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14

邓相超遭围攻,谁在纵容毛左暴力?

转发此新闻:
山东建筑大学的邓相超教授因在网上转载批评毛泽东的帖文,引发毛左的暴力示威活动和网路围攻,山东省政府和其所在大学也顺应毛左舆论,相继解除邓相超的政府职务和教职。许多分析人士担心,一贯对民间示威行为严厉打压的警方和政府对这次毛左暴力采取默许甚至鼓励的态度,反映了中国高层的立场,并推动毛左更为疯狂的语言和行动暴力。毛左近年来为何底气十足?官方对邓相超的处理是否会开启社会针对知识分子的暴力?

参加讨论的四位嘉宾分别是:“中天新闻”华盛顿特派员臧国华先生;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先生;普林斯顿社会学博士,政治与经济学者程晓农先生;政论作家,时局分析人士陈破空先生。
陈破空认为,毛左派群起声讨邓相超教授,围殴声援邓相超言论自由的作家鲁扬,所展现的暴力场面,类似文革场景,再次证明,文革并没有成为过去时,并没有远离中国。文革浩劫不只是十年,恐怕是百年,因为流毒百年。毛左派气焰嚣张,一来有官方意识形态为底气,二来有所谓现行党章、宪法为依据,还有国家公权力撑腰,故而有恃无恐。当前中南海里极左的政治空气,对毛左派的疯狂,更是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陈破空说,中国先后有茅于轼、毕福剑、袁腾飞、王长江、邓相超、贺卫方等人遭到毛左派咒骂和围攻,让更多人不寒而栗。毛左派动辄把批毛者骂成“卖国贼”、“汉奸”,其实,他们顶礼崇拜的毛泽东本人,就是不折不扣的卖国贼和汉奸,从破坏抗日、签订中苏不平等条约到大规模毁灭中国文物古迹,都证明毛泽东的汉奸、卖国、叛国行为,铁证如山,罪行累累。黑白颠倒,足以证明,毛左派的立场,并无事实依据,更不讲理,脑子里充满的,都是无知、偏见和偏激,潜藏在他们骨子里的,仍然是深重而可悲的奴性。
臧国华认为,邓相超事件本质上属于个人言论的范畴。毛左有挺毛的自由,邓相超也有反毛的自由。令人遗憾的是中国现在还没有言论自由,而习近平本人又是挺毛的正统派。习近平面对意识形态虚化,腐败猖獗,贫富差别两极化,急需要巩固政权,巩固政权的根基。毛泽东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父,俗话说儿不嫌母丑,儿当然也不嫌父丑,身为国家主席的习近平捍卫毛泽东是不言而喻的,尤其是在19大布局之时。只是高压有效于一时,未必比开放言路更有利于政权的巩固。山东省政府、省政协和建筑大学的行动如果没有接获上面的指示,应该也是揣摩上意而为。中国的社会上的确有相当多的毛粉。很多人政治上失意,经济上不得意,眼见腐败猖獗、贫富两极,怀念毛时代的平均主义。但是这些人无论如何暴力,也无法形成运动,无法达到反右或文革程度。毕竟,社会还是进步了,否则邓相超就不仅仅是解除职务了。
程晓农认为,当局一向培养、豢养红色意识形态的拥护者,同时打压对红色意识形态的批评,近70年来未变;但从80年代到今天政治气氛时松时紧,而当下导致政治气氛宽松的因素已不复存在。现在中国模式的弊端充分展现,中产阶层对未来积极性变化的希望破灭,大批权贵和官员用脚投票,也表达了他们对未来的看法。习近平用反腐行动来阻止红色精英们撤离,随着政治高压不断强化,对官员的党纪约束和监察加强了,对知识分子则实行更严厉的言论管制,同时放纵毛左言行。然而,放纵毛左,其实是在培育和壮大红色精英的掘墓人队伍。世界上没有永不衰败的专制政权,主张民主化和平转型的知识分子都希望转型期能保持社会稳定;而毛左们却喜爱毛式暴力革命,希望在毁灭中获得满足。在专制下,毛左们只不过是当局的走狗;一旦专制衰败,他们就会成为破坏社会秩序的势力,令所有不与他们同流合污的人恐惧。
程晓农说,毛粉们拒绝面对毛时代的历史教训,把他们对现状的不满投射到怀念毛的言论行动当中;他们的价值观深受毛主义熏陶,对毛死之后中国的改变和自己的失落,心怀恨意。城市里的毛左多属中老年、中低收入阶层,目前与农村的底层社会尚未结合。这两类人内心深处往往赞成毛泽东的暴力革命理念,也有打击有产者的冲动,只是没有适当的时机场合而已。他们的价值观念会通过家庭和朋友圈传承到下一代,如果说,未来中国社会有任何来自社会底层的破坏性力量,那就是这两股社会势力及其后代,他们向往的不是民主化和平转型,而是在红色意识形态旗帜下掀起的又一场共产党模式的暴力革命,所针对的是中产阶层,其结果可能类似于毛的“湖南农民运动”或文革时期的“打砸抢”。
杨建利认为,“毛左”成为政治正确是比较新近的事,主要原因有四:1)习近平上台后面临着官僚阶层、这回经营极端腐败的局面,加上经济增长出现颓势,“花钱买稳定”的统治方式变得越来越不能承受,用自由派政治改革引进民主机制的路他有不走,因为他作为中共的真正接班主人(不是管家)把保住中共红色政权作为使命,治理官吏和统治民间只有用老毛那套话语体系,甚至政治斗争手段。毛左借机回潮。2)由于经济形势不好,中共的统治合法性危机比以前更加严重,习近平比他的前任更需要维护老毛的祖宗牌位。3) 随着中共“绩效合法性”的流失,而且为了个人专权,习近平不得不打民族主义这张牌,而中国的民族主义和毛左天然一体。4) 从专权和个人风格上,习近平是深度毛粉。毛左的基本构成是中国现实政治经济的失意者,隐含着对对现政权的威胁,目前和现政权互相利用,充当政权打压自由派(普世价值派)的打手。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去產能”“優化產能”“供給側改革”……哎,這與馬列主義“物質極大化”產品無限供給馬克思恩格斯經濟指導方針相違背,毛左應該將匪酋習賊近平當作現行反革命予以鎮壓,“代表人民代表黨”就地槍決。^_^

淪陷區的奴隸 中華民國北平淪陷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