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14

君若不倡繁体字 休怪他人继大统

转发此新闻:
政府推行国民教育,无非想民众学会欣赏中国,继而增加对国家的归属感,最终拥护统治者,但民众的聪明之处是懂得把欣赏华夏文化与承认政权分割,有洞见之人更会道破那个推崇国民教育的统治者,偏偏是消弭华夏文化的推手。砸孔庙之类的文化摧毁工程,我们尚可当是历史污点抛诸脑后,但放眼现代中国的文化保育政策,却徒有其名而无其实。真正的传承者在民间,人人自发自救。

单以文化保育来讲,简体字的推广非常成功,在内地完全繁体字的地位如江河日下。

有报道指近年内地吹起一股学繁体字的风气,一线城市诸如北京和上海都有不少二三十来岁的好学者报读书法班,学习繁体字之美,也对整个汉字传承重新反思。而早在去年两会期间,京剧大师梅兰芳之子梅葆玖提案,并公开倡议孩子们学习繁体字,认为中国传统文化不能丢。可惜,统治者未必有心推动相关建议,不了了之。

内地吹「民国风」的报道是由台湾媒体放出来的,繁简之争已不是单纯的文化问题,而是政治问题。中华民国政府一直自视为中华文化的真正继承者,而台湾人亦以学习和书写繁体字为正统,建立起自豪感,亦即增加了对民国政府的归属,反之把中共推行全国的简体字视为异端,有人(包括香港人)把繁体字称为正体字,简体字称为残体字,以昭正外之别。姑勿论以上立场的论据,大陆政府对国内推行繁体字早已存有戒心,正如香港人对本地企业使用简体字极为反感,同理皆视为文化侵略,多加提防。

撇开敌我意识,单以文化保育来讲,简体字的推广非常成功,在内地完全繁体字的地位如江河日下。中共宣称汉字简化有助降低文盲率,大有削足适履的意味,但最艰难的时期过去了,中国人的升学率和识字率已与其他发达国家看齐,灭文盲的功能似乎已站不住脚。反而是碍于约定俗成,懒于推动全国人民齐学繁体字的大工程。繁比简优胜之处是减少了字义混淆,简体滥于借代一直是最大弱点,以致发发不分,后后不分,萧肖不分等等,连繁简转换软件也难以一校而准,这种混淆也算是一种文盲。所以,令同音异义的字分家是首要任务,亦合乎政府宣称降低文盲和便民沟通的要旨。

其二,学习汉字总是学繁知简,而没有学简知繁,简体字的演化本来借鉴行草,是以前知识份子加快书写速度所创,但不知原字的字型就难知简化,正如毕卡索工于写实方可笔走抽象。学习繁体字有助学生了解汉字的结构,汉字是象形方块字,知本型则知本义,对学习中文比简体字更有裨益。官方短期可以继续使用简体,但汉学一科里怎能略过繁体不谈?

第三,是文化传承。你留意一下中国的领导人用毛笔提款,均书繁不书简,证明他们肯定了繁体字的价值。然而,小官有样学样,纷纷挥毫附庸风雅,却一写露馅,繁简混杂不在话下,有些更创造出不存在的简体字,贻笑大方。中国人最讲面子,中国一方面搁置繁体推广,另一方面部分中国人仇恨的日本却不断推崇汉字之美。


你当然可以诋毁说:「日本的文化都是由唐代剽窃过去吧。」但如果剽窃者做得好过原创者,你中国人情何以堪?去年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参加杭州G20峰会,在酒店留下的一张字条令到一众内地网民惊艳。「感謝!平成28年9月5日,內閣總理大臣,安倍晉三」,简短的钢笔好字竟把堂堂本国大员的「书法」比下去,历届日本首相的墨宝随即成为搜寻热门,被用来取笑华官水平之不济。

此刻,中国若把推广繁体字视作敌人的诡计,礼失求诸野,难保若干年后人们倒要在外国方能体验汉字之美。简体只是工具,繁体方是艺术,是不争之事实。龙的传人跟「龙的传人」,分别可大了。

来源:东网 / 杨天衡 时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匿名 说...

主權在民;先有民主,後有法治。只有立法(議會),執法(政府),司法(法院),三權分立的現代民主政治的公權力分置具備後,才有民主法治國家,作為執法機構而存在的政府,以及受僱於政府的國家公務員。
沒有民眾授權的非法偽政權不是國家,而是犯罪團伙佔據區;禁止民眾的非法偽政府不是政府,而是犯罪集團;無需民眾任命家丁、奴才、狗腿子不是公務員,而是混黑社會的地痞無賴臭流氓。
既然是革命,當然包括暴力方式在內的革命武裝起義,還把“中華人民共和國”非法偽政權當國家,還把中共非法偽政府當政府,還把中共犯罪團伙當黨派,還把匪酋習賊近平當國家政府領導人那還怎麽革命?世界其他各國如何認定,怎樣看待,不重要;重要的是在這片土地上的民眾如何追求,怎樣認定。文宣工作首先是自己原則堅定,邏輯清晰,否則以己之渾渾而慾人之昭昭,豈非荒唐?

不才盡量爬牆常來,言辭激烈處還望海涵。
淪陷區的奴隸 中華民國北平淪陷區

刘刚 说...

替天行道,挺江救薄,绝地反击,全力支持刘云山反击王岐山,把贺国强在重庆的党羽一网打尽,大力制止住重庆市的“被精神病”运动,解救成千上万个被伪造病历送进精神病院折磨的张芬,抓捕与此事件相关的精神病院医护人员、派出所警察、社区干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