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04

左右为难的新年献词

转发此新闻:
元旦前后的大陆媒体,都会刊发新年献词,表达辞旧迎新的意思。但是在今年,这个文体受到了很大的质疑,普遍不满献词的表达,有的提出了非常严厉的批评,认为是欺骗。即使这样,今年的献词仍然很多,比往年数量激增,这两种相反的情况并存舆论场。

作为舆论的策动者,媒体不再是社会情绪的引发器或纾解渠道,媒体对社会情绪无能为力。

新年献词是非党媒的称呼,因为在党媒那里,它叫做元旦社论,是「两报一刊」时代的产物。大众媒体自称新年献词,也是为了区分党媒。一般来说,新年献词都是以抒情笔调为主,总结过去一年,对来年做一个展望,过去,新年献词考验着各家媒体的笔力。

历史上,媒体新年献词最为人称道的是南方周末的新年献词,曾经感动了两代读者,一直到南周衰微的今天,有些新年献词还被人拿出来津津乐道。今年新年献词这个形式受到批评,很多时候也是因为那它们与南周的新年献词比较,从而得出今不如昔的观感。

对新年献词的批评,一个主要的依据是认为它们没有说真话,而是用抒情笔调直接指向未来与希望。这么说的理由之一主要因为现实感,2016年最后三天,北京雷洋案家属接受赔偿,终止刑事自诉程序,代表这件事结束。舆论为此憋闷异常,从而牵累到新年献词。

更多的人希望新年献词能对雷洋案做个涉及,但是没有,一来这个案子受到了严厉管控,无法呈现在新年献词中,二来更多的写作者希望超越雷洋案、雾霾等普遍不正义的氛围,想要做一个挣脱,试图将读者带到一个乐观的境地,导致新年献词的批判性下降。

新年献词的批判性下降,令其备受诟病。其实,对比南周历年献词可以看到,即使是备受称赞的南周献词,仍然也是抒情性质的。过去抒情有批判功能,而今同样的笔法却不受待见。这一方面反映媒体对社会情绪无法照顾,另一方面展现了社会情绪已经巨大。

新年献词没法为社会情绪兜底,也许是它不再受到欢迎的根本原因。社会情绪不再满足于文字表达,情绪抚慰,而是希望看见实质性的改变--在这一点到来之前,人们不愿意赞美,而是对媒体的煽情报之以冷漠与失望。这也是二十年来较大的情绪变迁。

易言之,新年献词受到冷遇,并非是因为它的原因,而是社会情绪像一个火山口那样在酝酿着怨念。人们知道,新年献词所说的有道理,但也知道它无非是想省略现实感,而新年献词的执笔者也知道读者们知道。如此一来,修辞赶不上改变的冲动,批判就会满天飞。

这也是大陆媒介的一个悲哀情景。作为舆论的策动者,媒体不再是社会情绪的引发器或纾解渠道,媒体对于社会情绪无能为力,再也无法超越,无法高高挂起,这让媒体角色显得尴尬。而社会情绪的无处排解,也导致它的攻击性,反过来强化社会情绪。

总之,在今日大陆,试图以媒体的努力表达--新年献词作为其突出代表--来强化媒体立场,已经是不可能实现的任务。媒体在党的立场之外,难以表露不一致的立场,只能求取曲笔动人,也实在是无法达到的,最后就像我们看到的,作为为难,里外不是人。

来源:东网 / 傅桓 文化观察家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