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20

赵紫阳与吴建民的人间正道

转发此新闻:
执笔时恰巧是七个月前吴建民大使不幸在车祸中遇难的准点时间。要数去年中国损失的重量级名人,也许并非人人惋惜的军人张超与余旭,而是吴大使。因为他对世界和平发展,作出过更大的贡献。而之前的一天,正是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逝世12周年的纪念日,两者看似风马牛不相及。

赵紫阳和吴建民的精神遗产,国人应深入领会。

不过他们二人有三个共同特点:为人温和儒雅反对暴力;生前为世界和平,为中国的和平发展与人民的福祉,一生奔走呼号;亦因此嬴得国内外极高的民望与评价。虽然他们在政治高压下,暂时无法获得当局最高规格的荣誉与公正客观的评价,但是人民不会忘记,也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而这句话,是另一位生前死后皆民望颇高,前国家主席刘少奇的名言。

吴建民虽然被某些极端狂热民族主义份子指控为「汉奸、卖国贼」,然而真金不怕洪炉火。他的外交思想核心可以概括为「三要、三不要」,即:要和平、要发展、要合作,不扩张、不称霸、不结盟。只可惜他这杯甘香好茶,今天已找不到好的贯彻落实者与茶客了,因为韬光养晦已经被抛诸脑后。人未走,茶已凉,得不到高层的垂青是理所当然的。

赵紫阳呢?30多年前在中英香港前途谈判期间,接见香港各界访京团,曾经对香港人的疑虑大惑不解,反问他们:「你们到底怕什么?」六四事件前港人还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表示就是害怕,对看不清的未来没有信心。老赵当时心中肯定有100个问号:我不是已经给你们充分的信心和保证了吗?你们还要怕什么呢?然而在几年后刮起的风波中,自己也不幸身陷囹圄,想必完全明白今天香港和台湾同胞的切身感受了。

赵紫阳在晚年的对话回忆中,对此也的确有了新的感悟。所以比在任时更反对用强硬手段包括武力,对付追求民主自由的人民与港台同胞,更主张人权及依法治国。这与他自己的亲身经历带来的反思,显然有着莫大的关系。而早在八十年代中期,他已率先提出,军方要重新研究战略核导弹瞄准的目标,暗示是时候放弃对付苏联的冷战思维了。

这对当年还是爱国愤青的笔者,留下了至今难忘的深刻印象。正是受到他这番话的启发,认真地对各核子俱乐部国家的战略核武器,下了一番功夫去研究,这才开始明白当时的地球是多么危险。八十年代两大阵营的核武对峙,可以说把地球上50多亿人,放在核子烤箱中随时等待去烤,原来已经足够烤熟十次有余了。

今天中国的80后、90后、00后军事小狂人,未必清楚冷战对世界的危害。近半个世纪以来损耗的国力、军力、综合实力,减少了大量对国计民生的投入,不下于打了一场第三次世界大战。并不完全是技术军转民及军民融合发展,所带来的很多衍生产品,便能够美化这种「必要之恶」。而片面追求军民融合发展,打造国际级军工复合体托拉斯,正是今天中国拼命山寨美式企业文化的发展方向,并正在天天向上。

要警惕在回顾苏联解体25周年及其「辉煌历史」时,国内一般逆历史发展规律而动的暗涌正在流动。这些人仍在通过各种途径,为苏联的消逝而哀嚎,要为其历史涂脂抹粉,甚至要取而代之,继承其未完成的世界革命事业遗志。他们罗列出不少数字,用以证明军备竞赛和军工业高速发展,绝对不是拖垮苏联的主要原因,甚至还有这样那样的助益。

这样的说法现实上当然不无道理,但他们台底下有着更深层次的不可告人目的:这些人企图鼓吹的,其实是要为人民洗脑,使其不必害怕今天的中国,正开始走上苏联当年的军国主义、社会帝国主义道路。而且更要高歌猛进,才不怕被美国所「消灭」,防止重蹈苏联的覆辙,这显然是本末倒置的歪理了。

而大力发展先进核武,同步扩大核武库规模的呼声,可视为挺苏派分支发出的。他们具有百分百冷战思维的花岗岩脑袋,与院外游说集团的军事小狂人们互相呼应,甚至主张放弃半世纪以来宝贵的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原则。这批人已经不避嫌,研究以东风41等多弹头洲际导弹,打击美国圣弋哥核潜艇基地,企图必要时先发制人,消灭美国一半核弹头。再依托「长城工程」,令自己有机会侥幸在对美核战中取胜。

