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21

大砍煤产能 失业大军何处去

转发此新闻:
中央突然下令停止全国过百间煤电厂规划,部分厂房已规划十年以上并在兴建阶段,叫地方政府苦不堪言,但这是中国经济发展转型不得不经历的阵痛。十年河东,十年河西,过往各地政府都跟随中央指示不懈地冲产能冲GDP,但没料到指示过时,供过于求导致产能过剩,却迟迟才有人踩煞车掣,最终拖到壮士断臂的下场。

中国终止兴建过百煤电厂,治霾和减排只是副作用,真正对付是棘手的产能过剩问题。

中国的领导人难道最近见超级雾霾笼罩神州,才当头棒喝下达如此急切的行政命令吗?非也,从官媒以至地方政府的公告,皆反映中央极力避免把雾霾元凶牵到工业头上,远有文章把罪魁说成餐饮油烟,近有山西临汾二氧化硫超标引发酸雾,政府归咎民众烧煤取暖,不提当地的重工业整治。再数远一点,在巴黎气候大会上,中美两个碳排大国虽然凛然说要为阻止全球暖化出一分力,但同样不肯接受约束,自行制定于2025年方达到减排目标,维持增长。中国终止兴建过百煤电厂,治霾和减排只是副作用,真正对付是棘手的产能过剩问题。

计划经济底下,市场缺乏调节人力供求的能力,内地职场架构单一,也没有渠道帮助民工转型。民工是社会中最大的游牧群,本来见国家重工业蓬勃,各地的钢厂煤厂就是他们的草场,打拚了十几年,现年最少已三十多岁。他们不太掌握国家的经济前景,只在乎每月发薪是否准时,当一个行政命令下达,数以千计的厂房倒闭,他们就成为政府眼中的不稳定因素。去年,总理李克强宣布中央政府为失业严重的地区拨出153亿美元救助,还提及未来其他行业的就业增长将要吸收煤炭和钢铁行业的职位减少。问题之大,中央一早心知肚明,不能够无了期养着多余的工厂,但也要顾及劳动市场的吸纳能力。今次的停建令具有指标作用,催逼劳力尽快由重工业转移到服务与零售业,与美国的现况相映成趣。

特朗普扬言要把就业职位带回美国,他未上任,只消发几条twitter就逼到各大车厂中止在墨西哥等地设厂,轻松地解决美国蓝领就业率不足的问题。如今中国的蓝领却没有这么幸运,贸易保护主义抬头,欧美加大对中国钢材反倾销,预料禁建令下一步将会对付钢厂。数据显示内地的钢铁产能占煤消耗一半,这次禁令涉及的煤产能则达到120兆瓦,未来五年粗钢产能将会裁减一亿吨以上,冷冰冰的数字背后却是一道道由民工筑成的血肉长城。中国转至内需型经济到底能够吸纳到多少工人?淘汰者的社福保障又是否妥善?工业大省的地方政府面对财政压力会否狗急跳墙?温饱对内地民众才是逼切问题,工人都是政策失误的牺牲品。

依现时经济战略,中国不支持贸易保护,也无号召力把工厂职位带回中国,蓝领的出路是前往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大兴土木,亦算纾缓了内地劳动力过剩的问题。相反,怂恿无数工人涌至服务业,倒像死路一条。说到底,产业多元,劳工才有机遇。

来源:东网 / 杨天衡 时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刘刚 说...

国家信访系统太黑了,居然不给“被精神病”者上访维权讨说法的机会。这难道不是助纣为虐吗?王岐山抓了这么多,判了这么多可就没见信访系统和精神病院领域的人被抓被判。这足以说明王不是在真正为底层老百姓反腐。他的所谓“反腐”是在为“习家军”抢权开路。
辽宁省的“被精神病”访民陈沈群和重庆市的“被精神病”访民张芬以及武汉的“被精神病”访民刘彩霞的遭遇就足以说明信访系统和精神病院的罪恶。他们不光对访民实行“被精神病”,而且在精神病院还对访民实行各种各样的酷刑。重庆市荣昌一个名不见经转的精神病院(荣昌综合医院精神科)却把精神病院里的恶行发挥到了极致。该科室的两个医生尹中和赵甫兵至今仍逍遥法外。在此我们祈求老天爷让他们及其家人在这个鸡年春节之前全部被车撞死!替天行道,挺江救薄,绝地反击,全力支持刘云山反击王岐山,对信访系统和精神病院领域的人展开大抓捕,重判这群畜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