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22

《中华民国宪法》是世界上最好的一部宪法 为何起草者被中共宣布为“战犯”?

转发此新闻:
118日,是《中华民国宪法》起草者张君劢诞辰130周年。《中华民国宪法》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好的一部宪法。为了缅怀这位伟大的中国宪政学家,记者采访了旅居美国的青年民国宪政学者、《民宪论》一书著作者丁毅。在上一篇报道中,丁毅介绍了张君劢对民国制宪的贡献。但是许多人并不知道:这位伟大的宪政学家,这位一生只拿过笔从没拿过枪的书生,1949年竟被中共宣布为战犯,不得不流亡美国,客死旧金山。这是为什么呢?下面继续是特约记者CK对丁毅的采访报道。

张君劢(《维基百科)刊载《中国名人录》)

1949年国共战争接近尾声,国民党败局已定,中共公布第一批21名“战犯”名单,其中绝大部分是国民党军政要员,非国民党人士张君劢竟然也名列其中。丁毅说:“共产党把这样一位书生列为战犯,根本原因在于张君劢的政党民主社会党参与了制宪国民大会。共产党的骨子里是反对民主宪政的,共产党一开始参与政协会议也不过是虚与委蛇。由于民主社会党和青年党参与了国民党主导的国民制宪大会,而且这两个小党使得最终通过的《中华民国宪法》能够有如此强的宪政价值,这部宪法成功制定对共产党是一个打击。共产党处于这样一个狭隘的报复的心态,就把这两个党的党魁列入第一批战犯名单。这是历史上滑天下之大稽的笑话。”

1949年后,张君劢没有跟随国民党去台湾,而是选择来到美国。丁毅说:“张君劢来到美国之后比较低调。张君劢本人对中国大陆沦陷,还有台湾实行戒严,非常失望。他曾经试图寻求第三条道路,但这也是行不通的。他晚年主要以学术研究为主,他曾经去别的国家讲学,台湾的中华民国政府提出给张君劢付路费,钱已经汇到张君劢手中,又被他原数退回。也就是说他在晚年保持了自己的独立知识分子的清流的形象,维持了自己的独立性。他没有收入的来源,生活也是比较艰苦的。”

1969223日,张君劢在旧金山一家老人院中去世,终年82岁。丁毅在研究民国制宪的过程中,曾试图寻找张君劢的墓地和他生前的遗迹,但一无所获。他说:“张君劢有几个孩子,可是张君劢一家都相当低调。到现在我无法查到有谁在社交媒体上自称是张君劢的后人。将来中国大陆实现民主宪政之后,我相信会有更多的人付出更多的精力寻找张君劢的后人和他的墓地,我们可以去凭吊,现在很遗憾我们暂时做不到。”

丁毅认为:民国时代,是中国知识分子最有独立精神、最有气节、最有道义和良知,并且学术成就卓然,对国家做出卓越贡献的时代,与当今的中国知识分子不可同日而语。张君劢是他们的杰出代表之一,对此丁毅感慨道:“根据我对张君劢粗浅的了解,以及我在研究中华民国制宪历程的时候,所了解的当时中国社会知识分子的风貌和他们的学术水平,真的让我不停的叹息。时隔七十年之后,我们当代的大陆人,哪怕大陆人之中的独立知识分子,仍然没法和当年民国时期的知识分子相提并论。现在的大陆人喝狼奶太多了,我们受共产党的毒害太深。我们现在并不是要把张君劢当年的政治观点拿来从新再用,我们首先要学习他的精神:为了国家的进步,为了人民的权力和福祉,他付出一生的精力。这一些,目前的知识分子绝大多数是没有做到的。”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刘刚 说...

国家信访系统太黑了,居然不给“被精神病”者上访维权讨说法的机会。这难道不是助纣为虐吗?王岐山抓了这么多,判了这么多可就没见信访系统和精神病院领域的人被抓被判。这足以说明王不是在真正为底层老百姓反腐。他的所谓“反腐”是在为“习家军”抢权开路。
辽宁省的“被精神病”访民陈沈群和重庆市的“被精神病”访民张芬以及武汉的“被精神病”访民刘彩霞的遭遇就足以说明信访系统和精神病院的罪恶。他们不光对访民实行“被精神病”,而且在精神病院还对访民实行各种各样的酷刑。重庆市荣昌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精神病院(荣昌综合医院精神科)却把精神病院里的恶行发挥到了极致。该科室的两个医生尹中和赵甫兵至今仍逍遥法外。在此我们祈求老天爷让他们及其家人在这个鸡年春节之前全部被车撞死!替天行道,挺江救薄,绝地反击,全力支持刘云山反击王岐山,对信访系统和精神病院领域的人展开大抓捕,重判这群畜生。

发表评论