民主才是个好东西,冷战绝非是个好东西。但今天中国却越来越多人觉得后者才可爱,纷纷挤去拥抱它,反而对前者却不屑一顾。天堂与地狱,有时只是一念之差。冷战罕有的好东西,其中包括美苏一系列裁减战略性核武器条约,并且领先全球实现了销毁两国的中程弹道导弹,为全世界作出了良好示范。对此弹道导弹俱乐部成员国,应该学习跟进才对。

反而美苏裁掉中程导弹后,没有带来示范效应,冷战后各国更加反其道而行之,加快开发更多射程更远、更先进、更完美的中程导弹。最令人遗憾的是,目前世界上所有的中程弹道导弹,全部都集中部署在亚洲,特别是在中国周边。中国更加不必说,成为当今世界中程导弹俱乐部的领袖了。

中国研制的东风16、东风21、东风26及其改进型,全部实现了公路机动快速发射、固体燃料、复合制导、机动变轨甚至可携带多个分导式机动弹头、配备突防诱饵等先进技术。这还未计算从海、陆、空皆可发射的东风/长剑中程巡航导弹。自己武装到牙齿,却不配合国际社会,全力封杀发展同类武器的北韩,反而脸不变色地,一直对被迫部署萨德反导系统的韩国叫嚣。在中程弹道导弹方面,对全球占尽压倒性的数量及性能优势的中国,在一极独大的有利环境下,更加不会希望订立对此的限武条约。这种自大又没有自信的矛盾心态,正是冷战的典型思维。

冷战思维下又岂有完卵?尤其是未实现军队国家化的一党专政大国,无论对外对内皆祟尚武力,其信条在毛泽东四句话中得到集中表现:「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谁有枪谁就有势,谁枪多谁就势大」;「我们可以说,整个世界只有用暴力才能改造」;「我们是战争万能论者,这不是坏的是好的,是马克思主义的。」当年未大彻大悟的赵紫阳问香港人怕什么?今天挟经济及军力崛起的中国,吃了强国梦迷幻药的国人,同样在疑惑地问全世界怕什么?但当药力消失后,才会切身处地明白他国受威胁的感受。不过年轻人要觉醒,恐怕还需要一个痛苦的过程。

赵紫阳可贵之处,是看到了冷战及军备竞赛的虚妄。他认识到「现在是人类利益高于阶级利益,高于国家利益的时代;是人民追求自由、民主、人权、追求生活幸福的时代;是和平发展、世界经济走向一体化的时代。而不是你死我活的意识形态斗争、阶级利益高于一切的时代,不是世界战争不可避免、资本主义处于全面崩溃的时代,也不是一党专政的时代。人类觉醒了,不再进行战争,人民觉醒了,不再受奴役!现在是民主化、多元化、多党制,是人类社会需要合作、和睦、和谐共处、共同发展的新时代。」而他正是从冷战核对峙中悟出这个真理。

也许在黑天鹅飞越全球,恐怖主义令全球没有一片乐土;特朗普新孤立主义加冷战思维登场的逆流中,赵紫阳当年的高见看似局部失准,会受到国内崇尚武力的反民主势力嘲笑。然而其高瞻远瞩的人类发展方向,以人为本的崇高境界并没有错。他在逆流中「坚持真理、舍生取义,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的高贵品格,永远光照人间。」(前《人民日报》总编辑及社长胡绩伟语)

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储殷在评论吴建民时说:「真正值得思考的问题在于,为什么当一位资深外交官在今天的社会里讲出这样的常识,居然会引起如此大的争议?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除了吴大使敢说真话的个性之外,其实也有中国社会变化、阶层分化的深层次原因。」

清华大学国家战略研究院资深研究员殷罡教授说:「如果吴大使是鸽派,什么是鹰派?在天上飞,实在不行就抓老鼠,他们只是在自己的地盘强,实际上却是弱。什么是鸽子?鸽子能够传递信息,它能够飞上千公里。所以如果说吴大使是一位鸽派的话,他确实做了很多这样的工作。」

吴建民看似懦弱,但却像杨柳那样不屈不挠。他在去年416日,离车祸发生前两天,生前最后一次接受访问时表示:「中国面临的最大挑战者是自己,中华民族不怕多灾多难,就怕自己头脑发昏。」赵紫阳和吴建民都离开我们远去了,留下今天这样一个迷信金钱等硬实力万能的摊子给国人。在强大的海市蜃楼中,有多少人看穿当中的真伪?又有多少人能品味出赵紫阳和吴建民人文精神的共通之处?这个谜深深地影响着中国能否走上可持续发展,与世界和平主流接轨的人间正道,但愿天佑中华!

来源:东网 / 黄东 澳门军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