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18

从「首席大法盲」到「首席大法奸」

转发此新闻:
大约在四年多前,当被民间戏称为「首席大法盲」的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兼首席大法官王胜俊退位,由毕业自西南政法学院法学专业的湖南省委书记周强接任时,周强的同期校友、著名法学教授贺卫方批评,王胜俊执掌最高法院后,中国司法改革陷入停顿,甚至倒退,指王强调政治而不强调依法,让法学界感到不安。

把司法独立说成是「西方观念」,必欲除之而后快,被批评是真正祸国殃民的言行。

贺卫方评说同门的周强时指出,周拥有法律教育背景,或有正面的改变。当时海外评论普遍认为,准副国级的周强,在中共十九大或更上层楼,晋升政治局,甚或政治局常委。

时光匆匆,四个寒暑转眼过去。眼见十九大马上就到,周强近日在出席全国高级法院院会议时强调,要坚决抵制西方「宪政民主」、「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等错误思潮影响,旗帜鲜明,敢于亮剑,坚决同否定中国共产党领导、诋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和司法制度的错误言行作斗争,决不能落入西方错误思想和司法独立的「陷阱」,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义法治道路。

周强向司法独立亮剑的言论一出,举国上下为之震惊。从前的最高法院院长,因推行司法改革不力而捱骂,连「首席大法盲」都不敢公开挑战的「司法独立」,被法学硕士周强高调地否定为「西方的错误思潮」。首席大法官反对司法独立、军人反对军队国家化、记者协会反对新闻自由、最高立法机关反对民主选举

同样姓周,刚于日前逝世的逾一百一十岁著名语言学家周有光曾指出,不许批评的真理,就是伪真理。他说:「什么叫真理呢?真理,可以今天批判它、否定它,明天还可以批判它、否定它,在不断被批判被否定当中能站得住,那才是真理。如果不许批评,那怎么是真理呢?」

这些年来,影响国计民生的议题,例如兴建三峡大坝的利弊,不准人们自由辩论、所谓「人民英雄」的宣传事迹的真伪不得研究、军队国家化的正反两面不许公开探讨,普世价值、公民社会或新闻自由等等统统又不得在课堂上或在媒体上讨论。在由邓小平倡导的改革开放走了四十年的今天,人们不禁要问,改革开放现在是否走到尽头,需要回到专制封闭的时代了?

作为一个读法律出身的人,难道周强不知道,一九八二年通过的中国现行宪法第一百二十六条,明文规定:「人民法院依照法律规定独立行使审判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

退一步说,如果法官判案时,不以法律本身作为唯一的依据和准则的话,那么,按周强的意思,法官判案时,应该听说的呢?就听上级党委的话?中央也得有个人作最后的定夺吧?那个人,或者那几个人,又凭什么给法官以指引,从而作出判决呢?世无完人,怎么能够保证,他或他们的决定就是「正确」的呢?

这一次,贺卫方批评周强较当年批评「首席大法盲」更严厉。他骂道:「把司法独立说成是什么西方观念,必欲除之而后快,是真正的祸国殃民的言行,完全是在开历史的倒车。」再退一步而言,会否有人揣着明白装糊涂,为了自己的政治前途而揣摩逢迎上意,谋求在十九大上晋身政治局,成为党的领导人呢?不过,在权力的利诱下,不惜选择「出卖」法律,站在民众的对立面,成为「首席大法奸」的时候,又是否对得起法学界的师长和友侪呢?

来源:东网 / 郭大眼 独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刘刚 说...

薄熙来本来就没罪,真正有罪的是温家宝和贺国强!替天行道,挺江救薄,绝地反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