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14

特朗普经贸政策可能引发中国经济「颜色革命」

转发此新闻:
从全球化层面来看,美国共和党总统竞选人特朗普胜选会带来消极后果。比如,他声称将对中国进口商品实施高达百分之四十五的惩罚性关税。这不仅会重创中国经济,而且,也会让在华美企陷入困境。

特朗普炮轰中国对美国的巨额贸易顺差,并将此比喻为中国对美国的“强暴” 

  在另一方面,共和党有浓厚的自由贸易传统,参议院内强大的自由贸易派也不会因特朗普当选而被削弱。这正是美国政治制度的优越所在:参议院的改选期限与政府选举错开,人员变更的数量结构也迥异于政府。

  北京反全球化伤害香港

  特朗普对中国汇率制度的不满显然是完全政治化的。公平而言,中国虽然实行有管理的浮动(managed floating)汇率,但近两年来,人民币对美元贬值的主要原因是经济严重衰退加上资金外流。此中政府操纵的因素不算大,不过,中国在全球化方面也在做与它主张相反的事情。中国声称在全球经济低迷的困境中推动贸易自由化,也将在经济治理方面作出贡献。这赢得了英国国际商会秘书长克里斯?索思沃思的认可,他赞扬杭州峰会说:「随着美国领导力的衰退,中国成为领头抗击反全球化的唯一国家。」事实上,在杭州峰会结束不到一个月后,北京当局就瞄准了内地人购买香港保单以及比特币法偿性替代之两大经济现象,欲以央行政策卡死两者。香港保单对内地人有跨境因素在,加上香港本身是国际重要金融城市,内地人购买保单是全球化的一个微观层面。

  今年上半年,内地人赴港购单达到三百亿港元,既接近去年全年水平,更占香港上半年新增个人保单的三成以上。按此势头发展,年底达到千亿元港元没问题。明年,更有三千亿的前景。相反,在十月末,银联刷卡系统突发公告:「除了购买与意外、疾病等旅游消费相关的经常项目保险外,全面暂停内地居民通过银联卡在香港地区投保」。如此,会给香港明年的经济总量带来接近万亿港元的损失。

  至于比特币,它因有国际硬通货与人民币双重计价特质,自然具有了法偿性替代。即是说人民币区域内可以不承认它,但它可换成欧元而转入个人账户,这等同于持有者取得欧元法偿性权利。然而,由于法偿性替代打造了第二个外汇交易平台,中国央行认为「一些投资者为了转移资金,利用比特币避开中国资本管制」。

  经济颜色革命愈有可能

  汇率操纵确认与惩罚性关税是特朗普对华经贸政策的两大利器,但也正是两器之用,将会导致北京进一步的反全球化经济政策取向。特朗普时代的美中经贸关系将是一个拼比「谁更反全球化」的竞局。不过,美国从整个制度基础上无法彻底反全球化。一方面,它有庞大的国债系统,购买对象多是外国央行或财政部;另一方面,它打造了全球贸易谈判的替代机制,具体到跨太平洋贸易协议(TPP)上,可以让予日本主导。日本主导的TPP会助益于东盟国家,南海周边的东盟成员更是有以海运为基础的国际贸易便利。特朗普欲提振美国经济必会强化对有传统利益的南海周边国家的出口。否则,其政府就没足够的经济资本来实施对中国的汇率反击与关税惩罚。

  当然,实施百分之四十五的关税没有任何可能,那等于经济上的两国断交。即便只将关税水平提高百分之十,中国经济也会出现崩溃后果。这是因为中国贸易盈余的四成以上来自对美出口,有四分之一的企业性质就业与对美贸易有关。在电子设备与家具两类中,关联就业程度超过三分之一。按照中国体制内的阴谋论思维来推论,特朗普政府对华主动开启经贸战「是个套路」,它远比人权问题施压、疆藏政策质疑更能促使中国社会剧变。此可谓经济颜色革命也。进一步地说,放弃奥巴马政府与中国的全球规则权之争,转到传统经贸领域与北京博弈,相当于打常规战争。打常规战争恰是美国独一无二的优势,美国国债全球化则是经贸战的常规实力。

  今年前三分之一的时间里,全球央行总体上减持美债(含企业债)的动向明显,但是,总减持未逾四千亿美元,不及美国债务水平的百分之二。中国央行减持及外汇储备下降也不算明显,热点时期的八、九月份总计减少外汇储备才三百五十亿美元。而这两个月,在理论上减持外汇一千亿才可抑制本币贬值过快趋势。但是,中国国内经济的严重衰退又在「理论上」不允许其与全球央行对抛美债。

  资本异议力量悄然崛起

  特朗普竞选时期的对华政策言论或与未来的实际政策制订、执行有差异,但是,在关税与汇率两大问题上不会出现方向性调整。这里面有三个原因被观察家们所忽略,也就是特朗普对华经贸政策不是脱口秀而是有备而来。该三大原因具体讲来如此:(一)中国外资环境越来越呈现出反全球化趋势,虚骄的民族主义弄假成真,以致日本企业被吓坏而欲规模性撤资;(二)体制内变相经济崩溃论再起,它与高层政治博弈无关而是经济实践层的普遍心理,「拿什么拯救中国经济」竟是时尚之问;(三)特朗普身带民粹且毫无高层政治经验可言,但他是沃顿商学院毕业生且在毕业前就大量考察国外经济,从业后又积累了独特经验。要知道,沃顿商学院隶属于宾夕法尼亚大学,宾大则在常青藤联盟里面。

  相当于中国的富人装穷(亦有穷人装富)现象,特朗普是将精英伪装成民粹,成功获取了底层社会的选票。然而,竞选语言相当部分虽为「假戏」,执政之后也要将相当部分「真演」。这当中的核心部分是提振国内经济,为底层白人提供就业机会。在国内经济政策上,政府减税、发债的可能性更大,同时,降低税率刺激经济后,在其第二个任期内会出现税收总额大增的结果,这应当是竞选团队早就设计好的「套路」。目前来看,问题是经济方面顾问班子如何组成,执行团队由什么人率领。

  可以预见,未来的美中经贸大战再启,会加快外资撤离中国,甚至是美企急于日企。这种前景也是体制内悲叹「拿什么拯救中国经济」的重要原因之一。美日两方同时撤资,假定企业数为三分之一,将会使中国经济总量减少十万亿元人民币,转而给南海周边国家带来两万亿美元的市场增量(撤资者未必回本土而选择马来西亚、印尼等国)。在中国内部,体制内的资本异议(变相崩溃论者)对社会剧变的推动力将会超过传统的政治异议。到中共二十大时,这股力量会非常强大,也会与第二任尾期的特朗普「建立某种政治联系」。

来源:争鸣 / 綦彦臣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