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09

侵犯公民私隐权 恶公安知法犯法

转发此新闻:
内地公安虽然是执法部门,但执法过程简单粗暴,甚至知法犯法,早已成为众矢之的。公安改革愈改愈乱,怎么会让国人有安全感?

贵州省凯里市嫖娼人员信息被曝光

据报道,贵州省凯里市警方制作了一组曝光榜,对因卖淫嫖娼或赌博而被抓获的违法人员进行公开曝光。这些曝光榜由大标题、被曝光人员违法情况和警方提示等几部分组成。虽然警方对违法者的姓名、头像作了部分处理,但旁观者结合所公开的违法者所在乡镇、年龄、遗留姓名、头像讯息,不难查到违法者究竟是谁,对于违法者的熟人而言,更是一眼就能识别他们的身份。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与对违法者进行游街示众并没有多大区别,也严重侵犯公民的私隐权。

虽然公安部门对治安与刑事案件的案情进行适当披露,在一定程度上可起到震慑作用,但正如所有的公权力行为都有着法律与伦理的边界,案件讯息公开也有其界限。法律可以判处一个人死刑,但无权亵渎其人格和尊严。凯里当局的做法,是对文明和社会良知的肆意践踏。

法外之刑 精神凌迟

在一个法治社会,嫖娼行为固然令人不齿,但嫖娼人员虽是犯罪者,也是不能被随意施以「法外之刑」的公民。如果执法目的需要用违法的手段来表达,那么只能说明,执法者对于法治的理解还存在着极大的误解,其执法思维还停留在人治时代。

事实上,公安执法必须遵守法律程序的约束,坚持适度和比例原则,不能随意侵犯行为人的私隐。如果公安执法可以随意突破公序良俗的底线,那么抓嫖执法除了会进一步放大人性之中的阴影面,让人普遍感受到权力的骄横,与提升社会的文明水平并无多少实质性关联。

其实说到底,嫖娼也好,赌博也罢,都不过是普通的违法行为,该怎么处理,法律已经有了明文规定。凯里警方作出的行政拘留、罚款、警告等处罚已经足以对行为人进行制裁,也足以让行为人自省和悔过。而在此之外,再进行一次这样的公示,无异于一次精神凌迟。这种做法与文革时代的游街示众、批倒批臭并无二致,与现代的法律文明反而格格不入。

较早前的雷洋案也是如此,原本是一宗简单的涉嫌卖淫嫖娼处罚案件,但警方疑过度执法,对雷洋拳打脚踢致其死亡,之后掀起轩然大波,一发不可收拾。近年来公安形象之所以愈来愈丑陋,很重要原因就是知法犯法,枉法以逞。当一宗宗冤案浮出水面,一桩桩丑闻广而告之时,警民的鱼水情已成过眼云烟。中国一直号称要建立法治国家,但如果执法者都不守法,谁还会将法律当回事?从某种意义上说,公安虽是中共执政地位的维护者,但也是中共执政之基的破坏者。


来源:东方日报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刘刚 说...

2010年3月,在重庆市渝中区看守所(李子坝看守所)发生了一次挺薄反击陈有西的电视插播事件。而那时正是薄主政重庆时期,而重庆警界反击黑心律师陈有西却只能以插播在看守所出现可见温贼、贺国强、文强在重庆的势力盘根错节,让薄的亲民新政施展不开,并通过制造冤假错案给薄抹黑。到目前为止这一揭露陈有西黑心律师的罪恶行为的视频无法在互联网上自由传播足以说明陈有西、贺国强、温家宝这伙伪君子的欺骗性有多强,他们的手有多黑。2010年的西山坪劳教所的警察很多都是贺国强和文强的死党,他们抵制薄书记,抹黑薄书记。如2010年5月,6月期间西山坪劳教所五大队的警察夏饮冰老是抹黑薄书记,力挺辞职的贺国强在重庆的看门狗王鸿举。夏饮冰这个人很可能是贺国强留在重庆的一个狗特务。他的这个名字有可能是假的。我看过他的身份证。不过中共高层的人为特务制作个逼真的假身份证简直是易如反掌,因为公安部就是他们开的啊!在四川,胡锦涛的小舅子刘奇葆一直在虎视眈眈的盯着薄书记。后来的王立军事件证明了这一点。王立军出逃美领馆很可能是他们使用的离间计。替天行道,挺江救薄,绝地反击,强化中共中央书记处的地位,限制习近平的权力,全力支持刘云山反击王岐山、贺国强、温家宝这群黑心律师的总后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