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26

“两害择其轻”周强输给了胡春华

转发此新闻:
本专栏的上篇文章《总书记拍手周强笑,不要脸就给乌纱帽》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了能够通过习近平对干部进行“重要检验”的捷径就是不“爱惜自己的羽毛”,”不怕被污名化”,“赢得海外各种舆论的恶评”,所以周强才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所谓的“敢于亮剑”,就是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的另类表达。

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

讽刺的是,贺卫方拍案而起,怒斥周强不惜出卖法律,站在民众的对立面,成为“首席大法奸”,本是置个人安然于度外,不怕打击、不惧报复的大义凛然之举,没成想是抬举了周强,令他立刻达到了 “被海外各种舆论污名化”的目的。政治前景陡然看好!

如果说贺卫方这次是“帮”了周强的大忙的话,那么同样一个贺卫方确实曾经被周强恨之入骨,原因是贺卫方曾经质疑周强与令计划之间“不清不楚”。

去年1117日,从中国内地网络传出北京大学教授贺卫方在一场饭局上被拍的一段全长2分多钟的手机视频。

视频中,贺卫方说,他是中共最高法院院长周强的大学同学,4个副院长都是他一届的同学。他想努力一下把贾敬龙判成死刑缓期,毕竟他罪不该死,但没有办法,纠正不了。因为什么?

因为周强现在在政治上特别小心、谨慎。因为中共“十八大”开会之前,很多港澳台媒体都在鼓吹说,周强“会进入政治局,成为一个政治上的新星。但是他后来没有进入,当然这跟令计划有关系了。所以他现在政治方面特别谨慎小心。”

毕竟是酒桌上的“即兴”之言,至多只有半点认真,更何况贺卫方所说的“跟令计划有关系”,不就是同出身一个“共青帮”吗?

笔者过去已经有文章分析过,栗战书也是担任过团省委书记的,怎么就没人把他归类于“共青帮”呢?再说了,从中共政权自己陆续披露出来的令计划的“反党”罪行中看,他的“非法组织活动”主要是以“西山会”和周永康手的“政法系”为组织依托,共青团系至今只有一个够得上“名人”身份的干部被令计划案直接牵连而入狱,这个人就是令计划自己的老婆。
所以,胡春华也好,周强也好,都是“团系”出身所以不属习近平的“嫡系部队”是毫无疑问的,但他们在习近平那里都可能够不上党政主要负责人的接班人标准,并不是因为他们是“胡锦涛的人”,而是因为他们都基层工作经验不足。

笔者在《习近平考察“接班人”的首要条件》一文中就已经分析过:自从胡锦涛称赞江泽民把中共政权的“香火传递”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了之后,曾经先后任过省级行政和党的一把手,特别是担任过党的省级一把手,是进入政治局的必由之路。而在众多历届党代会的党代表眼里,均会认为他胡春华当初年纪青青就享受省部级待遇,沾的就是共青团干部必须有年龄限制所以必须被突击提拔,所以被称之为“直升飞机干部”的光,与其他从县乡一级领导人干起,在基层数十年摸爬滚打,一步一个脚印递升至省委书记的干部相比,根本就不是公平竞争。

如果要成为未来党中央的核心领导人的接班人选 ,有习近平那样从基层干起,从县级领导班子的党政负责人一步一个台阶地递升至省委一把手,是在党代表们的选票面前最有竞争力的。

但是,正因为共青团干部,特别是中央一级的共青团干部都是坐直升飞机,而不是从基础一步一个台阶,一步一个脚印按步就班上来的,所以在正省长或者省委书记里,肯定是由共青团出身起家的那一个或者几个人最具年龄优势。如此一来,在中共十八大召开前既然已经决定要在习近平领导的新一届政治局里形成老中青三组合,即四十后,五十后和六十后都有代表,当时的省委书记里只有三个六十后可选,那就是已经进入十八届中央政治局的胡春华和孙政才,再加一个周强。

四年前周强“当选”为最高法院院长后,海外媒体曾刊登《曾是胡锦涛手下得力“干将” 周强到底输在了哪里?》一文。

文中说:北京时间315日,现任湖南省委书记周强正式接替曹建明成为中国最高法院院长,意味着曾被认为是“团派干将”、第六代领导层的周强继2012年未能进入政治局后,再次“失意”。虽然调入中央,成为副国级别的“党和国家领导人”,但是失去地方大员的名号,级别提高但是“大权旁落”。以他的年龄,极有可能在此位置上做满两届,随后进入人大或政协,因此其未来仕途并不被看好。

1960年出生的周强是现任各省委书记中唯一拥有法律学位的,毕业于有“法律界黄埔军校”之称的重庆西南政法大学,1985年研究生毕业后,获法学硕士学位;后被分配到司法部工作,开始从政之路。此后,历任司法部法律政策研究室法规处干部、主任科员,法规司法律法规处主任科员、副处长、处长;1993年曾短暂在深圳市司法局挂职,担任局长助理;6个月后回到司法部机关,出任办公厅副主任、兼部长办公室主任,成为时任部长肖扬的秘书,为日后政坛的起步,奠定了基础;两年后,即升任法制司司长,时年35岁。
在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职位上周强做了近10年,直至2006年出任湖南省省长。

2010年周强升任湖南省委书记。此时的周强,与时任内蒙古自治区党委书记胡春华、共青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陆昊和吉林省委书记孙政才等,被外界视为中共第六代领导层候选人,以至于“薄熙来事件”之后,周强将赴任重庆的传言喧嚣尘上。而内地政坛也曾传言,原中共总书记胡锦涛曾属意周强为隔代接班人,后因年龄问题被否决。

按照常理来说,同样作为中共第六代的储君和备胎人选,周强的顺位和呼声在初期是明显高过胡春华和孙正才的。但是现在的结果却是胡春华和孙正才都已成功上垒,周强不仅未能进入政治局,反而担任了最高法院院长这一在中国政坛并非太重要的职位,离中央决策层愈来愈远。

上述文章继而分析了周强“输”的原因是在湖南的政绩泛善可陈,却没有分析到正是因为周强除了共青团的职务,只有“司法背景”而没有那怕半天时间的地方基层党政负责人工作经历。而这才是他在被“比选”的过程中“输”给了胡春华的“致命”原因。

胡春华大学毕业即志愿到最艰苦的地方工作,而且进入团系之前和在西藏担任团干部期间,两次外放到基层当副专员、专员,---相当于内地的副市长和市长,相比较之后,周强从校门直接进入国家机关大门,在进入共青团系之前一直是在中央司法机关任职,期间短期到地方挂职,仍然挂的是地方司法局长助理。所以,从“两害择其轻”的角度,六十后的政治局委员名额给了胡春华,更容易被党内意见接受。

如此说来,他周强的强项只能是“公检法”,所以从湖南省委书记升任最法院院长肯定会是当时的胡锦涛和习近平心目中的最合适,最合理安排。

对此,他周强肯定是心知肚明,而如今他之所以一心凭“污名化”自己博取习核心的欢心,目的应该就是进入中央政治局,并在此基础上凭自己的司法强项接班中央政法委。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高新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