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17

担心“政权安全”,中共收紧社会控制

转发此新闻:
中国官媒近日高调发布了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对政法工作会议的指示。
习近平强调,2017年是中共和中国历史上具有特殊重要意义的一年,要把维护国家政治安全,特别是政权安全,制度安全放在第一位。配合习近平的指示,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强调要走有中国特色的法治道路,坚决抵制西方“宪政民主”、“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等思潮,严惩利用网络实施的危害国家安全、造谣诽谤、寻衅滋事、煽动群体性事件等犯罪活动。中共目前的确面临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威胁吗?习近平采取的一系列高压手段能不能保证中共政权和制度的安全?缓和中国社会矛盾,实现长治久安的根本出路又在哪里呢?

章立凡说,有趣的是,习近平说2017年对中国来说是特殊的一年,因此要强调制度安全。我的解读是,他们提到什么就是担心什么,目前对失去政权的焦虑非同一般。2017年内外的政治、经济形势都面临巨大压力。内部经济下滑,资金和精英在逃亡;外部的川普上台后如果对中国发起贸易战,将使得中国企业倒闭,GDP下降,外资流失,目前许多外资不惜代价逃离中国。这样,中国内部矛盾将加剧。今年上半年把难关渡过才能完成下半年的十九大;否则对现任领导人能力的质疑将加剧,将威胁到政权稳定。
章立凡指出,至于“反对司法独立”的高层言论,中国从来没有过司法独立,50年代开始便是如此。当时的刘少奇论证过这样的逻辑,发表过“宪法对外不对内”的言论。周强的话引发民间的批评,而最高法刊出了五篇微博来力挺周强的说法,人民日报也发文称独立审判仍然是在党的领导下。总之,对当局来说,保政权是第一位的。根本问题是,周强刻意揣摩和迎合圣意,把本来就存在的、不搞三权分立的事实,直白地说了出来,等于亮出了底牌。
中共虽然奉行头疼医头的政策,但是力保权力的做法并非暂时的权宜之计,保共产党政权、保当政者的统治才是重中之重。
何频表示,中共收紧社会控制围绕的中心就是经济和政治。但是我认为,即便中国经济停滞,中国巨大的人口依然能够消化停滞带来的冲击,党政军既得利益阶层的利益将能够保住,所以对政权的影响也会很小。外交方面,就算川普上台造成贸易冲击,但也仅仅在中国外围造成影响。习近平紧张的原因是自己的制度不伦不类,从来没有实施过西式的三权分立等,但同时他又担心西式体制不可抗拒。如今,中共胆颤心惊围绕的核心就是今年的十九大,为此可以无所不用其极。从前的亚运会、奥运会、世博会、互联网大会和各次党代表大会都是在风声鹤唳中召开的。
至于是否会重回毛时代,何频认为毛左、毛粉、鹰派战略专家等的所作所为实质是颠覆中共,而非维护它。比方说鹰派主张每年一战,果真如此的话,中共政府将加速灭亡;而很多批评人士都是“忠言逆耳”,他们的言论刺耳却帮助中共面对时弊。我倒是担心中共听取他们的建议。
何频说,周强的言论其实是实事求是,他应该提出修改中国宪法,更改“人民法院”的名字,以党取代“人民”二字。中共的问题是名不副实,导致老百姓和部分有良知的知识分子产生不切实际的幻想。六十年以来,中国人民从来没有过政治自由、言论自由、思想自由。政权、军权都掌握在中共手中。我认为,人民可以做的是尽早离开这个国家,否则只能认命当烈士。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