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26

凄风苦雪忙讨薪 谁怜民工过年难

转发此新闻:
岁末年尾,本是家家户户喜迎新春过大年的日子,但有一些民工却在凄风苦雪中忙讨薪,他们站在危楼之上,以身相逼。讨薪之路血泪斑斑,民工们卑微的中国梦是多么难圆啊!

年近岁末,民工拦路讨薪事件频发

辽宁省庄河市的白天气温已经是摄氏零下十多度,但多位民工却因无法拿到应得的工资,站在当地社保局楼顶讨薪。更可耻的是,一些旁观者却冷血地喊叫「跳下来,就给钱」。这些毫无人性的话语,犹如一柄柄匕首,捅在这些讨薪者身上。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讨薪故,两者皆可抛,若非走投无路,有谁愿意以死相拚呢?

讨薪难,难于上青天,已是中国国情,很多人辛苦了一年,最后成为「杨白劳」,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不少民工愤然走上了爬塔、跳桥、堵路甚至自焚之路。类似的悲惨情景在神州大地上频繁发生,尤其去年经济凋零,百业不景,很多企业欠下三角债,欠薪问题更加严重。

官府商家 良心何在

打工挣钱,欠薪还钱,天经地义。民工干的是最苦最累的活,吃的是猪狗不如的食物,住工棚睡马路,忍辱负重,为的不过是养活一家老小。然而,不少人付出劳动却拿不到报酬,不止自己捱饿,全家更陷入绝境,流汗还要流血,这不是官逼民反吗?

总理李克强在云南巡视时,问当地村民有无被欠薪?好像尽显亲民之范,但问题是他在云南一地之问,能解全国民工之忧吗?几乎所有讨薪者都曾经历痛苦的过程:找开发商或施工单位,对方让你滚蛋;找政府主管部门,职员推诿,跑断腿也解决不了事情;找仲裁部门,调解往往成为马拉松式的扯皮,于事无补;如果告上法庭,成本高昂,需时漫长,让讨薪者望而却步。

事实上,谁在拖欠工程款项?谁在拖欠农民工的血汗钱?谁接到农民工举报无所作为?谁有执法权却拿欠薪者无可奈何?谁在空喊保障农民工权益?谁一直说要让农民工进城做公共服务的均等享受者?这些问题的答案一目了然,但企业的良心、政府的责任在哪呢?

更不堪的是,作为受害者的讨薪民工,在当局眼中竟成为麻烦制造者、社会稳定的破坏者。有的地方维稳演习,「假想敌」竟然是讨薪民工,遭武警棍棒镇压。农民工讨薪,不过是索要应得的、合法的工资,结果却屡遭粗暴对待,有何天理可言!

工潮此起彼落,讨薪悲剧不断,说到底就是官商勾结的产物。有协助讨薪的团体透露,在接获的求助个案中,大部分都是被雇主恶意拖欠,真正无力支付薪酬的企业只占少数。最荒唐的是,不少企业一方面拒绝支付薪酬,一方面却花钱行贿,换取官员庇护。难怪每逢工人追讨欠薪,当局总是摆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


来源:东方日报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刘刚 说...

打倒邓贼的“先富论”,力挺薄书记的“共富论”!坚决摒弃汪洋那个加剧两极分化的“做蛋糕”理论,重回薄书记的以公平、正义、均富为基础的“分蛋糕”理论!民不患寡而患不均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替天行道,挺江救薄,绝地反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