是维持平衡稳定的力量。所以中共政权还是个军政府,军队不肯国家化是其明证。政权不是全民公平选举产生,离现代文明还要一段漫长艰难不平的路要走。但愿动乱少一点,和平转型多一点、早一点。

来源:争鸣 / 巨望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