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18

习近平的意识形态话语战

转发此新闻:
新年伊始,习近平的意识形态话语战就乱了阵脚。身为中国最高法院院长和首席大法官的周强公然宣称要“向司法独立亮剑”,引起中国法律人和知识分子一片哗然,给本来就对习近平不满的舆论形势,火上浇油,形成了对当局更加不利的局面。这让我不得不舍弃已经写好的关于奥巴马政治遗产的评论稿,而重写本周的评论。


周强此举之愚蠢,令人难以置信。但大家都能想到,他的昏话,首先是说给习听的,是向习看齐而“奋不顾身”的变现。虽然我们无从得知,周强这样做是否是奉命行事,但从政治结果看,这完全是给习帮了倒忙。至少,周强的言论,对于习近平出席达沃斯论坛的国际形像是不利的,给“国外敌对势力”增加了一个对中国不利的话题。

当然,我也不敢完全排除的是,习近平完全不在意周强的言论。这里的逻辑是,“既然特朗普能够反政治正确,我习近平为什么不能?”但问题是,对于思维正常的人来说,一定会问,习近平怎么能一面大谈“人类命运共同体”,一面又认同“向司法独立亮剑”这样挑战人类共同价值的狂言妄语?

不论周强“向司法独立亮剑”是否奉旨而行,他这样做,与最近习近平在国内的意识形态话语战升级显然有直接关系。人们还记得,去年初习近平放言“媒体姓党”引发了任志强事件。当时这个事件对习近平产生了相当大的压力,尽管最终没有妨碍他获得“核心”头衔。习近平虽然不再公开提“媒体姓党”了,但无意放松意识形态话语战的压力。从下令把八年抗战改为“十四年抗战”,到最近把国家安全定义为“政权安全”,都体现了这种话语战的不断升级。

如何来理解这种话语战背后的思维和动机,是一个令我感到颇为困惑的问题。最近看到毛左代表人物张宏良的一篇文章,认为习近平正在回归马列毛,取代“邓三科”,即取代“邓小平理论”,江泽民的“三个代表”和胡锦涛的“科学发展”。我认为这完全是张宏良的乡愿解读。在我看来,习近平对待马列毛意识形态的态度,本质上和邓、江、胡没有区别,都是非常实用主义和机会主义的,一点都不虔诚,也不认真,而是为我所用。不过,习近平意识形态话语的修辞,表现出与邓、江、胡很不一样的政治姿态喝修辞风格。“邓三科”的政治修辞,是希望让尽可能多的人接受,有包容性和开放性,而习近平的政治修辞,则有很大的挑衅性和对抗性,有一种蛮不讲理的味道。这正是文革红卫兵政治话语的修辞特征。

我之所以感到困惑,是因为这样的政治话语,这样的修辞风格对习近平本人以及他希望达到的政治目的其实没有任何帮助,反而是伤害巨大。习近平想保住红色江山,不做亡党之君,这个动机虽然不能为我所接受,但并非不能理解。邓小平、江泽民和胡锦涛也不是不想维护中共的政权,但他们明白,面对中共政权的合法性危机,不能说太多的蠢话和狠话,至少有些话是不能公开说的。习近平看来不这样想,他可能认为他已经有足够的本钱说出一些他认为的大实话。“我就是说了,你们又能把我怎样?”

事实是,这样的态度不仅正在引起越来越多人的反感,并且让越来越多的人站出来反抗这个政权的政治压迫,起到动员革命的效果。习近平固然能加害于反抗者,但这只能给国家和社会带来灾难,加速中共政权的倾覆。如果不是治国无方,改革无能,习近平为什么要做这样的选择呢?

这使我想起了毛泽东在文革中看到高干子弟的种种言行,曾说过大意是这样的话,有一天,高干子弟会是一场灾难。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毛泽东说:我们的高干子弟很愚蠢,志大才疏,蛮横无理,天塌下来也无所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